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执浩 ⊙ 荡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爱情才是婚姻的坟墓

◎张执浩




在青年旅馆


“爱情才是婚姻的坟墓。”昨晚,我与修文、小阮
达成了这样的共识
我们在昏暗的灯光下剖析自己
一斤马奶子酒很快就喝光了
两位女士插进来,不恋爱,只调情
已婚的人仿佛未婚
死过一次的人显得神采奕奕
                        2007-3-9



下午的工作

造一个人,称他为动物
再造一个,用植物为她命名
这个下午
其乐无穷

很久没有见上帝了。很久了
我们搅动调羹、肉身
把每天当成节日狂饮
我说“阿门”
我说“保佑”
我说春天好啊,再穷的人也能遇见开花的坟头
再不幸的人生
也可以因为我的好心情而获救

给他粮草
给她水土
给他们一张永不变形的床铺
我有一个下午
用来剪裁他们漫长的一生
这儿有漏洞
那边刮穿堂风
而上帝是隐形的,这个年迈的帮凶
愈强大
愈孤独
          2007-4-15—19



凶手
      ——给小阮

我把双手插入裤兜
有时,我抱着它们,不让它们到处跑
小时候不一样
我被抱着,吮吸拳头
轻佻的口水在你深奥的胸口流淌
可最终背叛我的是它们
觊觎,抚摸,攫取
我已经懂事了
不需要手铐,不再需要
身外之物
                              2007-4-17



马里亚纳

昨晚。在歌厅。我们谈到马里亚纳
四个男人
从羞怯缓慢地沉入羞耻
我的身体有裂缝
我受过高压之苦,又乐于在压力中变形
“这还不是生活的底部,”你嘀咕道,“深渊同样开阔。”
淤泥坚硬,冰冷
只有一头座头鲸曾经抵达,浑身涂满黑花、白花
                            2007-4-19



大悲咒

我们还在活,而爱情已经死了
遗腹子。小碎骨。还有几个人记得夭折者的
容貌?不信,你去问迎面走来的
那对老夫妻
他们一定会像孩子一样调皮,傻笑
很少有人愿意承认
这样活是残忍的:儿孙成群,却独独少了那一个
我们胸怀一座坟,我们假想它
不过是一坨赘肉
                       2007-4-19


被疾病改变的人
           ——给李以亮

被疾病改变的人也改变了疾病
昨天你称它为湿疹
今天你换了一种说法:“哦,小恙微疾,妈那个疤子……”
我经常看见你把自己玩得嗷嗷叫
舒服啊,痒在乱窜
因此你是腼腆的,难为情的
因此你的手臂越长越长
紧紧揽住了时代的小蛮腰
还有多余
还有虚无
还有另外一只手在这样写:
“试着赞美这遭损毁的世界……”①
                           2007-4-19

①扎加耶夫斯基诗句,李以亮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