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 ⊙ 的兰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7年1月的诗(三)

◎夏雨



《织布歌》

自从离开你后
我便热爱上了织布
不分早晚,只要有空闲,我就坐在织布机前
用时间做经线
回忆做纬线
织一匹比大地还宽敞的布

我要用它遮盖住我路过的那些人和景物
为了让布的纹理足够细腻
我一刻不得轻闲,仔细认真地织呀织呀
后来,我把怨恨织进去了

把思念织进去了
把沮丧织进去了
把祝福也织进去了
再后来,我织进去的东西越来越多,阳光织进去了
雨水也织进去了,

幡然醒悟织进去了,被你遗漏的那声鸟鸣织进去了
用金钱买来的时间和教训也织进去了
我送给你的真诚织进去了
你定义的恶俗织进去了
人间的虚伪也织进去了

我把事实真相织进去了,也把罪恶和善良的本质织进去了
我乐此不疲地织着这块诺大的布匹
迟早有那一天,我要把大地织进去
天空织进去,把你织进去
把我也织进去

然后,世界就是一匹花样翻新的布
热不热爱
它都客观地存在,并欣欣向荣
然后我要裁剪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2007-1-23-14:53

我不是我

我不是我,我是另外一个人
出现在人间
我有常人的思维和笑容
我有我的脸

圆润丰满,面对遥远的山峰和黑色的树
我的昨天还没开始
未来就已结束
我行走在今天。今天漫天一场好雪

白了少年头
但有一朵花如期开了
粉红的花朵,它有幸走进你的视野你的诗
它不是塑料花
尚懂得枯萎,所以它是鲜活和青春的

它的美好行为
艺术地向人类展示绽放和凋零的过程
而我不是我,我的开始在夜里
绿色等于黑色。我在树上
结果子,长叶片,北方冬天的漫漫长夜

出现在人世间
那遥远的山峰,黑色的树
我正在上面
象河流一样孕育和环绕着巨大的苦难
或卑微的幸福

2007-1-30


风景

石头也会呼吸。一缕阳光照下来
它喘了一口气
它的秘密无非是秘密,被另一块石头所泄露

北方的尽头
陷在极度思念中的人,所能承受的安静
不得不在更安静的正午
成为独一无二的生活

一些迹象表明,绵延几千里的北方
所有的石头都有可能飞上天空
它们内部的水,尚且懂得流淌。而水和那些
比水更柔软的物质
补充这个灰色季节所需要的温度和高度

被打开的缺口
就是伤口
在灰蒙蒙的线条和白亮亮的雪花之间
突兀着孤独和尖叫

而一个人的魂灵一直在前方引导着
写诗的人
她的胸膛曾遭遇过石头的袭击
一缕寒风吹来
她和石头一样,多么需要哭泣和绝望

2007-1-30

复仇记

我举起了手中的枪
瞄准百米之外的一棵树
没有扣动扳机

暗夜里的风吹来,我没有动
飘扬的雪花自北方的中间出现
我没有瞄准

有翅膀会飞行的鸟在视野里出现时
我动了动心念
还是无动于衷

天空出现彩虹时,我笑了
大地上的草绿了
我面无表情

我在等待更理想的靶子出现。这时天空飞过一块石头
确切地说,是一块矿石
我闭上一只眼睛

练习瞄准。但仍然没有打出盼望中的一枪
一秒钟过去了
二秒,三秒……一年过去了

当第二块矿石准时出现在空中时
我毫不迟疑地
收起了枪,回家了

2007-1-30

我想说的是齿轮

两个相互啮合的齿轮
他在这一只上
她在另一只上
他的一个齿,紧紧地啮合着她的一个齿

他的下一个齿,紧紧地啮合着她的下一个齿
看起来,他们合作愉快
或,叫两情相悦
一个完整的齿轮,在他们共同努力下,轻松地转动

于是,他们被安装在一只锃亮的手表上
看护着时光
一齿啮着另一齿,一秒紧拥着下一秒
不舍昼夜,唱着滴哒的歌

突然有那么一天,这只幸运的手表
被当然礼物戴在了她心上人的手腕上
那个他,从幸福的架子爬上去
接着生活的暗示,让那个世纪的雨
一直下呀下呀

“这巨大的暴风雨,和密集的爱。”
被齿轮啮合者
涂在飞扬的旗帜上。一个可以遗忘
但不能被遗忘的事件或时代

2007-1-30

冬天
  
连着两天了
外面一直下着雪
好大的雪呀,白白的,软软的
横着下,斜着下,竖着下
肆无忌惮。象蝴蝶,象梨花,象我爱的人的气味

满世界里飘
它们落在窗上
它们落在心上
五瓣七瓣地不融化,不柔软,不腐烂
但拒绝我的热情和手掌

我望着它们有梦想
相当于无梦想
我想说的是,亲爱的人,你在北方
有不说话的理想和不可测量的未来

而我一直喋喋不休,日夜不停地
绕着那片湖水走

2007-1-31

生活谱

连日来,一些影子向我移动
我认识她们
而我自顾自地梳理钟声和远去的暗香

我知道你也向我移动
但你们都不是为了靠近我。你们的窥视让我
加紧了生活的节奏
我要让我的美

发出回声。我要让我忘记仇恨和羞愧
凭借匮乏和陌生
让曾经握在手里的世界

在幻想中达到永恒。然后让我慢慢找回
善良和简单
让我披着长长的头发
在这个世界上慢慢地走

2007-1-31

标志

今天,我抛弃了大部分的想像
学会了拒绝的技巧
我的美,还在路上攀登。向上的力量来自自身

我成为路上的标志
一个移动着向前或向上的标志
身高不会越来越高,信念却要
时时更新和改变

在下一个信念来临之前,我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换一双新鞋子
用黎明的露珠擦眼睛
拍一幅自己满意的肖像,买一把锋利的刻刀
遇到一块象样的岩石时

要懂得心生感动和让爱象火一样燃烧
然后每向上一段路
就刻下一个只有你懂的符号
当我从地面升腾而起,在半空中

飞翔时,我要让自己穿上最美丽的衣服
带着最温馨的笑
向着人世间招手,但并不需要言语

2007-1-30


真实

一整天不下楼
楼梯依然存在。它所有的静默都在台阶上
比如冬天一直这样冷下去

南山上的树木看起来发白

萧瑟之后带来的春天,并不比你的逊色
比如我进山
大雪封路,但我有愉悦
引领自己

在那遥远而庄严的山颠,高和静的节奏
与我重叠
让我痴迷不悟的灯光,就在那上面

完全依赖一道墙
或一次对幸福的憧憬
让生活的线条或角度完全显现出来
比如现在的我

一直以自己的冷酷和执着
呆在楼上,能够一整天或更多天
不下来

2007-1-31

清河,替我迎接那走近你的人

清河,替我迎接那走近你的人
在一个又一个迷离的早晨
他走近你
带着整个北方的喜悦和安宁

他说着你的激情你的美
说着你给予他的欢愉和对远方的企盼
说着你给予他街道的干净
和尚阳湖岸边片刻的凝望和缠绵

他翻转着你的无字书
抚摸着阳光下的树干和那上面的斑斑与点点
光滑的物事
透过洁白的大米和紫色的葡萄所折射出来的光

那些红润的脸庞和绿色的水草
肥美的鱼,少数民族人民所津津乐道的服饰和清规
并不高大的山映照着他的背影
小镇上朴素的人们和一位好姑娘

清河,你替我迎接他,那个曾经走近你
如今却要远离你的人
你一定要留住他
告诉他,给予你的鼓励和发现、承载和牵引

告诉他,正如他被你宽大的土地
和无限的温柔所陶醉
而你的激情你的美
正悄悄覆盖着整个北方的喜悦和安宁

2007-1-30


离开你后

我砍断小路的尽头
转而走上大路
遇到十字路口,我凭经验辩认红绿灯
并向路人行注目礼

更多的人我并不认识
但我觉得他们亲切,我看到谁都想流泪
我看到什么
什么都象是我的故知旧友。它们存在的样子
仿佛陪伴我很多年

它们的纹理认识我
它们的气味熟悉我
它们的陌生迎接我
它们的夜晚浸入我
它们的独立教育我
它们的尖锐刺痛我,

看起来我很受用的样子,看起来
过了十字路口
我只需要向北拐,就可以学会微微地笑

2007-1-31


车过荒野

遍地荒草和枯黄的土地
一两只过冬的喜鹊,飞在枝头喳喳叫
我不懂它们的语言
但懂得它们飞翔的姿态

呼朋引伴是一种,寻觅回家的路是另一种
也有喜庆的成分
混在它们的声音中
年关将近,谁的心里都有一种渴望在滋长

我甚至在路旁的土堆旁
看到一只野狗,在张望。在它不远处
是一片垃圾场
想像不久前被我抛弃的一个玻璃鱼缸

和里面的鱼
会不会被运到这里
敞开的鱼缸口会不会突然变小
越来越小的时候

恐惧会不会让人类远离生活和清规?
车过荒野
一只喜鹊在追随着列车
不慌不忙地飞

2007-1-30


我读过一本书

我读过一本书,里面
有一个年轻人
把一只木箱放在了海边
我坐在岸边等候很多年。我没有更多的时间

去跟他讨论逻辑和存在
只是想像着他会来
告诉我,生活是多么地清白和美妙
然后教我
学会我所不知道的一切

我披着长发,不长皱纹地爱着年轻的他
很多人经过我坐的地方
也经过了那个木箱
沙子支撑着他们和我的思想
海鸟在水面跳跃奔窜

我日夜砌成的那堵墙
变成海水在流淌。它的功能保护我
成功地成为一个坏女人,一个恶俗的人
就象他说的一样

然后被人写在书里
先是被我读到,后来,他从书里走出来
来到沙滩上。和我一起目睹
海水和海风
在没日没夜地交流和碰撞

2007-1-31-15:30


密码

生活里的密码总是太多
我记住这个
却忘了那个
直到有一天,我把所有能设定的密码
全都置换成相同的数字
它们才被我记住
但我知道
终有一天,我会忘记它们
就像忘记某个人
让我无法取出诸如:存款、信件、

故乡的风景、电话里的友人、屏幕后的秘密、
隐匿在生活背后的
一堆不可告人的好事或坏事
终有一天,我会老得不能再老
生命嘎然而止
这些密码也就成为再也无法设置
而人类也无法破译的绝密文件

2007-1-31-0:16

《除非》

他在加紧时间赶路
下雨了。前面的天空也在下雨
但他急于冲进雨雾中

前面的雨水也湿润,也曾倒挂在晴朗的天空中
它们冲洗这儿
冲洗那儿
似乎,机械化的设备
只是机械地、争分夺秒地将一种事物

简化成另一种事物
就象没有一棵树可以拒绝新芽
没有人可以在雨水里
抵御湿润和寒冷

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除非他是一棵枯萎的树

2007-1-22-22: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