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歆 ⊙ 黄金歌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1992-1994诗选:手掌上的河流

◎韩歆



山中
  
  山中人黑衣黑帽
  听桃香沿着青石板
  一阶一阶地走远
  夜枭在树心狂舞
  它的歌声被天空一点点迫碎
  
  将半轮明月吞入腹中
  抖落遍地清辉,是我
  是我从黑夜的手中
  夺回猎犬红灼灼的眼睛
  夺回黎明
         93.5.2文峰山



偶相逢
  
  蝴蝶的翅膀
  琉璃的心
  一样的透明
  拂向天空
  褪于花朵的笑靥
  美人的骸骨一样闪耀光泽
  
  轻掭花粉,在空中
  书写雁阵的是
  哪只手
  裁剪离意
  裁剪归帆的眼波
  
  偶相逢
  云水横空
  删尽离人的泪
       93.5.5
 
  
  


  


李广:将军令
  
  将军手挽金盾
  以黄河之水代酒
  饮尽琵琶的弦声
  夜光杯在浩空中闪光
  月亮,再也无法斟上
  出征这杯酒
  
  战争倾听马蹄
  从血泊中践踏而过
  箭矢从战士的骸骨透穿
  宝剑在匣中跳跃
  夜由远方渡来枭的疯唱
  凛冽的潮湿打入巡夜者的瞳孔
  
  飞翔的雪看见
  一支羽毛般的箭 掠过
  它的魂灵 嘶嘶鸣叫
  天狼应声倒下
  倒下,雪中燃烧的岩石
  
  最后的一颗星
  吸尽黄河的涛声
  我要站在风的行列
  听一听是什么压过天空
  吱吱嘎嘎的天空
  张不住一只愤怒的眼睛
如果阳光飞回到从前
  
  如果阳光飞回到从前
  在这样好的天气-----
  白亮亮的露珠在红薯叶子上
  跳来跳去像是无忧的娃娃
  蚱蜢随遇而安:在草棵
  脱掉他们小小的夏天,悄悄地
  溜掉而留下它们的叫声
  反复回响在田野上空
  它是叫:孩子们
  帮忙把这面肥肥的绿叶子
  运走
  
  如果阳光飞回到从前
  在这样好的天气-----
  风也不流走
  棉桃子永远保暖
  
  如果我能够飞回到从前
  偎依在母亲身边-----
  时光啊,我愿意换取
  用整个秋天!
         93.10.8



94年的两个季节  
(一)秋叶
  
  递上一张发黄的名片
  秋天说它来了
  失去光合作用的叶绿素工厂
  现在
  完全破产了
  而西风跑来跑去
  宣告说
  一个忧伤的好素材
  发酵成熟了
        

(二)冬天的河渠
  
  枯涸如孤独者的心
  在冷寂的田野上划出长长的裂伤
  我觉得这是大气网不住的某种意绪
  向下的坠压……
  






静夜思
  
  我多像一粒沙,从众星的指缝
  沉落在大漠上。四周都是暴乱的狂风啊
  而安静正如没头没尾的一匹布裹缠着我
  而四周是把翅膀都拍烂了的黄风啊
  
  而夜在以看不清的速度航驶着
  黑暗的每一颗粒都涨满噪声:
  人的,车的,牲口的
  笑的,叫的,迷惘地呼号着的
  都在飞驶啊,我的耳鼓要炸破了!
  
  而我是一粒砂夹在这一切的缝里
  哑默着。(这血脉里涌腾的
  不是男儿的血?烧起来不一样煮得沸这颗心?)
  
  静啊,把我沤烂了的静的泥塘啊
  这难道不是拂晓时朝霞的沉思?
  等那黑暗的门扇再也关不住,自己
  坍倒了,爆碎了
  那时难道不会撞出大群大群
  白的刺眼的翅膀把空气摩得尖利地叫?
  
  当黄风呻吟着痉挛着翻转在地
  噪声都消失了,天与地
  平展如两爿相扣合的玻璃的时候啊…………
大风吹
  
  大风吹------
  滚滚如亘古的时辰攒聚
  黄沙。梦之大河
  垂挂如瀑布
  如泛滥之岩面,如凝结之诅咒。
  大风吹不灭心中的祈祷
  我的心
  将有寂寞之裂变
  
  呼吸孤独如呼吸自由的男人
  阴郁是你的唯一色调。自我烛照
  以幻想之辙迹;自我赞美
  以欲念之鼓角;自我戕毁
  虚设毒誓如供陈之祭祀
  钟表之蹄音已深陷进你的血浆
  你的忧戚正如渗出自黑土地的风
  已悄悄包围了你
  
  岁月之雪片揉入你的肌肤
  灌溉你无边的悒郁
  大风吹------吹不断你自我戕毁的孤独
  你的心将有:
  寂寞之裂变


有那一天
  
  有那一天,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
  都将从这世界上消逝?
  我将像露水一样一闪就无影无踪?
  连同我说过的话,读过的书
  爱过的人 ,写下的诗
  长长的跋涉
  快乐和烦忧?
  
  有那一天,这不可信赖的大地
  会把它所收藏的你的痕迹
  神秘地化成大气?这长青的山 ,芬芳的田野,如歌的河流
  会指使轻风抹去你虔诚的目光
  而接受新来者的赞美?
  你长夜的怔忡,为人怀过的不可言说的甜蜜
  你散发着玫瑰的心香的青春
  刀尖一样的岑寂
  你梦中的隐秘和黑暗中膨胀的想象力
  都永远地成为不为人知的秘密?
  
  啊,朋友,有那一天
  我将为你留下神情的祝福
  祝你快乐,健康,平安
  你活着,并且为了我
  为了曾经劳动在这土地上的一切人
  
 
演示
  
  周而复始的演示,计算精确的星辰分布
  这是:时间的步武,以脚迹为刻刀
  永无厌烦地,锲打着虚无的点
  
  这是气势宏大的操演
  白光之羽若鳞片嵌满夜空银光闪闪
  而黑色条纹如阴郁之河流贯穿其间
  这是神秘的飘动,无法完整丈量的想象力
  是内外宇宙心血来潮相撞的微颤
  是褐氅的树木珍藏的古歌
  是眼泪如火星般灼落胸前的
  夜行者的跫音
  
  是时光之神不可形诸视觉的宏大演示
  
    
 

  






祈祷
  
  乡下的日子 也就像
  村外的黄土大道 时光的叶轮
  飞转:忧郁 单调
  缺少曲折的延伸叫我惶惑不安
  
  每当世界甩掉它的白色外套
  我点亮小小灯盏:弱小 孤单
  却顽强撕啮着狰狞如狼牙的黑暗
  就像我 以颤抖的思绪
  敲响大地火星般的语言
  为了迎来有信心的明天 我祈祷
  
  火焰 大风斫不倒的
  高山 一把利刃斩断所有道路的
  巨流 一张被涛声洗得发白的
  帆 那暧昧得使人发狂的日子再不能容忍
  我的祈祷必须是
  
  墨汁浓缩成的一个
  黑点 扑开两翅
  覆盖所有的黑夜和白天
  它的名字:鹰
  


  九月葵花
  
  身披火焰的九月葵花 田野上
  带着它硕大的头盔 嘎嘎转动着
  这大地的舵盘
  率领秋天驶向黄金的港湾
  嘎嘎转动 跟天上的葵盘
  互相啮合 两只黄铜的齿轮
  恰似两粒纽扣
  使天地之妊娠的最后安静
  小心翼翼地保持着
  
  ………………………………
  以饱满的情绪碾过
  我心的十二时

 










蓝水仙
  
  蓝水仙
  是你的眼睛
  是碧波里轻轻揉荡的夜歌
  是你天蓝色的温柔:亭亭玉立的
  
  蓝水仙。
  在我梦湖里绽放
  你有云彩脱下的轻盈
  你有玉蜻蜓翅翼的透明
  你使我的欲望温润
  胜过白鸽子的心跳
  蓝水仙啊,你借助波光的飞翔
  是一段善良的祷词,是圣洁的
  雪花的衣裳,轻轻地
  盖在我忧郁的梦上
  
  请予我清澹的湖水:
  甜蜜的睡眠,让我生命的蓝水仙
  娟娟地开放





夜 歌

  我是这般的狂谬:我荒旷的呼吸如一片寒林默矗于磐石的夜,我心灵的独语如巫觋的咒语中妖妄地膨胀的红月亮。
  我是山中人假想的形骸,骨节上闪烁苍白如雪的清泽,我的筋肉发肤崩溃如被倒戈的王座的哀叹。
  我是被冷冰幽囚的古海,我飘扬的早生的白发恰似飞射交织于水光中的闪电,恰似狂欢的海燕四掷的惊叫。
  我是炼丹人的金炉,我是尚未压灭的炉底的一朵绿焰,我是雾岚缠裹的干将,我是折断翅膀的蓝幽幽的剑芒。
  我是狂人煽起的咏歌,我是接舆的狂歌,我是嵇叔夜的长哭,是青莲斗酒浇不断的愁肠,是龚定庵震碎狂飙之喑哑的控问。
  我是揭杆的隶徒,是怀素醉酣泼墨、龙惊电掣的狂草,是挟剑屠仇、为民除害的游侠,是铁骑金戈的大散关,是命乖数奇的李将军雪夜射石的一箭,是相如睥睨强秦的雄辩若簧之舌,是不破楼兰誓不还的腰下长剑,是醉卧沙场的夜光杯,是和亲单胡的昭君。
  是惊飞朵朵夜色的心灵电光,是滔滔的碧血,
  是补天的残石,未逝的精魂,
  是铭骨的一段恩怨,是史页间摇落的一点野性。是岩间摩过的一阵风。
  是毫不节制的沉想。我
  是这般狂谬的乐章。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