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米深 ⊙ 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流放地

◎三米深



◎流放地

三米深

我骑着自行车,经过流放地
许多诗人向我问好,许多诗人
我叫不出他们的名字

名字算什么?帝国算什么?金钱
算什么?诗歌算什么……
唯有杜康,唯有一醉方休

那时流放地被贫穷和疾病困扰
人们天天聚在酒肆里,谈论花鸟
谈论丹青,唯独从不提家乡

他们只提明月,提不治的孤独
小镇上偶尔有信客经过
带走迁客客死他乡的消息

他们过早地把一生的诗写完
过早地走进了寒夜……
他们已经许多年没有看见自己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