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丛 ⊙ 诗歌练习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写作无非在字里行间

◎余丛



写作无非在字里行间
余 丛/文


    1、写什么?怎么写?为何写作?等等,这些一系列的设问,在今天的写作里将毫无意义。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写作即记下,无非是磨蹭在字里行间的一门手艺。因此,写作并不是什么崇高的职业,或者说:“只有崇高的作品,没有崇高的职业。”
    2、写作从来都是自由的,没有人会逼迫另一个人去写出经典。至少在今天,这是一句恰当的说法。当我们习惯了抱怨,用一种怀恨在心的态度去面对事物,并指责它们在影响写作的情绪。那么,只能证明自己是不合时宜的。
    3、当主动的“写”与被动的“作”浑然一体,我们将处于一种自发状态。换而言之,情感的流露、思绪的喷涌、场景的呈现以及记忆的苏醒,这些都是每个人的个体行为,并不局限于写作者。写作者只不过把这种感觉转化为文字,他得心应手于遣词造句,他通过宣泄完成了某种表达。
    4、我们太喜欢把自己装扮成天使了,其实我们就是魔鬼,或者我们更像是魔鬼。在写作状态下,我们经常感受到天使和魔鬼的较量。许多时候,天使显然是占上风的,那是因为写作者的不真实,他被更多的传统、伦理道德以及人为的假象迷惑。我们会发现,这样的写作者才是真正的魔鬼。
    5、当写作泛滥了,成为简单的事情。我们就必须要上路,开始向迷雾中挺进,即使是在一条死胡同里的探索,又有何遗憾可言。如果说一部写作史的历尽沧桑,那么不如称之为追寻无限的可能。在路上的写作,就是一种勇往直前的写作,无迹而终。
    6、我们不能够忽略写作中的两个词:开放性和识别性。开放性的前提是写作的自由,其次才是写作者的基本素质;识别性是个性化写作的必然趋势,其目的是为了强化差异、拒绝大同。不具有开放性和识别性的写作,充其量是盲人摸象。
    7、杨炼说:“写,就是删去——诗把诗人删去。”事实上,写作的行为就是对自身的消解,当读者的目光触及作品的一刹那,写作者已经毫无意义。我们写作当中肯定是有我的,而文字作为写作的载体一旦形成必然是无我的。否则,那样的写作将是失败的,经不住时间的考验。
    8、写作者就是个隐士,古人说:“大隐隐于市。”这是个真理,对今天的写作者尤其适用,但此“市”已非彼“市”。所以,我们要倡导与时俱退,把城市的“市”退回到集市的“市”上去,还要警惕市场经济的“市”。
    9、谦卑是一个人的心态,也是一个写作者的心态。即使把写作手艺化了,把文字当作工具,我们也要谦卑地认识到:“写作不是制造业,而应该是发现和创新。”写作是对未知的挑战,是对各种不确定的可能的阐释,是肩负着文本破坏与重建的使命。只有谦卑的写作,才能散发出人性的光芒。
    10、用心写作还是用脑写作,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虽然我们倾向于用心写作,但事实上我们常常是用脑写作,现在更前卫的人干脆用身体来写作。反正,我们离心灵越来越远,习惯脑筋急转弯式的写作,烦了就脱裤子也是一种行为艺术。
    11、我们对勤奋一词是恐惧的,勤奋意味着要付出许多艰辛和痛苦。写作是勤奋的事业,仅仅有了经历和阅读,以及学会思考还不够。写作还要有坚忍的精神,坚持不懈的写作,持之以恒的写作,铁杆磨成针的写作。
    12、对生活的摹仿也是需要想象力的。我们不妨做一些新鲜的尝试,可能会有所发现。凡是心灵向往的地方,就是我们要抵达的未来;凡是思维呈现的地方,就是我们所看到的世界;凡是肉身触及的地方,就是我们将离开的现实。
    13、未来是一个泛文本的世界。随着写作难度的递减,门槛的降低,我们越来越意识到写作将回复民间。当然,回复民间并不一定就通俗,就下里巴人,就不能够阳春白雪,就相对立于知识分子写作。我们想,泛文本的写作就是一种无边界的写作,拒绝一切可能的框框。
    14、把字捡起来,置入一句话当中;把一句话置于一个段落里;把若干个段落拼贴成一篇文章。试试看,这就是我们的写作,不需要任何理由,或许这就是理由。我们说得越多,我们就会越心虚。

                                                    2003.8.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