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给过去的信

◎宋尾




给过去的信

我遇到一个远处来的陌生人
他说,这世界变得好些了吗?
这里曾是我的远方,
我的过去还留在过去
他不从过去来,只是一个远方的人。
我们在同居中寻找一些相似的情感:
一块在沙发上吃饭,看戏剧性的综艺节目
讨论剧情,猜测结局。
他是个看不清面孔的陌生人
一个温驯、带点神秘的男人。
我们丧失了必要的好奇心
不再打听对方的姓名。
偶尔,我们谈到女人
那些性欲消失后的感官世界
——我们的欲望会变得满足些了吗?
我们叹息着这个拆迁的时代
内心的工地已经停工了吗?
我们佩服彼此的聪明,都有洞悉一切的技能。
但痛苦却不因为了解而变得稀薄了呀!
我们整夜收集、拼贴着日常生活的复件
素材如此之多,占据了我们的房间的每个出口。
我们的空间这样宽大,但人生却越难以表达。
凌晨时,我们把纷乱的素材打包
扛到小区的垃圾站
点燃烟,看着它们迅速地分裂、蜷曲、缩小
尸首交叠在一起。
但依然有一部分变成精灵遁入清晨
无论是回到它们的过去、或是我的远方。


交换

我们交换着脑海里的客厅、卧室
假如还有阳台,我们会坐在彼此的沙滩椅上
叙说往事,在记忆里设置
看不见的栅栏,一头麋鹿、一群蝙蝠掠过
成为脑海里的窗画。

我们在无人的房间里鸣叫
那些尖锐的声音在光滑的漆面上碰撞。

我们交换着自己的常识
身体的习惯动作、下意识的举措
但抑制着情感里的隐秘
它们只在半夜里出来,与窗花上的蝙蝠
或温驯的麋鹿待在一起。

你问我的睡眠是否顺利
我向你探听物品寄存的消息
一切都好!朋友!
我们明朗地遮掩着显见的弱点。

现在,我出入在你的脑海
那些波澜起伏的记忆
卷成一片片的涛面
我在湿润、漆黑的沙滩躬身
一一拣起那含蓄、漂亮的卵石
现在,它们将从静默的书橱里走下来
乘车回到你那里。

我走了

我看着你带上栗红色的大门
不忘向妻子说一声:我走了。
她的眼睛里有什么?一个故事还未交代
现在就已结束。
我看着你轻巧地走在清晨的大街上
城市上空漂浮着欢快的雾气。
你穿过三条主干道,来到
一处大楼的房间,跟你的情人道别
——尽管你并没有这样说。
你从满足的情欲里出来
口袋里掏出车钥匙,你吹了下口哨?
——我并没听清。
你揣着一个清晰的念头
租船去了一些地方,那里很冷
我姑且称为南极。
你邂逅了一个年轻的女孩
然后将当初的念头装在后坐箱返程归来。
你的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只是箱子本身——那里面的被称为珠宝
或是计划、目的的东西被我中途洗劫你却毫不知情。
现在,当你回到熟悉的语境
我会拉开栗红色的大门
在你耳边轻声说:我走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