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 ⊙ 的兰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7年1月的诗(二)

◎夏雨



《黑牡丹》

在白色的画布上
画黑色的牡丹
用传统的绿色,画叶片

把一枚硬度和纹理相对突出的叶子
画在根系上
一枚娇柔嫩绿的小叶儿,画在花蕊上

让这幅牡丹
成为独一无二的花中之王
有人欲花大价钱买去
开画展,被毫不犹豫地拒绝掉

我要把它裁成布片
做成旗袍,等着南方那个寂寞的女人前来
但就是不卖给她

2007-1-17-1:18


《后来的状态》

终于可以争吵着离开
离开后
的争吵不再是争吵,它们是无言的
变成等待
不是进入一种高潮
就是跌入低谷
我的愿望是
它们要能凭着它们所具有的分贝值
变成一种植物,
随便哪种植物都好。只要它们的根扎在泥土里
我就能保证那些动或静的词语
变成蜥蜴或蚯蚓。你说过,这些虫子越多,对人的伤害就越大
我要让其中一部分虫子
没入土地
另一部分被异化为同类,随我来到四楼的阳台上

2007-1-17-2:26


《突然长大的屋顶》

是的。厌倦了突然长大的屋顶
和上面的睡眠
它的侧面,有常青藤攀延曲折
但对生活
已造不成太大的利害冲突

沉静的人,不要爱上这里的任何一个房间
它们有毒
在里面疯狂地制造漫延和封闭的帐蓬
一个人捂着胸口已多日

那不是假象。我以他尚未完全退化的良心
的名义作证:他中毒太深
他在叹息
你不要被随后响起的音乐遮蔽双耳,还有另一种声音

需要你要仔细辨听
你不要被纯真的外表迷惑住眼睛
那海底升起的明月
或朝阳的牙齿,都有落在柳梢头的可能

你不必太亲近厌倦,你要学会不明原因
或永不知真相地
离开生活和真理对你的预言和警告

2007-1-17-2:43


《依赖是一根刺》

深深扎在生活的表面
当我面对前方,倾心于它给予我的诱惑和光明
当我面对后面,依赖于它曾给予我的可靠和背影
总会有那么一天
的那么一刻
我会处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区域
不能准确地选择
处在光明与阴影、诱惑与可靠的交叉处
那以,它们变成的刺
会一齐向我射来
全部扎在我身上
没有应声倒地,是因为我是硬挻了三分钟之后
才匐然倒下的

2007-1-17-2:55

《要多久我才能继续这个结局》

一块石头,在内部成熟并流淌
而我栖身的傍晚
已在清洗虫鸣
它们的沉默
被弯曲的街道集体行走

却被另一些的它们自己深深沉迷
严肃的山峰,象感叹号投入水底
下面巨大的影子
是一滴水
十滴水、或更多的水,在边凝固边迟疑

仿佛那些足以致命的坏消息
带给她轻松的话题:在路上,如果不挤公共汽车
你就要大声朗读
夕阳无限好,我只要这个完整的黄昏!

2007-1-18


《远方》

思念的最后一层
还没出现。我拜望它并掩护着它
要深入浅出
象脚下的路,要一直在那在安静地等待
一步是远方,二步也是
而原地不动
也是远方。守着远方,心怀大恸或大善
靠近前来,或没人能靠得近
喧嚣的河流和随滚动的地球
一起滚动的山峰,都在最后一层思念的包围里

2007-1-19


《碎片》(二)

你是那座山
我是水
你足够高。我有信心让水足够大,但我没有巫术
我要依靠自然的力量
冲向你
你不要露出微笑
我触摸到你的脚了,触摸到你的腰……
我学会了象河水一样拐弯
我要包围你,但不摧毁你
在你无处可逃之后,伴着美丽的浪花给你起一个好听的名字
叫白岛屿

2007-1-17


《湖》

不是那片湖水了
我认得那湖里的鱼
和湖边的木屋

你栽下了一棵正开着花的树,你砍下了它
向南偏北的那一枝
你又砍掉了向上、向左或向右
随便长得很好的一些枝条

还在树下种了一些不知名的野花和青草
养了两只水性尚好的野鸭或水鸟
它们不使用人类的语言
你不用开口
应对它们的声讨

留下的小路或影子
是我在小雨微醺的傍晚散步时
看到的最无聊的事
而蝉声,正以单一的曲调重复着它无以盼望的
落寞和盼望

2007-1-19


《静默的河流》

这一次,幻想的插曲变成凶器
刺入生活的骨髓。现在
生活的前后左右都是灰尘
和鲜血

留下来的影子
总有些发暗
笼罩着空气的房子里
我的手曾轻轻抚过苍白的嘴唇

你说到一张照片,泪水就滑下来
喂你吃下的毒呢?
绑在你身上的绳子呢?
安在你身上的定时炸弹呢?

静默的河流。极地。那些植物为什么不飞起来?
“好好生活。退回到过去。”
没有缆车渡我们下山。撕裂的疼痛已成型

2007-1-18


《不是眼睛看不到》

不是眼睛看不到
是距离太近了
不是拉不到你的手
是幻想的影子包围了我。使我的心
象一枚有纹理的钮扣

揿在你的胸口上。一个人瓦蓝的天空
飘浮着冰块、雪花和青草
道路短得象门槛儿
抬腿而入,忽视了皮肤下豢养的狮子
和它怀抱的枪

屋顶也下雨。所有的孤独
纷纷反对荒凉占据这有人的空房子
可以让青草或呼呼生风的人
象雨水那样落下来,然后让它们在陌生的城市

找到回家的路
背叛和爱情,使大海起伏成一张虚假的床
那哗哗啦啦翻滚的海水
永不妥协地冲向沙滩,意在冲垮由无数坚硬的
沙子
组成的海岸

2007-1-19


《我正在来时的路上》

远山,黄昏
路正从脚底下出来迎接我,并打量我
多雨的时辰,风在我的糖浆里
漂荡。天空是镜,它内部的休息日和那个
浑身甜味儿的人
将睡眠搬到屋顶
时间又回到梦中。你怎么还在跟我吵?
难忘的过去那也是我的秘密
象果实回到树上
慢慢成熟,慢慢消失并永恒
再没有人能打动我
你告诉我的,你没告诉我的,都已是旗帜
正鲜明。我的手还在向前伸着,我的眼睛
看着你的眼睛、你的生活和那株茂密的苹果树
阳光还要再出来
苦难让我长大,成人的时候
我要在山脚下拥抱着你,然后一起踏上来时的路

2007-1-20


《小镇之忆》

终于坐在了水边
小镇的水,小镇的天空,和那些白花花的阳光
坐在台阶上
看水面反射眼睛里的光
这里没有百合和玫瑰,但有小鱼和水鸟
缠绕的绿水草
在水底,象我的胳膊
缠在你的胳膊上,但没有人看得见
那些风走了,那些雨没有来
紧挨着,不赞美天空或周围的大好春光
我们只低低地说着安静的话
然后拉着彼此的手,晃呀晃

2007-1-20

《你是天空》

你是天空
我是大地
我和你并排躺在宇宙里

你宽大无边,我一望无际。只有或圆或扁的月亮
象个跳蚤,来来去去
搅拌着我们甜美的梦。在梦中
我们又拥抱在一起

空气散发出雨过天睛后
新鲜泥土的气息
而太阳也出来了,仿佛刚出炉的面包
金灿灿的,充当了我们的早点

的同时,让我们睁开眼睛
看到,这小小的面包,轻轻地就碾碎了年迈的宇宙和上帝

2007-1-20-22:45


《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
我就只能一步一步走路了
只想迈出左腿
等左脚站稳了,才能迈出右腿
如此循环往复

抵达晚宴时可能要迟到了
但我再也做不到象年轻时那样,三步拼作二步
或一路小跑
我只能一步一步下楼,一步一步赶路

我知道,即使这样
回来的路,也已经不是我走出去的那一条了

2007-1-19-0:08


《我的减法有着孤零零的伤口》

找到了一座木房子
赋予它孤寂的品质
然后我来了,带着减法而来

有了人的木房子,并没有燃烧的迹象
它比它自己更孤独
模仿了石头的纹理,但气质依然象一棵树
裸露着孤零零的伤口

但我坚持着减法,强制自己不走出房间半步
我的脚
从门到窗是十四步。窗到门也是十四步
十四减十四

约等于十四或二十八。它不等于零
我的减法在爱情的炉火中达到纯青。仿佛挥挥手
风吹雨打,光照铁轨或台阶上

2007-1-19-0:30

《暗香浮动》

夜在左右,在一种等候之中
由前到后,她在数石子,数枝条,她看见
她的好正没来由地出现

不说话。不象他说的:你肯定会再反复
她只是不停地在数前、数后、数她自己的颗粒
石子还是那么多
枝条还是那么多

她高跟鞋的脚步在夜晚的大街上
将梦敲醒。并露出醒目的洞
她抚在他胸口,她说话。她不说话
她看着血在血管里缓慢地流
她在那个洞口里跳进去,跳出来

发现一个密码。一座湖水在升腾,而时光
陷在涡轮里,他的秘密无非是他的
她睁开眼睛而无人看到她,那种芳香正坚定地
弥漫在整个安静的等候中

2007-1-20-21:18



《障碍物》
  
四周空寂无声
她站在那里,孤零零地感觉到拥挤
和窒息

后来,另外一种力量前来帮助她
先是以强劲
吸走了围绕在她身边的莫须有的杂物
然后试着吸走她身上的灰尘。“轻松多了,请继续!”
她微笑着请求

于是,那股看不到的善良的力量
又吸走了她的影子
接着吸走了她漂亮的红外套
吸走了她的鞋
“请继续!”

接着是她的头发,她的手表,手,脚和皮肤
然后是眼睛,耳朵,鼻子,额头
“请继续!”
欢快的声音响起来

接着她的血液被吸走,她的筋膜和骨头
脂肪,肌肉和内脏……最后连一滴水也被吸走了
的时候,她感到了轻松和舒畅

而大地
头一次没有隔阻地迎来了清凉月光的普照

2007-1-22-22:21


《赞美月亮》

又白又大的月亮
是一滴雨水逆向飞行时不小心落在了天上
它时而忧伤
时而欢乐

忧伤时它把自己藏在地球的阴影里
欢乐时,它在天空空洞的面颊上画一个
圆圆或弯弯的痣
它于夜晚的酒桌上
醉眼赌徒,做一个狂欢者

点亮路过每一个幸福的家门时顺手偷来的灯盏
摆满天庭
并恶作剧地让它们充当
天空干净面颊的雀斑

让人间所有的人
都仰望着他们的灯和天空的笑脸,指指点点
没有怨恨
只有赞美和感叹

2007-1-22


《我老了》

时间不允许我,再轻举妄动
对你的回忆
就是一道小溪
象我血管里流淌着的小溪

我双眼昏花
看不清草地上飞舞的蝴蝶和蚊蝇
看不清草地上的青草
和它背倚的青山

于是,我用爱,搭了一座小屋
一个门,一个是窗口
我打开,再关上。我一直横亘在进或退之间
仿佛左手和右手

反复揉搓。左手仍然是左手
命中注定,我只做你默默的注视者

2007-1-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