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 ⊙ 的兰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7年1月的诗(一)

◎夏雨



《我选择》


我选择放下手臂
选择告诉你,不要模仿已经发生过的事故

放弃写下保证书的机会
选择用双手捂住时时准备爆炸的心

我会在净化的水里洗净双手
然后抚摸一下心爱人的额头

告诉他,不要让生活的重负压在胸口
让年轻的躯体和思想,浸泡在消过毒的真、善、美里

然后让幸福更新现在的时日
让未来远离离别之路

让人类经验的回声,轰鸣在美好的憧憬中
让我们去做与诗或磁铁类似的工作

让我们的翅膀能够掠过冬天的寒冷和误会的路口
时时听取古老的音乐节拍所发出的建议

让我们成熟的心
成功躲避藏匿于丛林里的野兽的袭击
和落在青草上花蝴蝶的缠绕

让我们放下的手臂,指引地下的积雪,不要仿佛沉静
变幻着身份冒充温暖的使者

阳光出来的时候,我要坐在天空下
仰慕那一碧如洗的蓝
那是我的秘密呵,那么地蓝

2006-12-31-23:57

《钟声》

我终于要写到它
因为我正身处2006
准备步进2007

在这新、旧交界的地方,我需要一种媒介
的引领
每个人都在照料自己
只有钟声
现出喜庆的节奏

它一路抛撒细屑,让我
所经历的历史
染上玫瑰的色彩
圆形的屋顶成功模仿了一次黎明

你无法预防的事件,包裹了一粒种子
在钟声响起时
于它的尾音处,潜入太阳的花园

所有人正在准备着
超值的喜悦
寂静象一座钟,正在撒发前瞻并美妙的音符

2007-1-1-0:04

《在夜晚,一场大雨从天而降》

它不是湿的
却是冷而黑的
将一条道路淹没

这条道路,正在消化着原来的道路
你会听到一些沙石的声音,一些水泥和水
风来不及吹走的车辙
一块积雪冻僵的尸体,还有一辆汽车
满载快乐而去的歌声

最忠诚的一年,或两年
它的伤害是没有受到伤害
它看到的道路上的霉斑,是喜鹊的家园

远处的海水空自泛滥
那只是生活在生活之外的人的一次不着边际的出轨
时间会让它们一贫如洗
并证明巨大的怨气
于他们是灾难,但没有发出来

我走过的这条道路,曾被青草或肮脏的雪们占领
落脚之地如今站立着灯柱
妄想已被铺进道路底下
全新的爱,更平坦、宽敞、且伸向未来

在某个夜晚。我看到一条道路
正在向黎明请教。这在近三十几年的历史中绝无仅有

2006-12-31

《巨大的树干长在虚无处》

从何处飞来的石子
击中了枝叶?天蓝色的背景在故事的马车中
起身。车辙正好是痛苦
我们都做文明人。车门关严,前面是北方
傍晚以外的树都挂满了红灯笼
我们是自己的拉锯者,也是冬天寒冷的争夺者
风鼓荡的方向
有种子在发芽。“每件事物都有一个时刻表,
只要你能发现它是什么。”

2006-12-31

《我看到的一些场景》

一个人忙碌的身影
是人们正在谈论着的命运

逝去的季节,礼物
是一张圆桌上的铁轨
呼啸着从远方运来消息
再把花桌布上的秘密带向远方

被车轮子撞击出的火花
是口舌之争的导火索
有人把手放上去,引导火车的牵引者
那正是命运在其他情景里
交融的一场命运

一直分不清那个不语者是谁
仿佛很久没有相聚在一起讨论的一串串数字的迷雾
跳舞的符号撒在角落里,被岁月掩没

但它们是喧嚣的,温暖而暧昧
悲哀而害羞
窗外有六角花瓣飘落。我看见一个人站在玻璃窗内
正在解读某个朝代的隐喻或失落

2006-12-31

《我象一滴水那样醒着》

不想睡去
是因为天气太冷了
我所能够想到的御寒方式
实在不多

加柴是一种
搓手是另一种
努力眨着一双眼睛,不让它们闭上
也算是一个不太高明的办法

没有好奇者将这滴水放在风里
不会有更多的人围观,并露出人类冷漠的表情
熄灭的灯光也不会私自泄露
一个温暖的出口

像一滴水那样醒着
闪着水一样的光泽
什么时候,能像一滴水那样安然睡去
并保证与这个冬天格格不入,又和谐相处

2007-1-3

《2007年第三天》

这是新年的第三天了
冬天依然年轻
它散发出的寒冷,将阳光的红丝线冻僵在半空中
我的手在空中稍低的地方
停留片刻。试探着
想要解开一直的迷惑:
阳光还是不是阳光,寒冷还是不是寒冷?
如果,它们都已不是
它们本身
那么我的手,是收回来
还是继续停在半空中,而只让我自己抽身而退
成为陌生人?

2007-1-3-22:04


《我看着你的眼睛》
  
你在看时间。噼哩啪啪的声音传出很远
战争在上演
道路长出轮胎

躲在后面的人
说,自己的伤口没有鲜血和痕迹
说,日子被记录,裂缝泛出海水

而数字串起的生命链,让褐色山峰
下满了绿色的雨

2006-12-31


《晚钟》

许多声音会被空气传播
许多声音被听见

她在往后退,这一年的状态
棉花变成纸
握紧的拳头再松开
仿佛是恶人,坐在板凳上面目清秀

微弱的请求持续很多年
忙碌和刻板。穿上花衬衫
斑纹状的思想
被温暖的看台所提升

拒绝是艺术。爱情里充满了车辙的味道
“那个好人是谁?”
“门外有很多值得信任的好日子!”

她要做比声音还响的晚钟
在教堂里,完成由旧年到新年的完美过渡

2006-12-31



《与仇人书》

当我决定与你们对峙
我就顺手打开了一片开阔地
我没有手持长剑
没有带着满心的仇恨,或传说中对你们全部的诅咒

我面带微笑而来,看这片开阔地上长满青草
但我没有闻到青草的味道
这是冬天,它们和周围的植物
早已花败草疏
零星的积雪,在寒风中闪着亮光

我先欣赏一下这里的风景,再想象一下
远方大海的波涛声
或北方某个旅馆里瓷器碎裂的声音
然后一直在这里
拿出一些种子

在你们回家必经的路上
种满鲜花,希望在以后的岁月里
让你们时时能闻到花香
让我时时能够忏悔:当我决定与你们对峙
其实我就已不再是一个善良的人

2007-1-1

《我在梦里说到滑道和冠军》

那是一件愉悦、堂皇的事
忧伤从早走到晚,两条水路并排向下延伸
山洞里声音大

只有我还在滑道上,弯曲着向上或向左
多余的时间,开始等待
生命的质地突然柔软

凸或凹的柔软
在焦躁。我在滑道,打开了世界的美妙
你清淡的隐忍是个好兆头。没有人遗憾,他们在鼓掌

而你举起的奖牌,彼地此时
映红了我的脸


《深度安静》

有人热衷于安静
假想的生活,抛弃一个人

在最需要的时候
他让其保持安静
安静的碎片太碎了,砸伤了一个人的眼睛

不用看也能看得清
冬天已不需要寒冷
她有一颗冰冷的心,懂得沸腾

于是就沸腾了,像一锅沉闷的空气被提升了温度
下雪,刮风
让夜晚提早到来,并延长黑暗的长度
她知道,被栓上安静碎片的人

最终得到了彻底的安静。而她是在安静之外
被找到的
那时,她正忙碌着整理碎片的尸体
来加深她的安静和理解安静的深度



《冬天的夜晚》

总是指责自己
想像力不够丰富,无法在这样一个冬天的夜晚
给自己足够的理由
爱一个人,或恨一个人

爱和恨
总是没有足够的界限。到底是
渴望爱一个人
还是恨一个人
而这个人,是一个人,还是二个人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很早
走得很迟
打开一本漫长的书,象慢慢打开了自己
从头到尾,没有找到要爱的人

最后,恨上了自己,这个夜晚才慢慢燃烧起来


《碎片》(一)

没有威力的子弹
被装在愤怒的枪膛里

连同板动枪栓的人
一起
爆炸

《失眠的人》

失眠的人有纯粹的想像
整个夜晚
她没有看到传说中的绵羊
都说一群一群的绵羊呀,雪白雪白的
她找了又找,找遍了南方和北方

南方以南她没去,她说对那里
要学会冷若冰霜
北方以北她也没去,她说从此
要对那里敬而远之

在南和北之间,她到过城市的旅馆
乡村柳条围起的栅栏小屋
到过整齐划一的街道
蜿蜒曲折的乡间小路
房前屋后门里门外,遍寻未果后
她来到那座向阳的山坡上

一座尚没机会长出青草的土堆
土堆背靠着的两棵不算粗壮的白杨
她怀疑有一到两只绵羊会躲在土堆旁边
跟她捉迷藏

土堆里,躺着
她尸骨未寒的母亲。小羊有厚厚的羊毛
也冷啊,也来此寻求温暖
她甚至发现一只小绵羊见到她就
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2007-1-17


《桃花就要开了》

她是自己的罪犯
但他的话,是一把双刃剑
也是一把锁。她被锁在那座没有围墙的监狱里
怀抱着那把双刃剑
象模仿。象生活。象走火入魔
他制造一种释放的假象,实则是抽刀断水
他一向把她看成是水,雨水,冰水或雪水
在一个花蝴蝶和蟒蛇
一起在青草上缠绵跳舞的时刻
她终于越狱成功
成为一名逃犯。但她并不想逃得越远越好
她只是在逃跑的路上,一步一步慢慢走,
说:桃花就要开了

2007-1-17

《我在冬天,在夜晚》

我在微笑,在抚摩
我在温度上
我看到天空,看到墙壁,看到对面楼顶的风

我想象陌生城市的草
熟悉小镇的家
那座位上的年轻人;演奏家;渔夫和沙子

还有一面镜子,一个想孩子的母亲
我错过的一辆车
一座山脉
遇到的那个在危难之中
救了我,又欲以同样的理由伤害我的坏蛋

我与之对话的人,可以是记错了年代的夏雨
或老子。那些尘埃
小蚂蚁,断裂的指甲,跳动过快的心
远方的铃声,记在纸上的罪证
教堂的钟声,又大又白的月亮……

我在冬天,我在夜晚
我早早上床
睡在刻度上。所有的
事物都在梦中,被我一一指认

2007-1-17


《一个人从梦里移出来》

一个人从梦里移出来,到达早晨
眼里的生活
在高处。很小,没有长出叶子

被看到的人
从对面房间走出来,说了句:“早安,你!”
偌大的房间
空气的流动明显加速

这个“你”,经过昨晚而来,难道会比昨天早?
倘若她迟起,她会迟过明天?
如此,更大的病症遭到误诊:午夜三时

她从一个梦跳进另一个梦里
曾清醒了三秒
时钟划过时
她在哪里得到拒绝或温暖?一直向上的

想像,在她超前的意识里
纠结在一起
而那个时刻,将成为剑拔弩张的最大争议

2007-1-17-0:23


《新变形记》

说到甲虫
我把乡村生活的记忆全部翻一遍
那些叫得上名字
或叫不上名字的有壳的虫子,全部成为甲虫的新形象

后来,象说到海水
就会想到蓝
说到时间,就想到钟表
一提到甲虫,有人就会想到卡夫卡

卡夫卡是一位超级魔术师
把一个活人变成一只特立独行的甲虫
招摇于人世间
后来再看到甲虫,我用一秒钟想到卡夫卡

再用将这一秒钟打一折的速度
回到童年的想象:
无论硬壳、还是被太阳晒软了壳的甲虫
无非就是那些瓢虫,屡壳郎和蟑螂,它们永远也不可能变成人

2007-1-17


《一个没有时间衰老的人》

一生都在穿越旷野
寻找
向每天升起的太阳,报以认真并热烈的拥抱
跟着长大
带着智慧的雏形

看花开正香,河水东流
看风吹树叶,小动物们天上地上各自施展看家本领
青草们拥挤着迎风
另一种香,
和着上面露水的味道

下一场好雨,滋润蘑菇快长
加一份思念的力量,把天空的颜色想得更深
也可以做些俗事:
上学,工作,烤一个焦黄的面包


爱小东西,爱家人
爱所有跟熟悉的陌生人
有关的前后左右,和赤、橙、黄、绿、青、蓝、紫

2007-1-17-1: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