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靖东 ⊙ 阳光豁亮,适合裸奔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怀念薛涛...行书集9

◎武靖东



行书集9


     《怀念薛涛:纯属虚构的访谈片断》

          未经薛美眉本人校阅;有悖史实
          或冒犯师、友之处,责任我负。


“焦墨的桃枝,粗的粗,细的细,粗细都是那个溜了的汉子
留下的、烧黑的,也是我难以从肉体拔出的。
这色衰的冬天,到我这儿来的,仍然是靠修辞混在
唐朝乳沟里的一些诗人:他们有的带酒,有的带着挫伤,
都来抖出肿胀的、油滑的句子、段子,
来哄桃花的内衣。
这些人里,没有杜甫,没有李贺……没有眉如汉隶的陈先发,
发电的余怒,穿花袍的韩少君,唱美声的张执浩,
织造风景的谭克修,酒露洗尘的阿翔,在此梦游的罗亮,转动
喷泉的大伟……炼金的之道,在桂园剪枝的陈宏,更
没有荒诞了的飞沙,此在着的武靖东……”

“是啊,我不过是个衙役,拿笔杆子的时间没拿刀的时候多。
我不砍那弱势的桃枝。我能容忍它们的弯曲,更痛心
它们的柔软。比如六朝后,在你遗址的阴影里
叉开大腿的这家美容院,病毒妖艳,
某些少女纷纷裸了,却无一人能与你的香气押韵。
我想让你后世的地理环保些,竟被制止。”

“象我这样的角色,要吃要穿,要避开射来的草标,还想
写作和音乐,不得不在此支个窝儿,
搭个亭阁,弄点曲径,养些鱼鸟、兰草和丫鬟,
玩点同其他楼台竞争的花色,别说我挂着平平仄仄的
牌子卖这卖那,这世道的就业渠道就像卵巢
堵塞。体面生活也你我是同样要的。
我不留下音律就好了,我过去那点线装的
花瓣和体形,你们都将无从猜测。”

“诗歌不是什么毒药,乐妓小姐也是如此。你看
你种下的桃树,花开到了今天,
我真想在你阴干的松花小笺上涂抹些英雄牌墨水。
而今的这些蜂乳,哪个念诗?100,是
天堂的兑奖券?比如布衣管党生,坐在方向相反的
火车上大谈素女真经;浪人曾旷德在拉萨的
酒吧落难,还上网念叨着口红的暗黑。
他俩如有双翅膀提速,或许能返回来给你的庭院除草洒水,
仆人之余、酒饭之后听你弹琴,岂不驱散了
我等同志们的心寒,又免得那些儒官文商踩脏你的青石
台阶?如果诺言了的元慎当阴B,他俩或许可以及时拍他几砖……”


          2006.8.13晚上草稿;
          2007.4.19晚上完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