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de ⊙ 伯爵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十首

◎nude



【审判】

N看不见在那个季节的人
隔绝着,像永生和幻灭
有人发现了N,
也模仿他的看不见
"主,那离开的是谁?"
和树枝一样高的眼睛
有些绝望。

"你们已经说不出什么好话了"
昏暗的楼梯是死的
N接住了冰块
墙外叠着烧焦的影子



【再见伯爵】

必须保守地聆听
弹钢琴的人,从胸腔
吐出的音符,要警惕
温柔的飞箭,听到变奏
的时候,表情要保持弯曲
要变大,塞满空间,
成全壮美的结构。
那是孤独的背叛,被树枝
压迫的耳膜,被鞭笞着
听不到尾音却并不妨碍
折磨变得淫乱而光滑。
"伯爵,这就是生命,那么软弱"
要说"不"。
并抹去那忍不住说出的人


【伯爵】

对面的那一位奇怪的两性人
把手放在我的肩上。他说我们
不应该改变这一切,因为
你凝视的镜像流动得还不够缓慢,
还没有流出紫色的慈悲,跟罪恶
更相去甚远。他为自己的艳丽
感到愉快。笑声穿过我的身体,
让之后的下午变得忧郁。我明白这是秋季,
适合在白天关在幽闭的房间
夜里出门,和最冷的烟雾一起。

【冬天】

弯曲的老人,收拾我们的血
父亲,你让我变老,为了血
为了融在雪里的,血的丝绒
蒙上我的眼睛。把冰块注入
我的心脏,不要疼痛,不要
不要出声。一切都将得到安宁

【赋格】

那脸上长出赋格的人
他为什么那么枯燥,
为什么要我为他画像,为什么
要装扮成胸腔里装满玫瑰的人
充满热情。
他没有汁液的瞳孔盯着我
为什么能安静

[无罪]

冬天的时候
N变成了棍子
因为细,不再觉得冷了
呵气的时候试着敲窗子
几朵冰花就会落下去
(而离开N的人
站在楼梯上,并没有流泪)

冬天的时候
适合穿上毛衣
扮作孩子,到湖边去走走
"那里到底有什么好的,N"
躲在家里的poe,听着
弗兰索斯的钢琴
写字,读一本厚书,戴眼镜
等着伯爵送来晚餐
和关于别的季节的笑话
(静止的时间里他是无罪的,
尤其是夜晚)

冬天的时候,和从前一样
夏天不再存在,也没有人需要守护。
树木呆滞,陪伴着雪
N在雪里的样子很孤单
可是,"并不觉得冷的"


【百合】

她们在白色的水迹上学会了生长
伸进夜晚的心脏。她们寻找自己的身体
像昏暗的树木给我的痛苦。她们最终
学会了祈祷,摔坏自己,并且缄默
她们懂得一切高尚的事物在神的忧郁中
所以她们爱,却离开我的爱
把粉色的内衣埋在了河边


【原谅】

梦里我们研究色彩以及
诗与回忆的比例,
研究在雨水里采光的技艺,
耐心,给予,宽容和怜悯

醒来后我的手变得很蓝
在晦暗的空间,那上面的光线
有些困惑地离开我,又折回
伸近我,绑住我,和孩子一样
不懂得对错。


【古老的鸦片】

被香气折磨过的孩子
终于睡进了苹果。白色的光
压迫他们,让他们温暖而扁平
此刻他们试图用寂静
向我描述那无言的快乐
描述被破解的魔术本身变成的兔子
如何离开潮湿的房间,借着月色
亲吻了那些死去的脸颊
可后来,又是谁惊走它
"尘土合尘土",又是谁念叨着




【刺】

我们找不到喝的
为此更深地背弃。
软弱的人,灰暗的花园
没有一片叶子是银白色


【血玉】

没有光线进入房间
太久了
应该从这里折回去,折叠着
祈祷,即便低声的,解开缝起的嘴唇。
找回他的名字。赞美他
用骨头掘出的虚空吸收他

才能喘息


【日子将近】

没有光线进入的房间
泛起了黑雾。此刻我失去了节奏
像败坏的苹果。我企盼主
吃掉它,干干净净,什么也
不留下。可是事实是
我不爱你的,主。我从来没有
爱过你,在我危难的时候
我对你的存在也带着侥幸
你看,我并不是你的选民
我没有花冠,也长不出白色翅膀
我的呼吸里边没有活着的灵
也没有你赐予的名字
我想我一辈子也不会受洗
你必须恨我并且诅咒我,因为我
曾得到你的恩赐,见过光明
却背弃你,然后退进更深的黑暗
我否认光线和水,
折磨自己以为乐趣,
为了递给你们那种黑暗。
我等你的愤怒加诸于我,主
等你抛弃我,像我抛弃你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