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美 ⊙ 失忆乐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3至5月诗歌23首

◎张小美



自言自语

a

雨下得足不出户
旧窗纱,新灯笼,梦里人如梦
十年的江湖已老,檐外的雨若即若离

我可能越来越不怕冷了,这真让人伤心

b

推开窗户,天空安静得让我迷惑
这盛大的蓝让人难以靠近
一定有什么在暗中脏了

在另一个早晨,我打一盆清水反复洗涤自己

c

桥上的风钻过狗洞
月亮隐没,你忽然捧起我的脸
一朵桃花飘向河面,安静得像要炸裂

我们沿着江边散步,不是在去年秋天,好象也不是今年夏天

d

划地为牢,黑蝙蝠慢慢飞过黄昏
它挥着巨型翅膀,收起放逐之心,遮住我
视线里的那棵树

我不断变幻身份,监狱长,囚犯,探监的人

e

马路上到处都是汽车
中弹的鸟,枉死的鱼,天空之空暗藏凶器
这世界真不安全

我从容的穿过十字街头,以为自己是一个例外

f

不要唤醒我。镜中的人。
难得灵魂拥抱肉体,我需要一次
不被打扰的睡眠

那些地狱里伸出来的手臂,那一双双孤单的眼睛

g

尽可能是水,顺从着河岸
我假寐,沙子烙得眼眶发红
你一再找到我,询问我的去向

那一年汉江涨水,温柔而又残酷,险些漫过堤坝

  
午后

安静是踱步的小鸟
啄食草根
没有风
树静止不动
这是午睡时间
整个小区空无一人

安静是踱步的小鸟
在迁徙
在跳跃
它的背景里蕴藏着更深的暴动


火车

我不在此处,就在彼处
一个地球,太孤独

火车朝深山里开
一辆绿色的火车朝深山里开

我只有一辆火车
我的故乡那么多

大地上村庄那么多


朱门
  

那人嘴巴一开一合
不能出声
无形中的上帝限制了她
表达的欲望
  
门在镜子里,悄然合上
她在夜里起身喝茶,看见自己
一脸惊恐
孤独就是人都死了
对自己说话
  
  

  
十几个脑袋嵌在墙壁里
狭长的院落深处,更多的头颅
有序排列,面带微笑
像你死去多年的亲戚
  
我可能是这些头颅中的一个
门一扇扇打开
我也可能是一个黑衣盲女
怀中揣着蜡烛
  

  
香樟床有陈腐的味道
曾睡过一对鲜活的情侣
槐树张开花荫
有人在树下喝酒,老白干飘入枝叶深处
  
我醉心于这种气味
若干年前他就病了,吃盘尼西林
养生,门户紧闭
对所有的秘密守口如瓶
  
  
醉花荫

从它内部的汁液开始,从它浓荫深处的
某个点开始
五月温暖,大闸放水
它开始流动,分叉

你可以为它命名
木芙蓉,夹竹桃,合欢树
它是自我的,又是
向上生长的

风吹一吹,它轻轻颤抖
仿佛醉
所有的水瞬间回到它的源头


天空

即使坐上火车,我也仍然追不上
被青山遮蔽的天空
旅行途中的玻璃窗外
天空仰望得久了,发现自己的笨拙

我移动着沉重之身
天空不断后退,变幻着它的背景
够不着啊
这局限,这时光中流逝的时光


开始
  
于是火车缓慢的
离开了站台
山坡后面
一条溪水往源头
静静流淌
这是多么美妙的平衡
当我说到
开始--
  
你还在喊,秋天,秋天
那是前年
明月悬挂半空
铁轨两旁铺满枯叶
  

结束
  
一声闷雷响过,雨哗哗的倾泻下来
在奔流,在冲刷
在肆无忌惮的掠夺---
  
必须允许有这样的方式
让大地一贫如洗
让耕种的人重新
变得谦卑
  
我们站立于低处
遥望故乡
暴力重建内心的次序
  
  
错误
  
雨下了一半,还有一半正从远方赶来
乌云压顶,这时候不能开口说话。更加不能
跑进这场瓢泼般的暴雨
  
天忽然黑下来,怎么下也下不白
你们都是正确的。
像口号
像嘲讽
像搬弄是非
一股白色的,迅猛的雨柱再次打入黑暗
  

安慰她
  
冰凉的雨打在裸露的肌肤上,有尖锐之痛
仿佛水蛭,带走血与热量
她躲进这场暴雨
一个旋涡被水流托起
又埋没进水波里
  
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围着红布
为她带来重金属音乐
淋一场雨像一次欢娱。她说
杜甫草堂里
孤儿们扛起冲锋枪去打魂斗罗


春风吹

春风吹
脚瘫手软,鼻尖潮湿
春风吹
胳膊冰凉,头脑发昏
春风吹啊
脸颊潮红,腋下生翅
春风吹啊,吹
窗户洞开,如同野外

我在房间里
没有注意花草树木,山川河流
我绿了,春天肯定就绿了


桃花烧

后来我累了,停止在四季里奔跑
一场夜雨扑灭了大火
花瓣发白
一如从前,我曾屡次熄灭自己

桃花飘零,脱去枝头耻辱的欢乐
那低处的黑暗,被蒙蔽的生活
再次随流水远去

原谅我,因为热爱
而死去
而对这个世界怀有仇恨


女秀才

秧苗抛入水田中间,裤脚高挽的农妇
有阳光的笑,黝黑而结实的小腿
她是邻家母亲,两个小男孩的妈妈
高中毕业,人称女秀才
嫁得不好
男人家徒四壁,唯眉眼清秀

与大嫂交恶,对骂时如背书
常语惊四座
挖苦人入木三分
迂回曲折
对方必呆愣良久方才恍然

干活利索,不让须眉,房前屋后种花木十数种
四季皆有花开。独爱
蒲公英
春来,开小黄花,顶生白色冠毛
风吹,散落田野沟渠


卜语
  
沙漏街滴嗒着旧雨
彩虹迎接新欢
时光的车辙快如
马踏落花
当肉体离开肉体
有渐归于无
水渍快速收走黄昏
  
  

  
坚定的花朵是塑料做的
不伤心
不快乐
不犹豫
是否要开
  
  
桶底脱
  
黄昏时出门,晚霞在天边流失
我抬头,惊诧于这突然闪现的灵光
可是,来不及了,夜色就要浸染
乌鸦,带来坏消息
  
远方就在身边,黑白莫辩
天已大暗,还能
黑成什么样子呢?
  
女巫们深谙黑夜之道,脚踩荨麻
试图找到那味极乐的偏方
  
  
余小蛮
  
你看,这世间唯有喜悦
大年初一推开门
红鞭炮炸响,一节节脱落
  
想到喜鹊,不曾飞过屋檐
她们在画中,双双对对
踩乱一树桃花
  
我将其中一只当成了你,小蛮
  
  
仙人掌
    
  
我终于懂得忏悔,但已经迟了
你已长成手掌的形状
在过去的一年里
一直迟疑的伸向天空
我拔不掉
那些小小的,孤单的刺
  
这种索取的姿势让我心碎
我给过你吗?宝贝
我是一个贫乏的母亲
说过给你浇水,转身忘了
又去做别的事情
  
于是,你淅沥的哭了
因为一些迟到的爱
我只能相信
你会开出淡黄色的花
在春天,或者秋天
像一株真正的仙人掌那样
  

二月十二
  
推开窗户,曙光初露
天空呈现淡淡的粉色,早起的人向我跑来
仿佛希望萌生
重现朝气蓬勃的少年时光,
  
如此的清晨稍纵即逝
不能再等
鸽子掠过天空
象离去,也象归来
  

答案

其实那是雾,因为清晰而存在
你们不信,你们穿过早晨的竹林
露水打湿右边的翅膀
很多时候我也以为飞得高
就一定能看得更远
天空狭窄
我产生幻觉
以为我真的就是你们当中的一只

当我们说到相信
春天来了
偏僻的山岗开满桃花
而我的练习薄遗失

你说一个梦中的问题,只能
在另一个梦中寻找答案……


两个侧面

阳光出现得过早,因此我拥有三分之二的
灰色天空。巨大的吊车将阴影投在
窗户玻璃上。来回移动。
我每天面对的事物曾被你
反复描述过

我可以将一生复制给你看
就在这个上午,阳光隐入云层的一瞬间
精神的痛苦一再扩大


其实,我在喝蜂蜜水,跳绳,
在夏天来临之前,重复枯燥的运动。
哦,或许我还应该
吃一些健康而有益的食物

这不能省略的,对付肉体的时间

春水

三月二十三日,雁荡山的大龙湫
你往潭水里投下一粒石子,荡起一圈圈涟漪
按照剧情,第二个投石子的人
应该是灯灯,第三个是狐狐
第四个是祝俊

银兰没有石子
排在最后一位,因为她年轻
未婚
还可以是春水

偶尔

偶尔喋喋不休,需要发言
来证明我的存在
偶尔以为人生就是漫长的沉默

偶尔是你,偶尔是我
象孤儿一样茫然,被岐路围困
中间路不好走
走过去的人都成了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