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巍 ⊙ 金龟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窗的两面

◎韦巍



顶棚针,穿过睡眠
最细小的血管。偶尔有隔窗的蟋蟀
拉软大片农田上长长的黑暗,一个农夫墨汁中嚎叫,轻轻的

足以压弯南来的潮湿
和北方的冷刀,我只是继续睡,呼吸似乎依然均匀
嘘声断了一根,接着一根,连成完整的圆圈,在透凉的底层

旋转,引来豺,引来孤寂风女回忆久违的C,在看不见的重力中踏着节拍
身体颤抖,随我一次次的翻身浸染整点之间的刻度,慢慢膨胀
燃烧混音到达顶棚,缝隙间挤出,声音刺耳,很短暂。

余下的冷,依上手指,一遍遍滑下,又吹上窗户,掩盖了多余的凌乱
我只剩一根针,他和最细小的血管
睡在了一起。


9.16.200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