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离 ⊙ 非个人史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游离2006年诗选(8首)

◎游离



游离2006年诗选(8首)



《傍晚登上凤凰山》

不能和湖边的晚霞妥协
她体内
潮湿的江南
几乎就要让我放下武器

我折身
向清凉的山谷
这是一次撤退,也是一次讨伐
一路上,我不时地拨开
路边枯干的杂草——

那些被遗弃的发黑的石头
凝视我
凝视着我
以旧朝代的冤屈的瞳孔

不能妥协
不能和这落日的余晖妥协
黑暗就要来临
黑暗就要来临

黑暗就要在我的静脉里
奔走,敲敲打打
就要——
在我残破不堪的体内
搭建出一个崭新的帝国

不能妥协
不能妥协
当满天的星星蠢蠢欲动
当月光
已经像妃子一样
一阵阵地抛过媚眼来

2006/3/14



《我摊开的右手》

我摊开的右手
是黑龙江
苏联在彼岸下雪

我的胸膛埋葬着
硬币里的皇后,她此刻
正在左心室的后座上听政

而她的疆域,从
右手到左手
已经墓草青青

我的呼吸是一个两面派
呼出的是忠臣
而吸入的是奸臣

但血液,还想曲线救国
还想收复
沦陷的莫斯科

我开始对着彼岸呼喊
彼岸在下雪
喊声像鸽子脱落的羽毛

不停地呼喊,羽毛纷纷扬扬
覆盖全身,我展开双臂
觉得像一架老式的米格战斗机

现在,我摊开的左手
在彼岸回望
江面一片灰茫茫

视线
像企鹅一样趔趄着
额头聚起西伯利亚的悲伤

2006/3/23



《纪念一棵树》

我和屋后的那棵苦楝树一样
枯死于十七年前
关于这一点,把我的头颅
镂空为巢穴的乌鸦知道

我的躯体至今还活着,是为了
每年的此日,能在左臂上
开几朵白花
乌鸦尖硬的喙,敲击着钢板

噼噼啪啪的响声,像
节日里的鞭炮
也像漫天飞舞的子弹
从此,我患上严重的耳鸣

灰尘、报告、性病
以及上证指数,这十多年来
所有的事情轰隆隆
对我来说,所有的事情都在轰隆隆

我像一只笨鸭一样,当响雷
打在屋檐上,打在我以及
同伴的头顶上
我摇晃了一下枝桠,一脸茫然

我现在成了一棵镂空的树
每年的此日,我还坚持开白花
有时开得大朵一些,只是为了
暗示行人,在适当的时日我们应当悲伤

2006/3/29



《初夏》
——兼致石头

在大雁进入课本之前
我们应该温习苦难
记住:那些被词语击倒的人
他们是我们的兄弟
他们的脸永远
叠印在我们翻开的扉页上
而气候开始转潮
日记本的第57页
曼德尔施塔姆的关节在疼痛
俄罗斯还飘着雪吧
解冻的日子遥遥无期
而我这边,你知道的
情况只有更糟
我的肝脏,病毒搜刮着膏脂
焦虑已经影响到
屋前的那棵翠竹,每天清晨
竹叶尖上垂挂着晶莹而
有害的露珠,这些使我惭愧
但写作还在继续
只是写作本身开始变得可疑
我们曾经谈论坦克
以及你的家乡那把缺铁的锄头
这其中的转折,技术
并不能解决
我们只能使劲地拉着风箱
在一堆破旧的名词里
锻造出钢铁来,所以在茶馆
讨论有什么意义,我们不如
到街上去,发呆或者
尾随捡破烂的老妇身后
看她们专心致志地
翻着垃圾筒,当昨夜
我们的脚像压路机
又一次压过环城西路
你被同类撞伤的额头,刚刚
平息了一场战乱
这,还需要指认诗意的存在吗
生活已经
足够令人绝望,但必须坚持
我的意思是,我们
应该时刻警惕
那些对词语葆有洁癖的人
四月
只剩下最后的两天了
但残忍,仍然在持续

2006/4/29



《麻雀之诗》

1.
麻雀之诗在于对
残暴的饶舌
街角的拐弯处,修辞
被勒住喉咙
咿——呀——
幸存的拟声词扯断了绷带
并不是盐碱地
而是庄稼的茂盛
缺少原创性,连枪声
也有抄袭的嫌疑
麻雀从标本册里
纷纷飞出
剪纸一般,在广场上空
做着漂亮的滑翔
它们刚刚
掠过屋顶的避雷针
我听到
带电的肉体在静静呼喊

2.
麻雀卑微的肝脏内
也有着乌云
它飞,带着一串串
玉米地里的雷管
尽管俯冲
也有着绝望的欢乐
但不,翅膀不能两次
出租给天空
晚霞,那是亲人
被弹片刮落的羽毛
麻雀小小的心里
刮风、闪电、打雷
凝聚着雨滴
但不落泪,不承认
粮食的丰收
以及爪子和喙的相对论
在镶满眼珠的大地上
飞翔就是犯罪

2006/5/29



《无主题练习》

天气歹毒,我怎能
怨恨铁丝线上
那排现实主义干瘪的鹅

在疼痛与疼痛之间荡秋千
相对的两个高度
都有静脉曲张的可能

子曰:茅草根可以降血压
可以防肠断,啊!啤酒的泡沫
正胀痛着祖国母亲的三围

羞耻感一点一滴地
增加我的体重,而空调
逐渐混淆了墙壁和皮肤的原则

2006/7/20



《速写:无头之人》

在公园的林荫道,无头之人
穿过两个必乱的年份
倒提的第三个,被闷在公文包里
如今还只能听到
火红的天边,隐约传来布匹撕裂的声音

无头之人继续穿过晦暗的林荫道
夕阳最后的血,喷在他碗大的伤口上
光芒四溢,另一个角落
塑料警察斜倚着失去性能力的树
用手,你就能摸到秋天的来临

无头之人陷入对画布背景的沉思
脖子上的疤痕,渐渐
由浅红色转为绛紫
“不需用标语砍伐树木,不需
用热情放火烧山!……”

此刻,一片枯叶恰如时代轻轻飘落
对于无头之人,这已是
一个无关紧要的介词,他信手拈来
这么一顶上层社会的鸭舌帽
稍稍遮住,脖子上整个阶级理性的黑洞

2006/8/4



《向保罗•克利致敬》
——李青萍同名画作

没有什么
这牢狱就是我的居所
我已经习惯黑暗
和那一抹生锈的光斑

每天黄昏,壁虎捕捉完蚊子
回到我的眉心歇息
我的眼里渗着盐
我的眼里满是大海的漩涡

白色和红色像两个政党
在我的内心厮杀
我要咬破手指,我要用我的血
一层一层地涂满画布

我这一生,除了耻辱就是爱
现在是整个的爱
保罗•克利,你是否听到
这来自子宫深处诅咒般的赞歌

2006-12-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