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梦人 ⊙ 梦人诗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植物国度(七首)

◎苏梦人



□植物国度

那儿有水杉、银杏、雪松……
蓬勃生长着众多树种。
充满竟争又共同抵御,自然的法则普遍遵循。
迎春花鹅黄冷艳,水仙花素雅洁白。
在阳光与泥土之间,汲取养分——
一边是温暖光亮,一边是潮湿黑暗。
这一切,全都默不作声、默不作声。

                2003、08


□窗外的椿树

这样的话题我只对窗外的椿树提起。
不在意树干上的空洞,能否藏贮
一场小型战争的秘密:起因往往
那些虚设的座席,暗地里斡旋,
用闪亮的杯盏,替代镀铬的武器。

是的,这样的话题我只对椿树传递。
阳光中它纤细的侧影,仿佛低头
又象是远眺阔叶与针叶之间
连绵的山岭;风吹拂着叶子纷披,
它们显露不热衷也不刻意的神情;
那在寓言中无用的身躯,柔韧又安谧。

              2003、08


□水边迎春

迎春花开放在庭院、在山坡。  
这名副其实的花朵,风中的
归乡女子最早佩戴。
那披满繁花的新娘
已经动身,吉庆的日子
将在二十个风雨兼程的日夜之后。

你说的容易把握,具体可感,
听去象触手可及的见面,无语而沉默。
雪雨中的枝叶,你忍心扭折,
行道边的樊篱落满尘埃。
我爱远方的祝福,回声一样的问候,
水中倒映着别样的风姿绰约。

迎春花开放在河岸、在悬崖。  
照亮晦暗的细雨蒙蒙的南方水湄。
每一声祈祷都有回应,每一句赞赏
都有波光荡漾的反响。当你来临
睁大眼睛,由一而六,复生而至无数的
是冷峻热烈的火焰一片。

我也说说内心的着迷,类似于
争相开放,变化而不同凡响,
区别于尘世的芜杂繁忙。逆流击浆
也未必能将预言的声浪布满河流的上游与下游。
花瓶中精美、均衡,山野的素朴。
我钟情临水飞翔,呈现另一个世界的景象。

                20040114-20040205


□新来的香樟树

那株秋天移植来的香樟树,一整个冬天
都披遮着塑料薄膜,象那个指挥着
绿化设计的工程师,时尚的聚脂仿皮外套;
年关将近时候,已经纷乱褴褛。

风中的扑喇喇声响,四周环境铮亮,
高级的住宅小区里,人们很快习惯
那不知来处的乞丐,在栅栏旁
积攒着一堆旧纸铺出的小小场地。

在没有成熟的街区,这是正常现象。
汇报城建工作时,没有人会想到并提及
对于一棵树是不是正常。没有人会这样说,
如果还在原藉,它应该是村中最年长的一辈——

迎来送往,从前是出嫁与归宁的女子,而近年
是年轻人纷纷远走他乡。从没想到自己
也会被修理得只有一截粗粗的身躯,
象一个才出校门甫入社会的楞头青。

堆砌的花圃、园艺与草皮,是新的领地。
不会再有顽皮的牛犊偶尔的蹭痒,
也不会再有膜拜者顶礼后,揭去皮肤。
这迁徙更令村中的年轻人羡慕,是他们的梦。

那株秋天移植来的香樟树,一整个冬天
都披遮着塑料薄膜,纷乱褴褛。
没有人会想到,这开禁中纷纷燃放的烟花爆竹,
会不会让它因为没有新衣服而自惭形秽。

                2004、02、09



□谈到梅花

谈到梅花。细节仍然呈现在
游人如织的园林一隅,简要的叙述中
仍不失逼真,因为转暖的天气,
连续干燥,腊质的花瓣起了细微的皱褶。
似乎是一句譏语,应验在十二年后。
“当年还是蛮可爱的,是不是?”

一生第二次相遇,并且互相注目。
早晨与正午的光线又多么不同。
是一种幸运、注定、缘份?
探寻,往往不必穷究、追本溯源。
梅花、梅花,它本来从不联系到风情万种,
当她在月光下一树绽放,我怀揣圣洁
而偏偏忘了她,也是花卉。

                2004、02、26


□到树林中走走

我常在烦忧渐趋狂燥时,告诫自己  
情绪一潮湿,日子就象烂泥
到树林中走走,到树林中走走

不止一次想到:树的一生就象生活本身
黑暗与光明,它们那么和谐地
集于一体,汲取不同的养分

不同是从不将潮湿的根须裸露
在地表上,疤疖也那样干燥与硬朗
它们交谈,从没有过高的声部

即便现在是冬天,小径落叶覆盖
另有明智的方式,简单的比如缄默
枝桠在风中弯曲,有的在飘舞

它们从不争执、纠缠,不停地咕哝着不满
那些折断的枝干,象垂挂的手臂
轻轻碰触,更象是无言的宽恕

我常在烦忧渐趋狂燥时,告诫自己  
情绪一潮湿,日子就象烂泥
到树林中走走,到树林中走走

               20040305-0307


□想起红叶李
——报载双溪路上红叶李花开

就让粉白的花朵替记忆铺路,
回到那还叫作新区时的街道:
你们小心熠熠,绕过幼小的树苗,
就象彼此爱护而避免走近同类。

就象夹道繁花映现了许多微笑,
你回想起那年春节,姐妹装束相似
手腕上佩戴着同一对景泰蓝手镯,
斜阳中同站在运河堤坝,远处寂静。

就在那个寒流侵袭,料峭的清晨,
两幢高楼之间,阳光泻下,
光线中突出一树出挑的粉白,
挣脱了绿化带上一年到头的拘谨。          

想起红叶李,想起再看花开的相约。
苏杭线上客轮驶过,水波拍岸,
你看着夕阳破碎在水面,影子却
悄悄爬在妹妹的软边宽檐帽下。

就象想起景泰蓝手镯、夕阳下的运河;
长街雨后,花团锦簇。你暗暗庆幸,
红叶李开在了旧时照片上,发现了
早年的误会,想起了远走天涯那对姐妹。

                2004.03.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