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舸 ⊙ 一畦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有自尊的想象力,或曰:非常叙事

◎陈舸



有自尊的想象力,或曰:非常叙事


臧棣


读《钓鱼人的一天》这样的诗,我的第一反应是莫名的感激。首先,感谢木朵向我们推荐了这样一首好诗,其次,感谢陈舸写出了这样一首出色的当代诗,再次,感谢天亦有情,能让我幸运地读到这样一首好诗。
从诗歌写作的角度上讲,这首诗可以说写得相当优异。在诗歌经验的层次上,诗人老练地借用了短篇小说所包含的读者期待,这从诗的题目上,也能看出来:钓鱼人的一天。这样,在一天的时间里,一个钓鱼人会遭遇哪些奇特的事情,便勾起了我们的好奇心。这里,从想象力的展开的角度看,诗人有意使用了线性的叙事结构,但很快,诗人便把他所关注的重点转向了对内心视角的捕捉。也就是说,从诗歌技巧的驾驭上讲,诗人显得非常从容,并且也很老道。一方面,他虚晃一枪,用线性叙事设置这首诗所包含的故事悬念:毕竟,从阅读反应上说,我们也想知道诗人所要讲述的钓鱼人,到底有什么独特的地方,以至于诗人要写一首诗来展示他的存在。另一方面,这首诗中,真正的主角并不是“钓鱼人”,钓鱼人并不是作为一个完整的人物形象出现的;钓鱼人全部的文学功能只是提供出一个独特的视点。换句话说,诗人陈舸只是想通过包含在钓鱼人身上的某个“视角”来把握一种特殊的诗意想象。
我之所以说这首诗出色,原因还在于从诗人对节奏和结构的把握中,我看到了一种我一直对诗意的想象力的特殊的信念。假如没有没有这种对诗意的想象力的特殊的信念,那么,同样的题材,这首诗所展现的就完全可能是另一番面目。
我们这代人诗人的使命之一,就是让想象力获得自主性。这一点,说起来是常识,但放到新诗的历史上去回顾,它却是何等艰难的志业。
这首诗的取材也许很平淡,来自日常生活中的钓鱼经历,或是对钓鱼活动的观察,但难能可贵的是,诗人用克制而稳健的叙事就,把看似平常的日常经验张弛有度一步步地推进到诗意盎然的幻象世界,从而呈现出了一个完整而独立的想象力的世界。
在某种程度上,这首诗也可以被看成是一出简练而有趣的心理剧。这首诗涉及到众多的心理波动,失望,狂喜,内心的盼望,警惕,幽默,满足,茫然,等等。而每一种心理波动都包含了充足的戏剧性。它们像闪光的链条一样有趣,扩展着这首诗的内在结构,并使它保持了必要的柔韧度。



钓鱼人的一天

          陈舸


体育馆的圆弧
顶部,在晨光里悬浮。
成群翻飞的鹭鸟
吸引我的目光——
我看着它们降落
让树冠一下子变白。

为了寻找
想象中完美的鱼群,
我穿过乱草小径。
草坡已被混凝土覆盖
防波堤,掠夺了我
躺在日光里做梦的快乐。

我坚守着
这毫无遮掩的据点,
像一个耐心的
狙击手。
鱼群透过闪动的水面
以为是灰色的岩石。

蜻蜓象水上小飞机
在头顶盘旋,把我
当作一截干枯的树桩。
我的脸不安地转动
最后,它落在鱼竿的末梢
透明的双翅平展。

被抑制的狂喜
始于黄色浮标颤动,
它在瞬间沉没。
一股来自幽暗水底
平静的力
牵引着我绷紧的神经。

鱼竿开始弯曲
尼龙丝发出嗡嗡低鸣,
我的心剧跳。
我感觉到硕大的鲤鱼
或者鲮鱼,发疯地
搅动冰冷、灰色的湖水。

我尊重它。
有半小时那么久
它不停地来回游动。
但事情已经变化
不仅仅是距离,疼痛
一个人隐蔽的欲望
正在被满足。


当我紧张地
揪起沉重的钓竿——
鱼钩上只有一片鱼鳞
硬币般闪耀。
心迅速下坠,我茫然地
再度凝视鳞片
那里,一道眩目的小彩虹。

白昼已被那些
偷吃鱼饵的小鱼虾
啄食干净。
或者是一条隐秘的大鱼
连钩带竿地
拖至深不可测的湖底。

夜色和寂静围拢过来。
更远处的钓鱼人
用手电筒探照水面,
光柱摇摇晃晃,让人以为
他正在一条下沉的船上
打着信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