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玉丽 ⊙ 赵玉丽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组

◎赵玉丽



蝴蝶标本展

大多数孩子叽叽喳喳
而看门的小伙子感到了疲倦
可爱的小女孩,你正穿着一件蝴蝶裙。

凯思斯巨凤蝶从澳大利亚飞来
猫头鹰蝶比猫头鹰受欢迎
虎斑蝶和黄豹蝶闪着虑豹的花纹
梨花迁粉蝶像片片梨花
枯叶蛱蝶像秋日的一片枯叶
眼前活生生的一只,是战国时
庄周梦中的那只。
至于情侣凤蝶,就是梁祝的化身。
而不幸的阿波罗绢蝶啊,它濒临灭绝
产于云南的帝王蝶是最大的一只
它威风凌凌。

像欢乐女神蝶那样快乐
走向它
我突然想打破盒子
凝固成和蝴蝶一样美丽的生命。

2005年6月11日端午节
碎镜

这面圆镜——,我们婚姻的共同
财产。它没有嘴唇

你在它里面打领带,吹口哨
朝潮湿的头发上喷发胶
在出门的时候向它里面望一望
——一张男人的快活的脸。

在镜子的闪光里
它反映出幸福的彩虹的光
它反映出蜘蛛忧郁的光
六年的日日夜夜日月星辰的光
一条鱼游向另一条鱼
——它甚至看见屋子里不该看见的
情景。

问问镜子:
你看我的诗篇时为何会有泪雨?
问问镜子
难道你不能在它里面多停留片刻?

夜里没有了你身体的河流
在我身上流动
美丽的裸体蜷缩着
没有人再对我粗野或温柔。

男人在这个世界上追求的猎物太多
我不过是其中之一
——这多情的嘴唇。
——这绝望的手臂。

镜子——,你碎于何时?
——不知道。只是恶梦在这两个躯体上来过了
它碎起来也毫无声息。

2005年6月10日

大雨滂沱中读完萧红

连一头苍蝇也在虐待我
被人遗弃在旅馆的你哭诉

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
忙着死。
天涯孤女在去往东京的
轮船上呕吐
翠姨在《小城三月》的荒草中徘徊
天边响着惊雷……
窒息她生命的爱情也窒息了你

啊,爱情!这
唯一的生活里的亮色
(总是在挣扎、给予和索取)
耀眼犹如我床头诗集里
捧读的诗句
也同样照亮了你又
伤害着你

战乱和烽火过后,你爱过的人
在你的墓地
用白发和刻骨的思念爱你
你爱过的土地也如此。
骄傲于它生养过光芒四射的女儿。

半生尽遭白眼冷遇的你
你的亡灵已可告慰
如今什么也不能再将你伤害
大雨滂沱天地动容
我手中的蜡烛已经燃尽……

2005年6月9日•清晨大雨中
读完萧红传记《萧萧落红情依依》
致小男孩

挥舞着脏兮兮的小手
你拍动我,令我如七彩的气球升空
——我母性勃发。

在空中我低头叫你乖乖,
我叫你宝贝儿
你比我的心肝肉更像心肝。

在所有人中我最爱看的
是这张小脸
每一次亲吻后的离别都如灾难
盼着吻你,明天见

你在我独居的床上像小马驹撒欢儿
我装着鬼脸,扮演比你更小的
玩偶
人世的牵绊与我纠缠不清
我愿做你的水源

我给你糖豆、给你丑小鸭、旅行归来的礼物
而你回报我世上活生生的欢乐
让我在空中活泼轻盈

童真无知的你啊
我用语言爱抚你冬青般稚嫩的小身体
与你在一起,就是
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自在
无忧无虑

2005年6月8日

被你领走

就像等待着的王子
从蜿豆花丛中把沉睡的拇指姑娘
叫醒,领走——。
这种想法是美丽的。
从我沉思的额头,
我原谅了尘世暂时的荒凉
空无一物。

在灰蒙蒙的天气里
我仍相信
会有另一颗男性的心灵,相同的灵魂
把我抚慰——

在长满石楠花的荒原上
仿佛能听见你在悬崖上
从天空向下高喊:
——“我爱你!”

亲爱的,我要多久才能听见?!
——这久违的,在生活中
听不见的声音?
来自你心灵深处
和我的心灵泪珠一样的颤动

一种历经沧桑的美
……一双渴羡已久的手
为我戴上钻戒。
就这样渴望被你领走

2005年6月6日
注:写于为清洗铂金项链的钻石珠宝店。
纸笔由售货员借得。

不,心儿没有死去

不,心儿没有死去
在白色的冬天过后
心和心还会挨在一起
被吻着的唇羞怯低语……

我曾在雾中奔走
有人夺走了你
没有一个房间将我收留
浓雾苍白得像我的嘴唇

虽然死者墓地上的草莓又大又甜
如今我已不再品尝
因为死者不容易做到:
眷念这美好的人世

用目光亲吻不知名的野花
给围绕在身边的孩子们礼物
在宴会上兴高采烈
以及  回报每一丝善意和友情

带着枯萎前的香味迎候
上锁的心会被人打开牢门
我会眼前一亮
我等候我的主人……

2005年6月10日

致扶桑

如果有人对我们视而不见
那是我们还不够光明
——作者

医院院长的女儿拥有
同诗人一样高尚的职业
但她必须每天辛苦地工作
用冰冷的仪器观测孕妇腹内婴儿的状况

晚饭后遛狗是一天中最舒心的事
“——我结婚了,
和孤独。”
亲爱的姐妹呵,我该
为你欣喜还是痛苦?
在你的闺房里,栀子花飘香已经
好几天了,从紧闭的四壁
陡然长出山林,只需
拔动心弦,和你的
高高在上的青春的女神——茨维塔耶娃
偶然会心一笑。

谁也夺不走我们脸上的红润
晨曦带着你口红的那种红
像永恒的爱涂抹上你的嘴唇
我们是新鲜的、新鲜的苹果
在人类的餐桌上重生  熠熠生辉
——或者刚出炉的面包。
面包的金黄

你是上帝投向人间的多么好的诱饵
让上钩的人们感到了幸福
和刻骨铭心的感动。
这难免招来非议和嫉妒
——被你沉默地蔑视之物——
使你陷入生活的泥沼中。

私下给你的礼物你不需先知道
——一幅茨维塔耶娃的肖像画
在我脑海里挂在你闺房的墙壁上
枕边是你不多的几本诗集
还有亲爱的雅姆
夜晚用月光溅上你额头
(那里——大自然的灵感频频闪现)
探望你像对待亲人

“我病着
青春期慢长的精神疾病
它已折磨我十余年
——还有婚变。”
在你的善良和体谅里
在公园的竹林旁,我低垂
小鸟的眼睛
“不要把脑子用坏了。”
是我的老母亲常对我说的话。


听说你在写长诗《自杀的女诗人》
这群写诗的蠢女人啊,
为什么把写作搞得像竞赛
而不是心灵的自然流露?
希望在云中奔跑  离家出走
到北京的香山去,
过文人雅士的生活
不为五斗米发愁

而命运像钳子,抓住我们
像温柔的驴子
走乡村漫长的路
星期天的时候还要在阳台上多晒太阳
向远方凝望
在柳树的长发下藏好  读书
引用德斯诺斯的诗《最后的诗》
向你示爱:
“我这样频频地梦见你
梦见我走了这么多的路,说了这样多的话,
这样地爱着你的影子,
……
给我留下的是影子中的影子,
比那影子多过一百倍的影子
是那将要来到和重新来到你的
充满阳光的生活中的影子。”
但这不是男女之爱,是
诗人之间的爱  坦荡赤诚
如果有人对我们视而不见
那是我们还不够光明
不能像你的偶像茨维塔耶娃那样
光芒万丈
将是祖国和我们个人终生的遗憾。

我要结束这首长诗了
像掐灭手中的火焰
结束它光明的历程
我梦见,在你奇异的手指下
世界恢复了它的奇迹
在你怀中
金色的大海动荡不息。

2005年6月9日

致某女诗人

到你那儿要跋涉一百多公里
要飞到星球的另一面
我们远在天涯又
近在咫尺
你典雅端庄、我纯真秀美
别无它求
我们要去拜望缪斯
像自家伺养的小狗
在这尘世,
没有人比我们对她忠实。

注:此诗再致扶桑。
2005年6月10日

诗歌是我真正的孩子

不能成为一个母亲,是我的痛苦。
摇篮里孩子在啼哭,而摇晃的不是我
在母亲这一栏中,填写的名字也不是我的。
我张开双臂,却无人跑向我
当我把头转向诗歌
诗歌才是我真正的孩子
我抚养他同样呕心沥血
一群永不长大的孩子,鼻尖上写满童真

2005年6月12日


贫穷是一只吓人的狼狗

贫穷是一只吓人的狼狗
房子是租来的,房东是一个贪婪的婆娘
没有水电、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
也没有尊严。
很少被人祝福。
贫穷是在地窖一样的
黑暗里过一生
富人们都有骄傲的面孔
田野上埋头耕作的是牛马一样的穷人
贫穷是一只吓人的狼狗
它威胁着人们
去偷、去抢、去出卖肉体
我才知道为什么悲剧会发生。

2005年6月12日

诗人自言自语

我就快要疯了,为诗歌。
我写了一个星期,手指和肩膀酸痛
热血在体内燃烧,从未停过
我像爸爸的无花果一样沉重
或者像对人们什么也不说的
绣球花开得疯狂
祈祷吧,我对自己说:
“路很长……多多保重,诗人!”
然后再来面对有些人的无动于衷。

2005年6月13日

黄昏温柔地来临

在我的窗口
也只在我的窗口
悠长的黄昏——,缓慢地来临

橱窗前的姑娘们会提起裙子
旋舞,音乐有些疲惫
栀子花在街头被抢购一空……
……香和臭交织着……,这人间

黄昏——,在这空旷里
是一匹渐渐暗下去的马在驰骋
温柔地垂着头。

黄昏也为更多的人们来临

2005年6月13日
假如没有孩子的哭声

假如没有孩子的哭声,
——这个世界里人们会多么寂寞、无聊、苦闷。
这是人间的
同时也是来自天堂里的音乐。

2005年6月13日

姐姐打来电话

年睡时姐姐打来电话:
她的女同事,精神病复发
她不想活了……
姐姐把她送回家
陪她吃药、说话
这个自愿的护士
对待别人也像对待自己亲爱的妹妹
好心肠的姐姐——
她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老师
她是父母最孝顺的女儿
她把自己给予了所有人
噢,不图什么。只是天性。

2005年6月14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