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玉丽 ⊙ 赵玉丽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06年诗

◎赵玉丽



《幻火中的情侣》(三首)

烧吧,永恒的火!
烧吧,耀眼的火。
来自幻想的火焰
来自火星,来自少女们的明眸
在婚床上,在坟墓中。让我们精血交融。

在情侣们必经的道路上
从美貌女人的娇容上采集的火种
烧毁我的嘴唇,并在
彩虹般的床单上攀上爱的顶峰
完美的情欲的极致——

我必死在火焰中,但马上
会有无数少女接替我
飞蛾扑火般投入男人们的怀抱
她们黑发如漆,明眸清澈

啊!烧吧——
火焰中的一千种痛
我正品尝,一千种噬人的甜蜜
令贪婪的情侣们神魂颠倒
而我爱过你——,烈火作证。
2006年9月21日

《说吧,你爱我,用你眼神中的火?》

说吧,你爱我,用你眼神中的火?
说吧,是爱还是爱神的死
是深情的玫瑰的嫣红
还是迷人的情愫蓦然变灰
——至只剩乌有的灰烬。

这难以驯服的心,在黑夜里
曾甘心只被你驾驭
那般温柔,那般诚挚和甜蜜
如今只能在痛苦的迷雾中品尝泪果

说吧,你爱我,用你眼神中的火——

说你不屑再用曾暖过我的肩膀
去诱惑和轻挽别的姑娘
说你爱我,用你眼神中的火?
像我俩初次在舞会上邂逅那样——
2006年12月11日

《等待》

每一声门铃的响声我都以为是你
每一次脚步声的响起我都以为是你
可是是风的声音不是你的声音
可是是泪的手指抚摸我不是你的手指
过去的时光曾有过多少电闪雷鸣
孤独陪伴了我的青春岁月
也有人曾在我的园中种过无私的玫瑰
可是它们现在却全都枯萎。
期盼不上了——
我说,爱,走吧,离我远点。
这样我才不会因为曾得到了什么而失去
我才会感到拥有了自我就像拥有整个世界
2006年12月22日

《我和一个老妇人结伴而活》

这个世界
这个唯一的世界
只有一个人、一个老妇人
在用心等我。
当我清晨出门或暮晚归来
听到我车铃声,家门会急切地打开
紧接着,是她呼出我的乳名。
因为我们结伴而活
自葬礼之后,她望我而活
我望她而生。
有时,我想变成她手掌上的那只猫
在雪天相互取暖
我感觉我就是那只猫
在她深爱我的手掌中在雪天
在有生之年。
但愿她爽朗的笑声永远回响。

我会深深地深深地深深地
在她睡熟的耳边
轻唤她:母亲,母亲,母亲。

2006年9月8日
《散步归来》

水仙花从天而降!
给那在垃圾桶中寻找食物的人
给那胸中荒芜得没有一座花园的人
给那为追逐金钱和利益而疯狂的人
给那在官场上尔虞我诈的人
给那在寒风中哭泣的人
——一束充满了未来希望的水仙花
姑娘,那是你镜中美丽的容颜
想一想你是那么地幸福
世上那么多的人爱着你
诗人啊——,这么点儿孤独又算得了什么!
2007年1月3日
《年老色衰的女人》

年老色衰的女人
走过记忆的窗外
曾经骄奢淫逸的四肢
如今每一寸松驰的肌肤下都裹胁
        着叹息和岁月的风声
大地缄默不语。

“他吻完了你,又去吻别的姑娘”。
你们辉煌过的记忆如此短暂
情侣们纠缠不清的肢体像茂盛的森林
在你乌发的云和青春的旗帜里

年老色衰的女人
依旧会在生日那天收到鲜红的玫瑰
在人生道路的尽头——
那会是一道火光,照亮了她的灵魂
她一定会又悲又喜,——因为——
爱情是女人们最珍爱的东西
2006年11月16日夜零点


《太阳准时地醒来》

太阳准时地醒来
它驾着金黄的马车打开黎明的大门
车夫是严肃的时间老人。

白云在空中俯首,看见
监狱里盛开着忧郁之花
幼儿园盛开着喜悦之花
某些人的地狱,
    某些人的天堂——
白云在空中无动于衷
宛如上帝。

太阳准时地醒来,它在提醒
真的——
也许我们一生什么也不能留下。
2006年12月22日

《雏菊》
浪漫的  细碎的  唯美的
高贵的  秀美的  灿烂的
闪耀在污泥浊水旁
在我的头脑中呼之欲出
即使梦想破灭也永不陨落
每天一束,在我的门外,用光芒的手臂
假若你吻我,我便绽放
抵达理想之境,或摇曳于天国的完美
2007年1月6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