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玉丽 ⊙ 赵玉丽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爱情诗十首

◎赵玉丽





《年老色衰的女人》
    
年老色衰的女人
    走过记忆的窗外
曾经骄奢淫逸的四肢
如今每一寸松驰的肌肤下都裹胁
        着叹息和岁月的风声
大地缄默不语。

“他吻完了你,又去吻别的姑娘。”
你们辉煌过的记忆如此短暂
情侣们纠缠不清的肢体像茂盛的森林
      在你乌发的云和青春的旗帜里

如果年老色衰的女人
依旧会在生日那天收到鲜红的玫瑰
在人生道路的尽头——
那会是一道火光,照亮了她的灵魂
她一定会又悲又喜,——因为——
爱情是女人们最珍爱的东西


2006年11月16日夜零点
《幻火中的情侣》

烧吧,永恒的火!
烧吧,耀眼的火。
来自幻想的火焰
来自火星,来自少女们的明眸
在婚床上,在坟墓中。让我们精血交融。

在情侣们必经的道路上
从美貌女人的如花娇容上采集的火种
烧毁我的嘴唇,并在
彩虹般的床单上攀上爱的顶峰
完美的情欲的极致——

我必死在火焰中,但马上
会有无数少女接替我
飞蛾扑火般投入男人们的怀抱
她们黑发如漆,明眸清澈

啊!烧吧——
火焰中的一千种疼痛
我正品尝。一千种噬人的甜蜜
令贪婪的情侣们神魂颠倒
而我爱过你——,烈火作证。

2006年9月21日
《你的爱情是一把巨锁》

你的爱情是一把巨锁
用镶金的银镯于手腕处把我锁住
用五月茉莉的清香把我征服……
使我对其他的殷勤不屑一顾
我不挣扎,也不呼救
静静地栖息在这牢房的幽暗处
只等待有一天,天际有一道金光射来
那是你柔情的手轻轻抚摸我痛苦的额头
那是爱神之箭同时射中了两颗心脏
我不挣扎,也不呼救
在痛苦的耙心,只感谢命运的赐予——
——它缄默的嘴唇赠予我啊
奇异的爱情!

2006年5月4日
《湖畔的情侣雕像》

哦,如果能够,我愿和你肩并着肩
变成湖畔的情侣雕像
让人世间最恬淡的柔情永恒
温顺、无言
手够得着手,体温消失

哦,如果那样该多好,如果只有那样
两个相爱的人才能在大地上长相厮守
如果命中不能,坟墓里也
——不——能——

如果一切真的那般该多好
这样上帝的安排才比较称心
体温消失,心连着心

2006年4月5日

《婚礼,婚礼》

幸福的滋味溢出抿紧微笑的唇角
啊,成熟了,我的爱,我们的爱
爱神啊,请举起你金色的镰刀收割。
我们俩个并排躺在大地的婚床上,金黄无比。
情欲,来吧,把我们隐秘地摧毁
它赐我们爱,在爱河中死去
期待着这一天,披上金色的嫁衣
大宴宾客,一对璧人相互
献出自己
他们将度过蜜月、银婚、金婚,直至永远——
一只洁白的鸽子停留在窗台上
而眼下,我自嘲道——
我是一名和孤独举行婚礼的女子


2006年4月17日
《被你领走》

就像等待着的王子
从蜿豆花丛中把沉睡的拇指姑娘
叫醒,领走——。
这种想法是美丽的。
从我沉思的额头,
我原谅了尘世暂时的荒凉
空无一物。

在灰蒙蒙的天气里
我仍相信
会有另一颗男性的心灵,相同的灵魂
把我抚慰——

在长满石楠花的荒原上
仿佛能听见你在悬崖上
从天空向下高喊:
——“我爱你!”

亲爱的,我要多久才能听见?!
——这久违的,在生活中
听不见的声音?
来自你心灵深处
和我的心灵泪珠一样的颤动

一种历经沧桑的美
……一双渴羡已久的手
为我戴上钻戒。
就这样渴望被你领走


2005年6月6日
《喜欢你因为你象野兽》

喜欢你因为你象野兽
掀起海洋的激情
在黑色的夜晚我们游荡着,相互依靠
在黑杉静寂的森林。

象情侣也象战友
我们在田野上走过
我们望着彼此的眼睛
斟满幸福的酒杯

喜欢你因为你象野兽
用狂暴的野性把我征服
亲爱的朋友,我只是喝不下这么多……
我害怕此刻变成动物……


2005年9月9日
《不,心儿没有死去》

不,心儿没有死去
在白色的冬天过后
心和心还会挨在一起
被吻着的唇羞怯低语……

我曾在雾中奔走
有人夺走了你
没有一个房间将我收留
浓雾苍白得像我的嘴唇

虽然死者墓地上的草莓又大又甜
如今我已不再品尝
因为死者不容易做到:
眷念这美好的人世

用目光亲吻不知名的野花
给围绕在身边的孩子们礼物
在宴会上兴高采烈
以及  回报每一丝善意和友情

带着枯萎前的香味迎候
上锁的心会被人打开牢门
我会眼前一亮
我等候我的主人……

2005年6月10日
《爱,无处不在》

有一种爱,从高处向低处
一道闪电的光,照亮我的裸体
你的手流过像一道清泉
情欲——,难以忍受着的火焰
枯枝被噼啪点燃
等你,直到你来
直到你把我脸上的泪水吻干


2004年11月12日晨
《十支红玫瑰的生日歌》

你问:亲爱的,生日这天,
你要什么礼物?
我说:我只要一支红玫瑰,
象征今生你只对我一心一意。
生日这天,你送来了九支红玫瑰
玫瑰红的缎带,新鲜的花泥
你说,另外一支就是你呀,一共十支
象征你今生十全十美。
但是亲爱的朋友啊,
陪伴我的是空灵的玫瑰
而不是你的肉体。
如果我们能在玫瑰花丛中同卧
那该多么完美。
我要天堂的桂冠,也要尘世的玫瑰
我梦见,当我白发苍苍老态龙钟
你依然手捧九支红玫瑰,吻我的手
今生你只钟情于我吟唱的神秘才干
因此,我在白色的满天星上
在九支玫瑰的每一片花瓣上
写下这首情诗。我爱你,至死不渝。


2005年8月30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