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 落荒而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冬日的湖(四首)

◎沙沙



<冬日的湖>

岸边的垂柳晃动着漆黑的
手臂。落叶褪尽,萆草收起善舞的
裙裾。波澜退回到远古之前
生活如一潭死水,困顿于冰层深处
已非一日之寒,这硕大的寂静里
一只麻雀停下纷披的翅膀,啄打冰面
仿佛你在操场上寻找糖果,一不小心
就滑出了命定的跑道,“为什么
总是落在春天的后面?提前支取了
寒冷的馈赠。”你停下来
涛声止息,鱼群潜入更深的湖底

<午夜的淮海路>

再回首时,握别的朋友们已经
不见踪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或者
更远的地方。可以擦肩的面孔
越来越少,这样的夜晚
是否有更多的人不知所措?
霓虹睁大眼睛,夸张地闪烁着华彩的
外衣,漫游在午夜的街道上,影子
在身后拖拽出漆黑的阴影,不时被
迎头而来的汽车,碰撞出变形的尖叫
孤寂,像一枚飞旋的落叶,藏匿于人群中
再往前十步远,一棵高大的悬铃木上
缀满小喇叭一样的花朵,上面坐着我的童年
我们已经散失多年

<试图忘记>

总是试图忘记你,忽略掉卑微的
出身。在出站口,我掸去身上的灰尘
简装出行,可以更快的找到澄碧如洗的天空
当夜幕降临,车轮碾碎纸糊的空房子
我看见,你从我的身体里,傲然走出
跟着一路后退的星光奔跑,随着慢慢寂寥的
矿泉水杯轻轻长大——
从一个句点,到一块岩石,从一个村庄
到我低声唤出的:我亲亲的家乡
蛰人的拉魂腔——

<在徐州站接站适逢雨中>

雨哗哗地下着,冲刷着
广场、人群.方形路砖显出
本真的原色。此时,天空灰朦
生命在旅途中充满变数
‘一切都是宿命……’
长久地注视,让你在行走中慢下来
这里或者那里,一样的冰冷坚硬
电话总是打给风雨中撑着雨伞的人
一列特快列车,给这个嘈杂的世界
带来了异地的声音——
惟有返乡的票根,能够弥合
那些时光留下的创痕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