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玉丽 ⊙ 赵玉丽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6年诗

◎赵玉丽



《哀父亲(之一)》

父啊,死亡的阴影冰冷地爬上我的脊背
爬上我的膝
那里就地震般颤抖

你的遗物成为圣物
需要我用一生的泪水抚摸
那些眼看得见的、手摸得着的
都不再属于你
带着我的隐痛
你灰飞烟灭
历史灰飞烟灭
而你省下的口粮成为我终生的粮食

父啊,在世界的平静中
你离去的灾难不亚于地震和海啸
鸥鸟们奋力飞离冰寒之地


2006年1月14日

《哀父亲(之二)》

你不再与人情世事紧密相连
你退出。
开幕与落幕都再找不见你
——致父亲


在赶往郊外墓地的马车上
我不停地吻着熟睡的孩子
父啊,你将我们全都遗弃
死亡——,没人能逃过的网——
于是悲伤在我的喉部凝结
成抽泣哽咽的诗章


在夜间似乎是你将花盆秘密搬动,
——至暖房。它们仰起的脸
一脸冰霜
周围是白雪堆积的花圈。
它们消融,如同你高大的身躯
融化在泥土里。
那样一个爱在世上种植花草的人。

贫寒的亲戚手执一束稻草在冷雾中
如手执纪念的花束
报答你宏大的恩情
烤火吧,父亲


你的遗物成为圣物
需要我用一生的泪水抚摸
那些眼看得见的、手摸得着的
都不再属于你
而你省下的口粮成为我终生的粮食


父啊,死亡的阴影冰冷地爬上我的脊背
爬上我的膝
那里就地震般颤抖

在世界的平静中
父啊,你离去的灾难不亚于地震和海啸
鸥鸟们奋力飞离冰寒之地


2006年1月23日

《烤火的孩子》

你甚至搬不动一张椅子
是母爱把你的位置向火炉靠近

火焰在铁的包围中很安全
这个冬天因彻骨的寒冷被铭记

温顺的白猫和老祖母环坐在火炉边和你
这解不开的链条
使我仍站立在慈爱的大地

我是溺水者,凝视天空
仿佛抓住你眼神中的火花
才重回春暖花开的岸边

这个冬日你为何呀呀学语
你缓解的悲伤使乌云在房顶上散去


2006年1月20日

《古典园林》

让我嗅着青梅簪花,与  架上的鹦鹉
嬉戏
在楼前流水前,展读远方的信札
或者香汗淋漓,扑扇追蝶
在冬日围着火炉,与亲友们
薰烤鹿肉

让我跨上一匹烈马,射猎
一只顽皮的野兔,追逐
      它直至溪水旁、青林边

在竹林里焚香抚琴时
挑断了几根琴弦呢
在微波的船头吹箫的
是我灵魂中的亲人吧

让我步入善的园林、美的园林
在群山的环抱中安眠
世界充满了古时的美与善

饮酒至微酣,
招手即见侍女。
让我枕着薄薄的芭蕉叶入睡吧

2006年1月17日

《姐姐们睡着了》

蔷薇花色的毯子下面,姐姐们睡着了
仿佛深色的海藻旁,化身为海洋里的美人鱼
我兴奋的笔尖跳跃着
在我的笔下,
美人鱼们游弋在人生的惊涛骇浪里
为夜航的船只护航。
在我的笔下,
冬天的温暖和青春和诗歌不会逝去
姐姐们,精灵般的美人鱼呵
是世界给我的最美的印象
最初的印象和最动人的形象
我想起一位音乐家临终时的话:
“这个世界真美……”

姐姐们,我似乎听见你们在莎士比亚的露台上歌唱
沐浴着月光



2006年正月初一


《有车的人们多么幸福》

在我贫穷的祖国
有车的人们多么幸福

那些步行的、骑自行车的、赶着驴车的
或者挤公交车的路人
他们眼巴巴的眼神里
充满了羡慕
他们多想也拥有一辆奔驰或赛车
在高速公路上享受冒险和刺激
一次昂贵和奢侈的幸福

车越来越多
祖国也在风驰电掣的车轮中飞速发展
在这个经济转型的社会
车越来越不稀奇
越来越融入人们的生活

有车的人们多么幸福
可以带上没有车的人
比如我这个只会骑自行车的人
在诗歌的慢节奏里  我说
有车的人们多么幸福
直到人们都有了车
不再感觉到幸福
有车或没车
我们都是上帝仁慈的孩子

2006年1月31日初二

《死后》

现在,生命终于松开了他
他的亲侄子痛哭流涕
他的上司神情肃穆
在这之后,同龄的老邻居肺病复发
与他最亲近的老伴,再也感觉不到
那日夜相触的体温
夜夜温暖她冰凉膝盖的那只手。
她衰老的手将一只猫摩挲,品尝猫的孤独。
在它毫不知情的灰眼睛里
虚与空的雕像,
虚与空的哀乐。

雾蒙蒙的清晨
花圈炫耀,车队奢华
这是些悲哀的证据
他尽了一个人应尽的职责
这里安睡着一个好人
终于可以安息了,覆盖他的泥土是记忆的尘埃。


2006年1月31日初三

《梦见已故的父亲》

梦见父亲开着一辆运煤车
模样像年轻时一样英俊
死亡让你的灵魂又轻又飘
只是你的脸上闪过那么快活的光
你在梦中把亲人探看

爸爸,妈妈的失眠症犯了
你怎么就不管她了呢
我就要把你从沉睡中摇醒
用笔从幽灵的队伍中把你召唤

爸爸,你记不记得去年
你去邻居家喝酒
害得我们以为你失踪了像惊慌的老鼠
满世界找你
黄昏时你满面春风地回来了
像一个玩恶作剧的人

梦见父亲开着运煤车开远了
而我在车后一边哭泣一边叫喊——
你只是外出玩耍几天吗
你什么时候回家呀  爸爸

世上已没有了我可以再叫做爸爸的人
我们只能在梦里幸福地相见
此刻,疼痛和心酸扎疼了我的心
泪水像冬日的冻雨在脸上凝结
手拿刀子伤我的都是些我最爱的人

2006年正月初四

《跳舞的日子》

来吧,宝贝。我是你永恒的宠儿
我们的裙裾翻卷着蔷薇的波浪
红色的蔷薇。金色的蔷薇探出的脑袋
微微晕眩,发胀。患着热病
帆船在海上透出广阔的空气

我抬起舞步,似乎生活就有一个大改变
孔雀——开屏——,在风中柔姿曼舞
它女性的美闪耀,夺目。
三十几岁的年纪,才拥有这种日子
我渴望这日子已久。跳舞的日子。

陌生人的怀抱多么安全
在没有栅栏的草地上
各种飞鸟和野兽相依相偎,欢喜
跳跃
你的鬓发和衣裙飘散着回忆的香味

这没有男人沾染的身躯如此纯洁
总是透着茉莉的清香
危险的生物,向虚空求索着意义
越轨。越轨
用漂亮疯狂的舞姿作为回报
向郁闷平庸的生活讨得欢乐
宝贝,我毫无保留地爱你
这是我——,我的爱,请拿走。
然后蜡烛一样地点燃,不要熄灭

仙乐阵阵,鼓乐齐鸣
你们将用什么迎接我的来到
2006年5月16日
《忧伤覆盖的母亲》
——纪念父亲  献给母亲

视而不见。你不管
街舞的沸腾,不管
萨克斯优美的旋律
一次次企图把你拉进它的怀里
不管小狗在脚边跳着圆舞曲
不管紫丁香娇柔的身体发出甜美的歌声
亡者已逝。而你还沉浸在十八岁那年
你爱的人骑一匹骏马飞奔而来
桃花落满山坡。
公社的喇叭里传唱着那首《康定情歌》
而谁  能永远地在场?
你哀叹于两块磁铁的分离
母亲——,我不能,看着你
在悲伤的深潭里独自挣扎
老年的迟钝并未麻木你的意志
我想亲手采摘一束康乃馨
陪你步行到悒郁的墓地
祈求你不要再滴下金子般贵重的眼泪。

2006年5月26日
《父亲来过的塔林》

父亲的遗像里有一张是在
少林寺的塔林
像上的父亲是在我今天的年龄
走南闯北  人到中年
这里是父亲走过的路径  在塔林
我没有缅怀历代高僧
只想着去年亡故的父亲
我没有了的亲人
我的手里握着父亲握过的火
此时父亲在云彩里看着我
他的眼睛里全是祝福
塔林肃静


2006年5月21日

《最熟悉的陌生人》
——写给嫂子

从此窗望过去
只能看见你的背影
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爱的孩子的母亲

我想迈过鸿沟,送你
一盘蕃茄蜜糖,在炎炎夏日。
我想递给你一颗草莓——
     我绝对鲜红的心。

我的脸是僵硬的石头,被你扔进黑夜
为何你不爱我?我爱辽阔的人群和天空
却不为你所爱

除非在病房里,在葬礼中
你才能握住我的手,微笑或者痛哭流涕?

我们是亲人,我需要爱,像无穷无尽的
日子一样多的爱  嫂子
我唯一的请求。爱,爱,爱。

2006年5月24日

《紫丁香仙女》

她用日产的香水笔涂扶在我的太阳穴
把安利的喷雾洒在我发上
在我心底  全世界的女诗人就该是
    这个样子的:
美丽  优雅  说话带着磁性
银铃般的笑声  一身美德
在新郑夜晚的炎黄广场  我说
李见心  我叫你小仙女你喜欢吗
再也没有谁像我们的手抓得那么紧
她齐腰深的瀑布长发  让我想起
漫游仙境的爱丽丝
她说四十岁的女人是一岁的女人    多么经典
天在告别的时候变冷了
你在火车上受冻了吗  紫丁香仙女
在我心底
中国的女诗人就该是这个样子的
这个样子走向世界诗坛

2006年5月21日
注:此诗赠辽宁女诗人李见心,因她喜爱紫色,得此诗名。

《与蓝蓝聊天》

与太阳对视,我谦卑地垂下眼睛
你是领路人,我是瞎眼的盲人
你的词典里没有仇恨
对于万物和人类
只有爱与怜悯
坚定的勇士,支撑着梦想城
我觉得,连天使也在高空妒忌我们
他来传达上天的指令
古往今来的女人们都化作了灰烬
他却赐女诗人永生


2006年5月23日

《搭彩篷的节日》

踏着滑冰鞋的少年,欢快地
滑入夏季,伴着他的女伴
街头的小贩们开始兜售各种吉祥物
节日的荔枝像少女们光滑的胴体
豪奢的店铺里,男人们的微笑
令啤酒的泡沫四溢。
但没有一个肩头停靠我的忧郁
但没有一颗心灵为我狂跳
只有诗歌的灵感令我窒息
在节日前的紧张和喧哗里
我是最不被人注目的一个
没有谁欢迎我这晚归人
只有一只麻雀是我的同伴
因为生命如此炽热而孤寂


2006年5月30日夜8点

《博物馆》

在参观之前  我们这些天南海北的臭诗人
鱼贯而入  一位颇有些天份的女诗人
一直翘着傲慢的嘴唇  从不与人交谈
所有的人  几乎什么也不说
讲解员的喧哗和热烈被沉寂淹没
希姆博尔斯卡的《博物馆》和于坚的
《兵马俑博物馆》流传  毕竟
大师们的杰作令我怯步
这些史前的  石镰  石铲  釜形鼎
陶罐  陶塑羊头  祖先的遗物
我热烈地凝视  渴望留下属于自己
的诗行  在我的渺小里赞美世界
赞美青铜不朽的面孔
似乎还有希望  还不至于被淹没
在晴朗的烈日的海洋下面
一条渴望永生的鱼在叫喊
在历史的墨痕里留下来的人太少了
布罗茨基在《黑马》里说  上帝
他挑剔的眼光  像黑马
它在我们中间找寻骑手
2006年5月30日夜7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