汪剑钊 ⊙ 汪剑钊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曼杰什坦姆:关于无名战士的诗

◎汪剑钊



关于无名战士的诗

1
让这空气成为见证者,
他有一颗远射程的心脏,
而在地球人中间,海洋是活跃、
杂食、没有门窗的——物。

这些星星是何等卑鄙!
它们想窥探一切——为什么?——
窥探法官的审判和见证者,
没有门窗的海洋——物。

雨,这阴郁的播种者回忆
它不知名的玛纳 ,
回忆林立的十字架如何
标示海洋,标示战斗的楔子。

冷漠而瘦弱的人们
将厮杀,将受冻,将挨饿——
而在自己著名的坟墓里,
安葬着无名的战士。

瘦弱的燕子,你虽已忘却飞翔,
请你教导我吧,
没有了尾羽,没有了翅膀,
怎样应对这空中的坟墓。

为了米哈伊尔•莱蒙托夫,
我交付你精确的报表,
坟墓怎样辅导驼背的死者,
空中洞穴怎样展示诱惑。
1937.3.3

2
繁杂的世界威胁着我们,
用一串串颤动的葡萄,
悬挂着,仿佛那些被盗的城市,
仿佛金色的失言,诽谤,
仿佛含有毒素的寒冷之野果,
那富有弹性的星辰天幕——
星辰金灿灿的油脂……

3
穿越十进位制的太空,
碎末的世界压缩成速度的光束,
一个数开始,被明亮的痛苦
和零的孵化物磨研到透明。

在一片又一片战场背后,
新的战场飞翔,像三角形的白鹤,
消息也像新生的光尘般飞翔,
因摆脱昨天的格斗而明亮。

消息也像新生的光尘般飞翔,
“我不是莱比锡,不是滑铁卢 ,
不是各民族的混战,我是新战场,
世界将因为我而变得明亮。”

在大理石牡蛎的深处,
奥斯特里茨 的火焰已经消失——
地中海的燕子眯缝起眼睛,
埃及鼠疫的沙子在塌陷。

4
阿拉伯的混凝物,杂拌,
碎末的世界压缩成速度的光束,
借助自己歪斜的底座,
光束在我的视网膜上伫立。

数百万死者廉价地
踩踏出这条空荡荡的小径——
晚上好,以土筑堡垒的名义,
祝福他们万事如意。

不可收买的战壕天空,
巨大的天空批发着死亡——
统一的整体,追随你,为了你,
我的嘴唇在黑暗中飞奔——

越过弹坑,越过土堤和岩堆,
他的脚步迟缓而迷离,
被砸毁的坟墓天才,——阴郁,
满脸痘疤,薄雾笼罩。

5
步兵在完美地死去,
子夜合唱队在完美地歌唱,
歌唱帅克 扁平的笑容,
歌唱堂吉诃德鸟喙的长矛,
歌唱骑士飞鸟的脚掌。
残废者与人交上朋友——
他俩都能找到工作,
木质手杖的一家
叩敲着世纪的寨门——
唉,同志情谊,——地球!

6
莫非是因此,颅骨将扩展到
整个额头——从太阳穴到太阳穴,
为的是阻止军队
渗入他宝贵的眼窝?
来自生命的颅骨逐渐扩展到
整个额头——从太阳穴到太阳穴,
他用骨缝的纯洁刺激自己,
浮现出理解的圆顶,
思想泛起泡沫,梦见自己——
命运酒杯的酒杯,祖国的祖国——
镶嵌星星伤疤的包发帽——
幸福的包发帽——是莎士比亚的父亲……

7
白蜡树的白皙,桐叶槭的敏锐,
略微泛红地冲向自己的屋子,
仿佛有两片天空和它们微暗的火焰
积压了一大批昏迷。

惟有零余者是我们的同盟,
前方不是深渊,而是测量的误差,
为生活必需的空气而斗争——
这荣誉不是他人的榜样。

半睡半醒的生存状态
积压了自己的意识,
莫非我别无选择要喝下这稀汤,
在火焰下吞吃自己的头颅?

倘若白色的星星泛起红晕,
匆忙赶回自己的房屋,
在旷远的空间里,魔力的箱包
准备就绪,究竟为了什么?

夜啊,你这星星营盘的继母,
是否能预知当下与未来?

8
主动脉充满鲜血,
队列中传出窸窣的低语:
“我生于1894年……”
“我生于1892年……”
出生的年头已经磨损,
把它攥成拳头,和人群一起,
我翕动苍白的嘴唇低语:
“我生于1891年1月2日
和3日交接的子夜,一个
没有希望的年头,两个世纪
用火焰把我团团围住。”
1937-1938.3.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