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舸 ⊙ 一畦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幻象的敦促

◎陈舸



幻象的敦促


木朵


钓鱼人的一天


体育馆的圆弧
顶部,在晨光里悬浮。
成群翻飞的鹭鸟
会吸引我的目光——
我看着它们降落
让树冠一下子变白。

为了寻找
想像中完美的鱼群,
我要穿过乱草小径。
草坡已被混凝土覆盖
防波堤,掠夺了我
躺在日光里做梦的快乐。

我坚守着
这毫无遮掩的据点,
像一个耐心的
狙击手。
鱼群透过闪动的水面
会以为是灰色的岩石。

蜻蜓像水上小飞机
在头顶盘旋,把我
当作一截干枯的树桩。
我的脸不安地转动
最后,落在鱼竿的末梢
透明的双翅平展。

被抑制的狂喜
始于黄色浮标颤动,
它在瞬间沉没。
一股来自幽暗水底
平静的力
牵引着我绷紧的神经。

鱼竿开始弯曲
尼龙丝发出嗡嗡低鸣,
我的心剧跳。
我感觉到硕大的鲤鱼
或者鲮鱼,发疯地
搅动冰冷、灰色的湖水。

我尊重它。
有半小时那么久
它不停地来回游动。
但事情已经变化
不仅仅是距离,疼痛
一个人隐蔽的欲望
正在被满足。

当我紧张地
揪起沉重的钓竿——
鱼钩上只有一片鱼鳞
硬币般闪耀。
心迅速下坠,我茫然地
再度凝视鳞片
那里,一道眩目的小彩虹。

白昼已被那些
偷吃鱼饵的小鱼虾
啄食干净。
或者是一条隐秘的大鱼
连钩带竿地
拖至深不可测的湖底。

夜色和寂静围过来。
更远处的钓鱼人
用手电筒探照水面,
光柱摇摇晃晃,让人以为
他正在一条下沉的船上
打着信号。

(陈舸,2003)


  一种叙述策略几乎被缓慢的语义递进,一幅逐步显形的图画,蒙蔽。然而,这些先驱,它们确立了自己的位置之后,齐刷刷地产生了临近高潮的漩涡:一个旋梯般的无底洞。于是,直至诗的第五节,此前的铺垫才获得丰厚的回报,这时,读者并不怀疑一只蜻蜓的到来,可以说,他令读者大部分注意力放在蜻蜓与水上小飞机的等量齐观上,而放弃了其它的考察,比如除了蜻蜓,还有什么办法巧妙地捎带出真正的中心?也可说,这个比喻并不增添歧义,反而像是蜻蜓形象塑造时的犹疑,去掉这个比喻,丝毫不会影响什么,也许最初他觉得这一行有些单薄,或想延缓那盘旋的到来,便安排了这次交易。
  “最后,它落在鱼竿的末梢”,这是他给予的理解时间的线索;这里的“最后”,并非整体时间的尾声,而是一种期望的收敛、一串分解动作的归位、一个过渡之物的悄然离场,当然,也是对读者视觉幻象的敦促:时间从某个载体上谢落,又从鱼竿的末梢激起。“末梢”沾染了“最后”的量度气息,并把读者散漫的目光团聚在一个崭新的时刻上。一个新的时点就这样找到了自身的标记,一个更可靠的载体。
  诗几乎是在一个反复的拍子里完成的,展示在读者眼前的每节六行的体态,正是他对事物谨慎的交代形式,他屡屡奏效,在每个时段都很快落实了设想。前四节的效果是,节节之间的延滞反证了分节的必要性。同时,让读者领略到他如何在树丛间跳跃而不致伤筋动骨。
  “蜻蜓”之前的“岩石”、“防波堤”、“体育馆”都是他时间意识的对称物,它们不打算复出,不是作为后续题材的伏笔存在,在他看来,诗句的不断开展就像是一往无前的钻入隧道的火车,从不担心失陷、越轨、碰壁,它的面前是开阔地。可见,他促使诗行陆续发展,正是基于一种自信,不顾虑,不反悔,已然驶过的地区不再作为一种待召唤的阴沉背景,以备不时之需。他只在沿途观光,忠实记录,不扰乱行程与感触,遵循诗作为一个新事物的形成规则。
  不妨将诗的最初两行当作一种古老传统的无意识复活,比如“瞿塘峡口曲江头,万里风烟接素秋”,便是明摆着的前兆;这里的确隐没太多的、关于“诗如何开始”的态度,没有什么比介绍“晨光”更方便、更得心应手、更快地确立写作时间与事发时间的关系。但他的意识形态恰好潜伏在这一无意识的“诗的正途”上:他施予“晨光”一种空间属性,并选择了体现其偏好的载体。事实上,吸引他目光的鹭鸟逊色于“体育馆”而屈居次席。
  诗的第五节是漩涡、次中心(“始于”是对“最后”的接力),是一种普遍经验的准确捕捉(称之为“准确”,是因为一下子很难找出可替换的表达形式)。第七节是一种伦理观的展览,是这首诗的核心,一定有某种力量促使它一改每节六行的体态(或可说,它的合理矗立反证了匀称体态的无所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