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玉丽 ⊙ 赵玉丽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二组

◎赵玉丽



女性的赞歌

一些埋首在沼泽中
一些坚定地涌出泉水
一些因为过份的香气,
招致不幸。
一些有红宝石般的灵魂。

她们把生活的旧鱼网
织了又拆,拆了又织,换成新的
我知道她们青春全部的美丽
和这种美丽所致的后果
因为一首情诗中说:
“做女人呀——是伟大的壮举
令人疯狂——是英雄业绩”

有时她们也谈论娱乐明星
沉醉于生活,而脑袋里是各
    种梦幻
有些梦使黑夜透明。

玩一些小把戏,
在告别时飞快地亲吻男人的面颊
像柔韧的植物又像天使。

没有她们子宫的孕育
就不会有这个崭新的世界
天生的尤物——紫花吐出黄蕊——
但只有乔治•桑那样独立不羁的女性
才会受人爱戴


2005年12月25日

《给爸爸洗脚(长诗)》

爸爸,你已足够的老了
我揉着你的灰色脚趾
你的皮肤像发皱的老树皮
除了亲友,没谁再打扰你
除了死亡的阴影
我,你最小的女儿
蹲在你脚下
揉着你支撑了整个家庭的关节粗大的双脚
别流泪,爸爸。

是你最早发现了我的价值
四处炫耀,向人们。
我充满精灵的大脑
神经质,我像
普拉斯那样骑着自行车
在冬日穿行在大街小巷
在这个卖灯笼果的小城。

三十岁前我不愿意活
疾病缠身,婚姻触礁
躺在不洁净的浴室里
而我多么渴望——,一生晴朗而清洁
我们每个人
任何一个。

我这个病孩子  爸爸
在童年时你曾把怜爱给我
现在我偿还。
用温暖的水和内心的电流

我曾采用那么激烈的方式
渴望离开这个世界  勇敢地告别
我曾象普拉斯憎恨她的爹爹一样
憎恨这个世界
如今获得了和解
宽恕一切的罪
这是一个冰雪融化的过程
终点指向和谐
洁白的雪地的宁静

我曾大理石般沉重——
(你酗酒——,像个暴君)
为什么不是一个慈爱儒雅的父亲
为什么我更倾向于母爱

不要再困扰我了吧
关于生存的意义
我们的血缘
使即使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做一个人已经无限无限美好
爸爸,是你的精魄凝结成我的生命
也许这生命对人类有用。
我是你的女儿
也是最小的羔羊。


   (2005年12月22日中午)

《致小男孩》

挥舞着脏兮兮的小手
你拍动我,令我如七彩的气球升空
——我母性勃发。

在空中我低头叫你乖乖
我叫你宝贝儿
你比我的心肝肉更像心肝。

在所有人中我最爱看的
是这张小脸
每一次亲吻后的离别都如灾难
盼着吻你,明天见

你在我独居的床上像小马驹撒欢儿
我装着鬼脸,扮演比你更小的
玩偶
人世的牵绊与我纠缠不清
我愿做你的水源
我给你糖豆、给你丑小鸭、旅行归来的礼物
而你回报我世上活生生的欢乐
让我在空中活泼轻盈

童真无知的你啊
我用语言爱抚你冬青般稚嫩的小身体
我象被云彩融化的整个天空

2005年6月8日
《女人哪》

女人哪,你多幸运
他给你细腰肢

    棕黄的长靴子
你细长的眼睛
给你黑长发
让你随风摆动,受人爱慕
长成花花草草的样子
当你还是一个单细胞,在母胎中
他就如此爱你,照拂你
但他不会  把世间所有的幸福都给你
你在人间占有的也终将失去。

注:“他”指上帝、上苍。

2004年11月30日
《我的画家朋友》

三尺的厨房  灶台上全是灰
但廉价的服装下遮不住爽朗的笑声
不体面的一日,我们写呀画呀

唯美的牡丹与粗陋的陋室不相匹配

浓墨重彩  象墙角的蜘蛛寂寞地结网
我们爬  我们织  我们写呀画呀

为了赢得某种名声
为了终有一日。我们垂下眼睛

2004年11月7日夜车上
发表于《中西诗歌》(2005.4)
《我同普拉斯安排了一次约见》

尽管我不是那么喜欢你
象喜爱其他的女诗人
带着轻捷的脚步前来
我同你一样破碎
带着晶亮的被毁灭的快感
我们箱中的诗稿丰盈

多枚无花果:
一枚是丈夫、孩子、幸福的家庭
一枚是诗人的桂冠……
我同样无法挑选

何不轻松地活着
放弃你一贯地紧张
客厅里传来玩偶的笑声
既然尘世的声音那么宏亮

我同某名黑衣男子,只有缘份十年
我们楚楚动人
在彼此的眼中,镜中
我们的语言,彼此能懂
我们多么骄傲
吸引了那么多观众。

注:西尔维娅•普拉斯,美国女诗人。

发表于《中西诗歌》(2005.4)
《上帝  人间如此美好》

挽着菜篮子的人们
兴冲冲地融入菜市场
和晨曦一样,
我也是这喧闹早晨的一部分
我的胸口,和鸟雀和远方的
地平线一样幸福地起伏

尘土飞扬,叫卖声此起彼伏
上学的孩子的书包在腿间拍打
上市的樱桃在女孩的唇上
人群集体出动,采购幸福和微笑

哦,上帝。人间喧哗得如此美好

2005.9.9
《喜欢你因为你像野兽》

喜欢你因为你像野兽
掀起海洋的激情
在黑色的夜晚我们游荡着,相互依靠
在黑杉静寂的森林。

像情侣也像战友
我们在田野上走过
我们望着彼此的眼睛
斟满幸福的酒杯

喜欢你因为你像野兽
用狂暴的野性把我征服
亲爱的朋友,我只是喝不下这么多……
我害怕此刻变成动物……

2005.9.9
《丑陋的苍蝇在金银花丛》

丑陋的苍蝇在金银花丛
毒害了正值妙龄的花群
如同淫荡的目光停留在雪白的胸脯
令人厌恶的家伙  哦  驱散它们
让邪恶的苍蝇飞走吧

把纯洁的空气锻造
让少女拥有令人颤栗的美好
如同水晶般的金银花在白昼闪烁
无数次从枯萎奔赴复活

2005.9.9
《我活着,波涛汹涌……》

生活教会了我跪着去领受
这神圣的诗句。
夏季铺天盖地,汹涌得
象脉管里的鲜血

夏天吃冰的乐趣
在一个小男孩的唇间可爱地融化
小酒馆传来理查德的琴声
我亲爱的,这次宴会
为何你邀请了她,不是我?

我跪着写下这首练习曲
我一旦写,就不会停止
我还要写下更多的练习曲
要象黎明的到来那样永无休止

2005.6.28
《游灵山》

一道女性的灵泉,照亮山野
走遍世界也找不到这样的清泉
也找不到这样低回、活泼的流水

向空中伸出我的双手挽留
这短暂的山中一日
天使们就要飞下山峰把我们迎接
灌木划破裙裾的喜悦
野蔷薇绽放象片片红唇
从山涧的泉水中捧来一滴
它流淌成我诗歌的清泉
造物主的仁慈,造物主的恩赐
这流火之下的诗篇,
是七月唯一的收获。

2005.7.19
《忆春日》

春来时,当酣醉
妇人杀鸡宰鹅,庭院里
春宴排,风儿盈袖入怀。

不远处,放风筝的闲人在迎风奔跑
这么多年经历生离死别
如有可能,我也要做一回风筝
在青天里飞升,卧在云中。

2005.8.19
《上树的母鹿》

勇敢和大女孩用胳膊摇晃着树干
上树的母鹿
渴望向上挣脱束缚它的土地。
阳光明亮而强烈
照耀洋溢着活力的漂亮脸庞。
芭蕉叶骄傲而忧郁在路旁
残荷兀立在静塘里
旁边杂色的鸡一群
分散在田野和草垛边
闲适而轻逸。

勇敢的大女孩用胳膊摇晃着树干
宛如上树的母鹿
渴望努力向上挣脱束缚它的土地
上树的母鹿啊,飞翔的愿望——

诗人之谊
——游汤泉池并赠诗人田君

是在风中挺住一切的时候了!
再寒冷也要坚持住
马蹄达达的画舫融入湖光山色。

—— 一束羞涩的湖蓝草!
证实了诗人之间的情谊
草木注定要枯萎,而在你眼睛里
是永不凋零的情意

自然啊!你赠我们以你无比辽阔的美
生活啊,想起你就像这一刻
你令人心醉神迷。
鹭鸶的长爪划破水面
我们是无拘无束的箭鱼!
啊!自由。啊!空气。

什么都可以失去
但是请留下这束羞涩的湖蓝草
让我在人生凄凉的时刻喁喁低语
于无人处再次体味它的芳美。

2005年10月29日
《我愿》

我愿我的诗中不要出现“无聊”这个词
不要出现“虚伪”这个词
“死亡”这个词“杀戮”这个词

我愿我的诗句无限美好
说着恋人间温暖的话语
我的诗歌是一个生命
从诞生的时刻,就被人们爱恋的手争相拥抱,
抚摸。

不要出现“自私”“丑恶”“虚无”这些词
不管我们在哪里出生
生活在哪座城市
我还未能说尽的词……

这些我们终生对抗的东西。

2005年11月11日

《命运的敲门声》

是谁?是谁?
一段舒缓的音乐,忽尔沉寂……
是谁是谁?
一个僵硬的躯体抬起手臂
宛如霞光垂落在你伸出的手指上、指尖上
渴望在颤动——
“什么,才是我想要的?
是他们所想要的?……”
有人噙着一支甜草根,陷入沉思
默然地发呆。
是谁是谁?命运的敲门声。
是春风涌入还是午夜的凶铃声
残酷的击打闪电的催毁……
命运的敲门声在敲打谁的门扉?
我不知道。
未来的敲门声?
我不知道。
只是词语们在敲打我年轻的双手。


2005年12月16日夜

《七个唱诗班的少女》

七个唱诗班的少女
一个在插着头上的花簪,一个扭头
望着窗外的白色蔷薇花出神
窗外是温暖的蔷薇花开。
她们白色的裙裾在落地的玻璃窗前
近乎透明。另外几个
弓着的玉体,象极了
沉睡的小提琴
七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舞女呵
你们是要从泥土里飞走吗
当人们颤抖的呼吸靠近
请用我爱慕的眼睛
拂去你们白色裙裾上的灰尘
人间——,这可恶的尘土!


2005年12月20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