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玉丽 ⊙ 赵玉丽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贺兰山•诗刊社第22届

◎赵玉丽




《春日序曲》

躺在紫云英铺就的地毯上多惬意!
手执晨报的年轻人,是我,或另一个你
鞋底沾着亲爱的乡村的泥泞
如果这时恰好有姑娘、鸟儿和云朵相伴
河流变换着姿势苏醒
那么这些翠绿的草地便绿如翡翠
穿黑衣的树木在晨雾中
——这大地上广阔的自由和安宁多么动人


2006年4月1日

《湖畔的情侣雕像》

哦,如果能够,我愿和你肩并着肩
变成湖畔的情侣雕像
让人世间最恬淡的柔情永恒
温顺、无言
手够得着手,体温消失

哦,如果那样该多好,如果只有那样
两个相爱的人才能在大地上长相厮守
如果命中不能,坟墓里也
——不——能——

如果一切真的那般该多好
这样上帝的安排才比较称心
体温消失,心连着心


2006年4月5日

《吃乳鸽的时候》

款待我们这些游客的盘子里
是每人一只乳鸽

春风令人沉醉
而我要吃掉眼前这一个曾经美丽的生命

无数次地告诫人们
不要杀生,不要流血,尤其是对这么美好的精灵

它蜷伏着,毫无雪白的羽毛
我们相继吃掉它的头、脖子、胃、翅膀
吐出它们弱小的骨头

而我想像着它们生前
曾经也为了爱情而快乐,像我们

如果停留在人们的手掌上该多好
在返回的车上,没有人知道我为无辜的鸽子们哀悼


2006年4月10日

《幻灭》

天边的晚霞化为金色的烟尘时
多少人的青春已走到尽头

我们身上缠裹着的华美的丝绸
青春的色调在褪去,无法挽留

草木也知愁,霜染白头
枝头留下了挣扎、渴望的痕迹——

无人问津的诗篇,它为什么还要流出来?
它首先把我拯救,带出一年年降临的黑暗

被虐待,被流放到高寒地带
扼住马的喉咙,不让它喝到该喝的水

为众多多欲的心灵
没有一个是完全幸福的,深重的幻灭——


2006年4月13日

《婚礼,婚礼》

幸福的滋味溢出抿紧微笑的唇角
啊,成熟了,我的爱,我们的爱
爱神啊,请举起你金色的镰刀收割。
我们俩个并排躺在大地的婚床上,金黄无比。
情欲,来吧,把我们隐秘地摧毁
它赐我们爱,在爱河中死去
期待着这一天,披上金色的嫁衣
大宴宾客,一对璧人相互
献出自己
他们将度过蜜月、银婚、金婚,直至永远——
一只洁白的鸽子停留在窗台上
而眼下,我自嘲道——
我是一名和孤独举行婚礼的女子


2006年4月17日

《狂欢的季节》

威尔第的《饮酒歌》在为我们助威
筷子敲击碗碟作为鼓乐

卸掉了虚荣和伪装的双重外衣
酒精的成份使我们的皮肤焕发容光

阳光在我们的躯体上
碾过来
碾过去
在痴痴的鸟的眼睛里
是单纯的爱的暴风雨

还没有死去,还可以狂欢
找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山谷

这个像狂暴的公牛的人是谁
(她的额头马上要撞向坚硬的岩石)
这个歇斯底里的人是谁

在爱情和友谊中烂醉如泥
我没有说我要醒来


2006年4月24日

《萤火虫生涯》(组诗)

在夏夜,萤火虫总是放着光亮
仿佛月亮里掉下来的小火花。

就是在土壤之下
假如我把它掘起
萤火虫的灯还是点着的。

从生到死,萤火虫
身上始终亮着一盏灯
闪烁着璀璨的生命
无数个在人间
和天空中的星星相对映。

有一种光会自燃  譬如萤火虫
如你献身光明
孤身在夏夜里带着一盏灯飞行
脸上带着天使般的神气

人们能说些什么呢?
人们只能在它自然恒久的光明前
长久默立,而敬畏
油然而生——

每一粒都是一个小小奇迹
来,萤火虫,你来到我墓地
让我们相亲相昵
请加入诗人的行列
因为我们神圣的光亮多么相似!
2006年3月6日

《自传》

忍住
不被欣喜的马车撞翻

当辉煌的钟声来迎接我
只告诉那与我同一宿命的人

女人在世间依靠的无非是父亲和丈夫
而我什么也没有

孩子们放学了,潮水样的涌出来
可没有一个属于我

有过年少轻狂
一次精神错乱和二次自杀

喜欢茉莉的清香和蔷薇的绚烂
在人间,我的命是贱命,在草芥中
在诗篇里,我辉煌如女王

当人们从羊羔中指认并开始赞美
我是那最小最善良的
我的双膝跪在了地上

2006年3月8日

《亲吻泥土》

和泥土谈着无休止的恋爱
每一步都走在你怀里

因那埋着父亲的泥土也将葬我

太多的感谢要说  就像面对亲人
而我们什么也没说

我用星辰装饰了我黑夜般的长发
而你覆盖了丑陋的事物
并披上绿披风

不用出门就看见人们在你怀里
嬉戏、耕种,鸟产卵、啼鸣

当生命结束的时候
我睡在你怀里不说、不动
我用沉默的嘴唇送上的是最后一吻

2006年3月8日

《猫咪》

母亲被亲戚们接走后
和我最亲热的就是它了

在清晨把我绊倒  在腿间不停地缠绕
在我梳洗时,在一边哀鸣

它在世间渴求的是什么呢?
无非是爱,是温暖
这和人类多么相似,和我生存的目的一致

把异类的毛发留在我指间
我写日常的腐烂,也写一线生机

一个朋友说,爱人不如爱一个动物
因为它不会伤害你,也不会背叛
猫咪啊!这是真理吗?

2006年3月8日

《生命之重》

当一团火焰在眼前点燃
我能感觉到一支烟
在我唇上的重量

每当我站在镑秤上
它立刻显示的是我这个身躯的重量
生命之重和灵魂之轻
是个永恒的话题

多么重啊  这是肉体的重
是父亲葬礼上悲伤的重
是抱孩子在怀里的重
你送来的玫瑰枝上情意的重啊……
要我们每个肩膀于沉默中担当

2006年3月10日于武汉

《练习曲》

假若梦想都能实现
人们各自追求的是什么呢?
我希望,我的诗,至少
有一首在世上流传
那对修鞋的夫妻也不用再坐在角落里
而登上琼楼玉宇,迈入殿堂
蚂蚁不再是蚂蚁的苦命,而成为
梧桐树枝上的凤凰。人类长出翅膀
我也该在贺兰山上与诗友通宵达旦吟唱
岳飞的《满江红》:“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
假若梦想都能实现
就让人类升入云端,并向下俯瞰


2006年3月11日

《我见过你的美》

穿着雪白的蕾丝上衣,
睁开惺松的蔷薇花的眼睛
嘟起晨曦红色的嘴唇,花揪树般站在路旁。
你等待一个吻,由轻风从那位爱你的男士送来
当你还是一位少女,他爱你
超过爱世上一切。
当你成为妻子、母亲,或者厨娘、洗衣妇
他更加爱你
这种爱包括了我,同一个女性对你的爱
我见过你的美——,脸旁珠泪闪烁
理解了海伦的美貌引发的特洛伊战争
并且确信
是寒冷、是雪把我们紧紧挤压在一起


2006年3月11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