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儿 ⊙ 月光的白色药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七月诗章

◎冰儿



<冰上七步>

一步,两步……  一共滑了几步
七步或十步,其实都是虚数
你前进,她后退,或者她前进,你后退
并不存在谁主动谁被动的问题
那是骄傲和尊严在拉锯

舞台上的悬空是一种绝世的美
那轻薄得要飞走的衣袂不适合这个季节

冷呵冷,岂关温度,岂关脆弱,是斟满的这一杯酒
你迟迟不入口啊,灰烬余温,隔夜就凉
还等什么?来吧,手拉手一起去赴雪,这场骨灰铺就的盛宴

江山银妆素裹又如何,江山枯竭
江山必须来她身上取水,否则何以解那旷世的渴
何以再一次苏醒,再一次死去?

她乐意放虎归山,不擅长引蛇出洞
身体里养着一只小兽,小兽为何静止不动
它在等待晶体与晶体互相碰撞消弭?等待去啜饮隔年玫瑰上的露水?

不,它在等待一股寒气, 那从发尖到足踵的强心剂
利于它再次施展英雄救美的手段
将葡萄美酒斟满金樽,趁冰窖尚未坍塌萎缩
等待闪电的鞭子将肉体与灵魂拦腰截断

冰,这些晶体,这些钻石,这掌中之火,这火中之粟
这些用冷漠和尖锐构成的忠贞,这倾向消失的品质还要浪费多少美妙句式?

交出身体里的海,交出喜马拉雅山的雪崩
不是掠夺,是奉献,不是腐烂,是燃烧
这段被诗篇铸就被语言宠幸的历史,一个暮年女人全部的孤独和繁华

自我,非我?旋转,再旋转,向一个高度索要完整的自己
向冰索要火和铁,向火和铁索要刀锋,向刀锋索要勇气
向勇气索要高潮,向这举步维艰的尘世索要清白

针尖上的舞蹈,注定要奔赴一个高潮
奔赴风暴里一个约定
这冰上之舞,梦中之蝶,水底之鱼,这灰烬里的火焰,这人间纯粹的安慰

舞啊,舞吧,大幕已拉开
舞他个大雪封山水涨船高
舞他个青蛙跳水蝴蝶上岸,直舞得山河破碎日月无光
舞到曲终人散舞台塌陷 ――永远停在第七步吧
留一步给生,留一步给死
留下最后这一步,在生死之间慢慢衰老……

2007-7-5


《七月,此地不可久留》

七月,老虎还在笼中磨砺王者之齿,驼峰已暗地隆起一片绿洲
血液还在酒精中溺水,大梦初醒的青蛙早已销声匿迹
七月,有人背叛,有人逃离
诗歌里暧昧的念头需要一个清晰的远方
岌岌可危的江山需要一个耸立的支架

七月,蜘蛛还在与蛛网纠缠,蚕已经长出透明的羽翼
七月,出走的血敌不过追击之闪电,纯粹的冰雕吃惊于硬度之生铁
七月,急于献身的玫瑰遭遇皮肤松弛的爱情,朗朗乾坤遭遇荒芜的献辞
七月,我要建设,你要破坏

七月,梦想里有一个看不见的深度,以涨潮慰藉退潮
冰凌在七月清醒,向往垂直的瀑布
水在七月迷醉,赞美丰沛的河山

七月,血液在等待刀锋,铁在等待铁匠
草原在等待骏马,江山在等待勇士
七月,老虎与狮子在明处争夺王位,七步与十步在暗中较量耐力

七月,诗歌欲制造波澜,大海欲平息暴力
火欲煮沸冰,冰欲浇灭火
七月,火车渴望提速,只为早日到达终点
一次稳固的停靠胜过所有疲倦的飞翔
七月,草地干涸,羊群大呼“此地不可久留”
沙漠水深火热,铁路瘫痪待整
七月,南方果实郁郁辉煌,北方追杀令飞马扬鞭

七月我以流水为花园,在冰川上抒情,用血液参与闪电的行动
七月他们在废墟上建立教堂,看天空漏尽星光
七月我被不存在的主震撼,祈求通往天国之路缩短
祈求你我在晕眩的海滩上,再一次相遇

七月灰烬在火焰里哭泣,而在冰上跳芭蕾的人孤掌难鸣
七月,惟有颤栗的诗句为颤栗的生活作证
惟有死者的墓碑为生者的尊严作证

七月只做一个美梦梦见一只蝴蝶,只坐一趟火车出一趟远门
七月只下海一次体验波浪的心跳
只作一次大胆假设以求一鸣惊人一步到位从一而终
七月只上一次天堂下一次地狱只幸福一次绝望一次
七月,大海的风暴正掀起世界的面纱,这人间我只爱一个

2007-7-17


《解暑》

那些想在海水中一试深浅的人
如果扶住的是一座透明的墙壁,或者一排水泥柱子
而不是这些颤栗的波浪,也许就没有人溺水

一个好水手,到任何陌生水域都应该熟谙水性
能够辨识风向和潮汐规律
而那些因为害怕失去些什么,而急于抓住些什么
最后不得不在自家领土上竖起白旗的人
他们永远弄不明白,心脏为什么突然要在身体里篡位
血液为什么会在血管里造反?

对于近段时间逼人的暑气,我习惯用潜水的方式来解决
蛙泳 蝶泳 自由泳
水域无疆,我的十八般武艺终于有了施展的余地
但最终让我安静下来的,不是那些柔顺的软壳动物,也不是坚硬的礁石
而是作为一个长期在黑暗中摸索的人,我第一次尝到了黑暗的甜头
第一次,我遇见了刚刚苏醒的海


《涨潮》

一股来自大地深处的力,一股深渊涌出的暖流
正被看见,想让人沿着它们开辟的道路向上奔跑
想让人与它们一起体验呼啸冲破喉咙的感觉
尝尝什么叫水深火热,什么叫死灰复燃
什么叫颠覆与丧失

事实上,只有高明的琴师踩可以在死亡面前这样从容地弹奏
像马习惯用站立着入睡表达狂奔的冲动和腾空而去的愿望
像孕妇习惯抚摸微微隆起的小腹传音入密
像捕蛇者习惯按住蛇的七寸暗施力道

那时高处风生水涌,低处微机四伏
而你作为惟一的绝处逢生者,总结出一套这样的经验:
想要躲避那些追杀者卷土重来
首先必须学会在水底憋气和换气


2007-7-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