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米深 ⊙ 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乌镇

◎三米深



◎乌镇

三米深

谁把乌鸦脱下的黑衣穿上
回家的路越走越长
天堂断了,未亡人扫着碎片
他们旋转着念动咒语
伸出五指:金木水火土

蓝印花布从断裂处
倾泻下来,卷走了晨昏
人们挖空了木头
然后装进衰竭的身体和回忆
掺杂着不时响起的哭泣

流水更慢,像被双桥紧锁
没有哪个江南小镇
今夜我能够带走
麻雀在瓦顶上收起翅膀
化不开的薄雾还萦绕在枝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