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儿 ⊙ 月光的白色药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八月诗章

◎冰儿



《避暑之惑》

听人说偶尔出趟远门,和旅伴一起体验身体悬空的感觉
交换旅行中对重量和质量的看法,是一种避暑的好方式
心动不如行动,我决定先打探打探军情
某月黑风高之夜,各路英雄好汉果然让我大开眼界
只见他们有的正忙着往油箱加油,告知火车即将提速
有的正在机舱调节飞机速度档,一幅憋足劲随时准备冲刺的模样
甚至那些原地待命的也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经过半个小时居高临下的观察,我已是大汗淋漓饥肠辘辘
但直到恐高症发作仍不解其惑:
到底是什么让这群人置于水深火热仍身手不凡
既能在几千公里的云端上如鱼得水,又能在辽阔的草原上一马平川?


《登山记》

在山腰,我看见一种奇异的飞翔
时而盘旋着上升,时而笔直地俯冲
时而又停止在某根颤栗的枝条屏息谛听
如此这般起起落落,反反复复
像是每次都伴随难言的喜悦,又像是每次都有新的伤口产生
早年,为了追逐这些流动的风景
我和同伴常常全力以赴直至精疲力竭
但今天,登山已由最初的体力活成为一项高雅艺术
满载而归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将大部分时间都用来
采摘沿途新鲜的浆果,安抚受惊的鸟儿
在石头与石头碰撞的共鸣声中,协调好彼此的步伐

2007-8-7


《失约的“蝴蝶”》

气象预报说要“小心台风”,实则是在暗示众人各就各位
该防汛的防汛,该抗涝的抗涝
也有人趁机以短信投石问路,推波助澜
他们深谙诱敌深入之前需先引蛇出洞的道理
但仍需时刻保持警惕,早闻有暴力倾向者都习惯在夜里出动
那不是君子之交,不是和解;而是掠夺和破坏,是你死我活的战争
其中总有人弃城而去,总有人被洪水活活围困
孰料今日又闻说“蝴蝶飞不过海峡,风暴仍将原地打转”
这意味着刚被吊起的胃口只能放下
养精蓄锐多年的勇士不得不打道回府
呵,难道这世上只有我一个人喜欢水落石出的感觉
既然两军对垒,何不各自亮出底牌一决雌雄?

2007-8-11


《纸上谈兵》

我不擅长纸上谈兵
而习惯直接将风暴搬上台面
或者,将两座发电站移植到两个身体里
以海水对付干渴,用制冷剂对付灼热
但现在的情形是,“帕布”已走,“蝴蝶”未至
洪水却在两个城市之间泛滥成灾
作为旁观者,我为自己曾有涉水而过的冲动感到羞愧
也为现在有激流勇退的清醒而感到庆幸


《大旱之年》

大旱之年,我看见最后一条河流裸露于月光下
等待受孕
河床上有两拨走私者正忙于采集和运送
为瓜分一小片地盘而大打出手
包括我在内,似乎没有人愿意提早结束这混乱的场面
谁又弄得清楚呢?为什么双方非要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
才会去考虑这场战事是否具有价值和意义
而很少有人能做到一开始就按兵不动?

2007-8-16

《只能忍住,但我无法熄灭身体里的火焰》

雷电交战在此留下后遗症:所有的树叶滴着水
不光为了保存证据,也为了让树底下的人重新认识“沉重”
积水弥漫。为了一个不存在的承诺,她主动放弃退缩
并且作好了迎接雷雨再一次来临的准备

既然携带一个海洋上路,就别指望旅程平静
追逐船只的欧鸟,不知轮船早已燃油告急
不知此刻笔尖正摩擦着纸张,将内心的波涛强忍住

除了忍住无计可施。必须像草原忍住经久不息的绿
听白马发出轻微的鼾声
但空旷的帐篷里无人上演深入浅出的游戏
因此揽月光入怀的小小野心至今无法成为现实

而现实是那头躅躅独行的骆驼,继续着沙漠里的生活
它要用一生,去交换一片完美的绿洲
去追逐绿洲隆起而饱满的部分

整整三十年,她都站立在一个陡峭的坡度
私恋着生活和幻像,直到青春被一个沙哑的喉咙轻轻喊走
看一只蚕迷失在通往光明的途中
听渐渐急促的脉搏应和着即将破茧成蝶的飒飒声
――大限将至,所有的悬念都将止于那只剥开蛹的手
而无人注意到:那些被撕开的伤口,正在黑暗中悄悄产下虫卵
2007-8-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