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略 ⊙ 南村小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遗物笔记

◎商略



1、食鱼帖
——老僧在长沙食鱼,及来长安城中,多食肉,又为常流所笑,深为不便。故久病不能多书,异疏还报。诸君欲兴善之会,当得扶赢也。囗日怀素藏真白。

僧袍内藏真,肉体里怀素,想吃的却是糖烧鲤鱼
在长安城,我可没有好福气
每一顿都是羊肉和猪肉
这些饱和的脂肪把我的心智都堵塞了
但酒是好酒,一天可以醉上九次
可以不见天日,就像我在南方的芭蕉林
我试着在长安城外肥腴的黄土里
种植过这般温润的草木
就像李隆基在杨玉环的肉身里播种下唐朝的种子
却没有一次存活。没有鱼和芭蕉
加重了痛苦,故久病,故不能多书
我忘记写上了“我想起了吴郡的金齑玉鲙”
——但写上又能如何呢?
到了长安以后,我的瘦羸,在日后似乎有了远远的名气
就连黄山谷也说:藏真这个人,妙就妙在了瘦

2、瘗鹤碑
——相此胎禽,浮丘著经,余欲无言,尔也何明,雷门去鼓,华表留形,义惟仿佛,事亦微溟,尔将何之,解化囗囗,囗囗囗囗,厥土惟宁,后荡洪流,前固重囗,左取曹国,右割荆门,囗囗爽垲,势掩华亭,爰集真侣,瘗而作铭。(《瘗鹤碑》)

这碑刻置放在黄昏
协调于渐褪的、柔和的光线
除了书丹者,和他们的书写艺术
我所关心的还包括
早已撤下的时代背景

篆铭之不朽,让我理解了失去一只鹤的悲伤
再没有圣洁的道德和高蹈的远望
书丹者失踪了两个世纪,只有死去的书写之法
只有松涛之上消失的鹤唳
这一桩可以永恒的事,已与我们格格不入

3、曹娥碑
——黄绢幼妇,外孙齑臼。(蔡邕)

几个时辰过去了,廖落的星光
在草舍外投下了少量灰烬
在深秋,在公元二世纪的某个夜晚
檐下的麻雀都已进入了睡眠
隔一会儿,你就要把手指放在嘴边呵气
太冷了,石碑像一块巨大的冰
冰冻着曹娥的肉身,和她赴江前的长号
尽管,现在的曹娥江还没有被冰封
长草掩伏的岸边只有少量的薄冰
江水裹杂着黄沙。哦,死去的人
——“无父孰怙,诉神告哀”者
——“或泊洲屿,乍沉乍浮”者
没有蜡烛或灯,只有秋夜一般难测的谜团
你们用手指交流像一种心照不宣的密语
读出的,也许不只是是伟大的孝义
不只是十四岁的爱、悲伤和死亡
还有她从曹娥江抱出父亲尸身时的勇敢
——没有人,可以阻拦一个死去的人

4、昼锦堂图
——公在至和中,尝以武康之节,来治于相,乃作「昼锦」之堂于后圃。既又刻诗于石,以遗相人。其言以快恩仇、矜名誉为可薄,盖不以昔人所夸者为荣,而以为戒。于此见公之视富贵为何如,而其志岂易量哉!(欧阳修《相州昼锦堂记》)

董其昌《昼锦堂图》的局部
只有局部的河山,和局部的秋天
局部的暮色,在我的足底涌起
画中的草木,正落下枯叶
却看不见西来的秋风
昼锦堂后花园的石阶上
是明朝的山水法度,和宋朝的道德残留
这是一个民族已经失去的传统
——艺术和道德。如今在它面前的
是一个现代人的鉴别眼光,倾注于
皇帝的“御览之宝”和它未来的升值速度
当时的平远开阔,和当时的武康之节
已被如今的轻佻夜色渐渐掩拢

5、吴季子碑
——呜呼有吴季子(《十字碑》,据传此六字古篆为孔子书)

“祠堂里的坏梁盛开着菌菇,
古木残留着山鬼的体温。”
——在延陵,我向远方的朋友寄出过
这样几行萧条的文字
尽管在大历十五年
践诺之信用依然能够维系在语言之中
当季子离开后,徐君墓边
柏树枝上的那枚好剑呢?或许裹在了
纤维和树脂之中,只有苍翠和清净的枝叶清香
才能配得上这般纯净的锋利剑芒
其实,道德和信仰的毁坏很快
它轻松地抵销了十几个世纪的努力
尤其,当它必须强调成
这一种悲哀,和另一种口号之时

6、洛神赋图
——君王不得为天子,半为当时赋洛神。(李商隐)

这一块头下的玉枕
我死了也要带走
我死了也要去见你,Janet
当我活着的时候
我已记不起你的模样
我想得太多了,所有的细节
都无法把它们一一复原
只有梦里,你才是清晰的
洛水上蒸腾的云水都无法把你遮掩
Janet ,我已选好了墓址
方士的罗盘也为我勘测了每一条暗河
就在鱼山西麓,鱼会驮着我来
你要记得,在我死后
他们给我的谥号是——思
这是多么贴切的一个字

注:公元229年,曹植徙封东阿王,尝登鱼山,喟然有终焉之志。后三年,迁陈王,在位仅九个月后而卒,卒后谥思,死后归葬鱼山西麓(今山东东阿县鱼山有曹植墓)。故也称陈思王。

7、比干庙碑
三才之肇元兮,敷五靈以扶德,含剛柔於金木兮,資明闇於南北;重離耀其炎輝兮,曾坎司玄以秉黑。——《北魏太和碑》

“你剖我,观我心。不知有没有发现其中的七窍?”
马背上这个无心人
在寻找到一颗新的心脏之前
随时都可能死去
秋风裹着一个王朝的萧瑟和没落气息
穿过我破碎的肺腑

柏树躬身,天雨成坟
暴政的阴影永远都不会被抹去
亲爱的侄儿,我为你发明的
那一种空心的三叶植物
至今还无人命名
亲爱的侄儿,我的仁爱刻写在我的心上
你剖开了我,却看不见

8、东方朔《答客难》

我三岁读书,十五岁学剑
十六岁读完了《诗》和《书》,十九岁学兵法
能背下四十四万字
其实这没什么值得炫耀的
我明珠样的眼睛,海贝样的牙齿
还有二公尺零五的身高
——这些天赐的肉身优势都可以被忽略
你来,却不可责难我道德的完备
不可讥笑我“官不过侍郎,位不过执戟”
也不可说我是滑稽之祖
我是个滑稽的人么?
你们没看到我正直和严肃的悲伤么?
你们没看到我的嘲讽和嬉笑包含着无尽的忧患么?

——那一日,我答客难,饮酒,至天微明
看窗外武帝立下的铜人,蓄下了几颗易碎的露珠

9、苦笋帖
——苦笋及茗异常佳,乃可径来,怀素上。

开门即是竹林,开瓫即是老酒
白头翁在晚春里聒噪
它鸣叫的样子,像被纳入了命运的曲线
是啊,白云一样的白头翁
携带着露水和春天里的暖风轻快地掠过
擦亮了竹编胡床的油亮光泽
——初春时候,我就开始给你写信
笋未露尖,嫩叶刚刚摘下
酒是前年酿制,不烈,但后劲十分
计算你来时路途,魏晋至唐,不过四百年光景
当能赶得上这般美妙的江南口福

10、爱酒帖

这酒——须喝至恰到好处,喝至人去楼空
喝到落叶片片在庭院堆积
喝到星辰在枝杈间乱飞
喝到秋风吹动了我的发须
我的荷尔蒙,才会分泌至极佳的状态
我的身体里的酒精
才会顺着笔尖的几根汗毛
舒缓地挥发——这些墨迹,和诗句
就是我的一部分
我说过,为了这万古的欢愉
五花马可以不要,千金裘也不可以不要
我只要那船舷边的月亮,如此圣洁光芒
只有在案头的斗酒,琼浆一般的
血液里才可以找得到

11、曼殊山水立轴
——题记:曼殊沙花,三途河边的接引之花,据说能唤起死者的生前记忆。

“他们称我饕餮,或糖僧,有九只胃
像一串葡萄悬在头颅之下。”
我坐在红烧牛肉、鸡片和黄鱼之畔给你写信
信笺上落满了晚秋的人间烟火
别羡慕我这个和尚,别羡慕那几大罐摩尔登糖
明年你来时,再也看不到
我嘴里镶着的几颗金牙
那时,我的语言里将渗透着一丝丝冷气
谁都不知道,是世间的悲剧
无穷地撑大着我的胃口
那些浇透了浓汁的食物
让我暂时忘却了爱和苦难
还能有谁比我更加深入地理解“饥饿”这个词?
还能有谁的死亡,比我更具人生的荒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