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作宾 ◎ 半瓶裴多菲 | 专栏 | 诗生活网

遥想祖先或尺度

◎裴作宾



【意义之外】遥想祖先

那一位年轻人离开了山西,往南走
三百里,又三百里,或更多
渴。水的诱惑
一片芦苇丛生的荒芜之地。水是什么?
他掬一捧清澈的液体慰藉嘴唇
灵感停顿,是命
无法更改。于是——他选择了新的坟墓
艰难地生存了下去:
鱼虾,螃蟹,野鸡和布谷

如何遇到一个令他动心的女人?
这是一个问题。他藉着月光夜读
十年后考取了功名,金榜耀目
才子佳人。我的另一个祖先适时地出现
接着成家立业,生儿育女
代代相传。草是什么?
草是祖先坟墓上的草,是不息的生命
从枯萎的死亡到抽芽的新生

鬼节翩然而至,我在秋天遥想祖先
电话北方的亲人,代我烧一些纸钱
形式也好,内容也罢
祭奠多年前来到芦苇荡的那位年轻人


【意义之外】尺度

所有的面孔都归于来时的陌生
新鲜是一群等待捕捞的鱼虾
面孔和鱼虾仿佛。颓废的秋天
我遥想永不谋面的祖先
他们在裴氏的家谱里长眠不醒
名字便是肉体,形式便是存在
干涸的眼眶已经破裂,疼痛也无法
使水降落。孤寂是一条长线
灵魂是那只蹩脚的风筝。我的灵魂
愈飘愈远。水稻抚慰了八月的乡村
油绿的,化妆后乡愁的底蕴
我不能亲吻故土,他们像坟墓
等待我的回归。也许我全部的热情
都是归零法则中游泳的符号
一两个浮出水面,更多的溺水而死
我的诗便是那抗拒了重力的幸运儿
生活的泥淖里苟延残喘,或像一只蜻蜓
高傲地俯瞰生活并,得意地舞蹈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