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兴玲 ⊙ 图像的速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世界太凉了(外23 首)

◎唐兴玲



◎世界太凉了(外23 首)
读新闻《奔驰车撞倒3岁小男孩 倒车从其身上碾过》有痛

我还能说什么呢?
不是世界的秋天,
可是,
那些美的叶子,
真的叶子,
充满善念的叶子,
为什么全都落荒而逃呢?
感觉星灭光离,寒意升腾;
有痛的感觉,不仅仅在我身上。

题注:2006年12 月20日下午3时,都江堰国堰宾馆内发生一起惨剧:一辆奔驰车将一名小男孩撞倒拖行后,两名男子下车看了看,然后又上了车。随后,奔驰车再次启动,倒退着再次从男孩身上碾过……

◎蓝丝绒

蓝丝绒的灵魂在夜里醒来。
穿过时空交织的缝隙,
那些看不见的缝隙,
生命纷乱的格局,
慢慢带上华丽的面具。
那些呼吸,那些眼睛里的光,
那些抚摸,那些带着回声的深醉,
转身,远离。其实转身和远离
都不是他的本意。可是风太猛了,
让人冷啊。清空酒杯里的魔鬼,
走进一扇虚拟的永恒的门。
然而,蓝丝绒最荣耀的那些,
最优雅的那些,最擅长的那些,
都没有成为她一生的主宰。
蓝丝绒的灵魂在夜里醒来,
蓝丝绒的身体,果断地
死于夜晚无法自控的困惑。

◎我说得很少

我说得很少,
可是紫荆花都开了,
满树都是,整条路上都是。
树上的花瓣,地上的花瓣,
不属于任何人,她们的身体,
有不变的美,纯正的美。贴着
天空美,贴着大地美。
我的眼睛攥不紧她们,
我的灵魂乏力,身子骨
对她们有致命的依赖。
我说得很少,
可是紫荆花让世界一目了然,
我无法说得更好。

◎麓山枫语

秋天红着脸走来了,
红色是枫树回家的一条小路。
路口的锯齿,是一个个阶梯,
一个个门槛。每一个门槛上,
都坐着一粒星子或者露珠,
都坐着一位牵肠挂肚的母亲。
麓山红了,风中的小手轻扬,
叫我想起院子里母亲铲雪的手,
想起母亲给炉子生火的的手。

◎更多的清醒

对于我,更多的清醒在夜里。
凌晨两点,风加长了我的睫毛,
并且使我的目光有了温柔弧线。
黑暗游离,一不小心就走到
一个狂欢的悬崖,不会坠落的,
是我从白天开始的梦想和思念。
而夜岚游移,明确告诉我,
我已经习惯的伤痛,已经习惯的
隐忧,慢慢凸显、清醒。
可怜的我,脸上却亮着笑的灯盏。

◎纯净

没有那样咄咄逼人的坚定,
感觉像躺在一只水晶的杯子里。
这个杯子巨大,包容着海水和天空,
还有长长的白沙滩。风声过滤了种种
喧嚣,空气清澈。心里不搀杂任何郁闷。

整个世界躺在一只水晶的杯子里。
香气似有若无,没有深不可测的孤独,
没有蚀骨的幽暗和荒凉。整个人
躺在一只水晶的杯子里,人也像水晶了。
纯净,如同初生的婴孩。我这么说,
你细腻的呼吸回应我,似乎颇有同感。

◎我感觉痴迷

我感觉痴迷,
空气就是红颜色的一片海。
没有阴影,游移,滑行,
指尖让空气颤栗。流苏,
流转的是月光、瀑布和星子
在身体里盘旋飞行的速度。
来不及闪躲、后退,
就已经席卷而来,
紧紧把我包围:美,
来的时候不设防,不折叠;
美,来的时候,
让我忍不住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门神

以谁白眼呢?门外树葱葱,
光魅魅。大门的黑色中央,
故事跳出来。木质现出生长期
的柔韧,小小的心脏柔韧打开。
这时候,打开大门,
心里会有一种剥开袖子的快乐,
那种香,沾在手上了,也沾在心头了。
跟随静寂的房屋,门神站立的地方,
除了目光,还有一些手指轻轻
摩挲过,穿过死亡、静寂与孤独,
空气里充满着眼睛,充满着爱惜,
看见的,看不见的,都被守候。
这时,有人静静地想:
谁是我的门神呢?我是谁的门神呢?
在我睡着醒着的时候,一直
黑白分明地守着小小心脏的练功房。
或许,他真的一直在;
他看护我,却并不出声提醒什么。

◎鱼

在亭梁之上,
琉璃翘檐之下,
黄色的鱼安然倒立,
聆听云卷云舒。
虚拟是有力量的。
此刻,空气真的成为水,
它们成双的美
已使我无法再安祥。
骄傲的,翅膀一样的尾巴,
回旋如水。两个灵魂相互梦见,
互相信赖,爱在等高线上,
睡眠在等高线上。
不留意影子,只注视着对方,
一切都显得美丽、清晰。

◎一个人的呼吸

一个人的行李,一个人的乱发。
一个人的梦想,一个人的节奏。
一个人的声一个人的音,
爱哭。孤独似乎是一座未曾
开发的皇陵,很多梦,很多幽灵,
被封存,没有任何保安措施。
不在意钥匙和房屋是谁的,
不在意花冠与钻石的记忆。
一个人的呼,一个人的吸,
不在意身边人潮汹涌,一个人,不寻找
黑夜里的黑,白昼里的星子,
火焰里的光涌。不在意光线嬉戏,种种
孤独的状态纷纷登台献艺。一个人发光。

◎低落

沉默里有广阔无垠的境域:
墓志铭早已经写好,
而死神忘记来临。
这种等待,
有从未领略的纯净和安详。
灵魂灵敏,但无法控制
这种低落,一旦触及,
它就一手遮天,让我飘浮。
让我没有根,没有脚。
方向太多,所以迷途;
不要轻易说再也不会……
感受不到的事物,
害怕无法从低落中苏醒。
情绪翻个筋斗,
是不是就会回到正常的立场?
或许,在心中,你知道,
死神不会来临,
死神不会通过我们的预感来临。

◎华年的影子

淹没青春的是青春本身。红唇
呵一口气,蚂蚁般细小的黑,
就已经侵蚀了许多白天的美貌。
在最丰盈的日子我们忘记了享受丰盈,
睫毛低低,过多地凝视着细微的事物。
面色洁白,头发乌黑,眼睛纯净,
华年就是一种光芒,没有想到影子,
没有想到一层细薄的霜雪在慢慢覆盖。
一袭粉红的长裙,缓缓拖过华丽的厅堂,
华年的女子,手托纤腰静静回眸。这时,
我看见华年的影子,低低的,她的头发
像修女的祈祷不动声色,她的双手,
像朵莲花轻轻开放在微微隆起的腹部。

◎紫藤萝

此刻如果你想我,我在魂魄最美的地方,
虚掷青春,虚掷光芒,虚掷美貌,
不安慰任何潮湿而昏厥的头颅。
浪漫的梦像瀑布,奔涌生命的美好,
永恒如月,我就站在浣花如歌的年华。
不记得什么时候有过悲戚,有过残损,
夜晚丰满而温柔,荣耀的世界早已入睡。
像我这样没有用处的人,满心是花朵瀑布。

◎明月秋风记得我

月邀水作镜,风读酒中仙,
“且陶陶,乐尽天真。
几时归去,作个闲人。
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唐月宋风,触手可及,琉璃天音。
明月秋风记得我,潇湘飘玉;
心情半佛半神仙,薄酒轻眠。

◎追忆

试探着缓缓后退。伸出手,
缩回手,苏醒过来的幻觉和叹息
飘移过来。还是用胳膊挽住了时间。
爱情是一袭华美的单色绸衣,终场
之后,我会躺下,冰冷如泥,然后,
我等待你,渴望你将我的绸衣覆盖在墓地。

◎他与风同往

他出发。
他与风同往。
他和风捉一会儿迷藏。
风坐到树上,他坐在旁边。
他做了风的邻居,他做了自己的邻居。
风的线条无法摹仿。
他的心跳是大大小小的移动字母,
在墙面上组成意大利语诗(Poesia)这个词。
风坐在树上的时候,他与风同往。
他任风肆意簇拥,
一片叶子在风上枯死了。

◎迷醉

更像是一个比例失调的美女。
或者如同某幅画上乳房和嘴巴
错位的美女,有种内在力量的
线条被截断或者被连接的世界。

更像一个躺在树下的醉者,
他超越精神的仰望:树在摇,
打乱天空的完整,树枝向天空扫射,
打乱一颗心,整个天空无法安静。

更像是大雨和月亮和飞机同时经过
眼睛。追逐欢乐是一种离愁的累,
灵敏的迷醉,水晶的歌唱,都是
风的游戏,三只眼睛的美女的游戏。

他想他是过于执著于细节了。蛐蛐
仍旧在大地上写诗,湖水一边吞噬
生命,一边孕育生命。花朵的身子很柔软,
水的摇篮一直在轻轻地荡,荡得让人迷醉。

◎纸人

宇宙突然变成了薄纸,
没有人,是时间,在你眼前
把这张薄纸撕成了两半。
撕成两半,却又有一丝
细如毫发的纸屑把他们相连;
没有任何保护和过滤,
思考的就只剩下骨头,
站立的就只留下空白。
其实所有的喉咙都不出声音,
不是世界听不进他们的呐喊。
没有谁会拥抱着一个纸人,
望着黑暗发愣,没有谁会紧紧
拥抱死亡的脸、灵魂的激动。
没有谁能够进入一个纸人的孤独,
一个纸人所说的,也不过就是
肘和膝之间的空气所说的,也不过
就是掌和下颌之间的空气所说的,
所谓人生,不过就是空白之中的空洞。

◎玫瑰色的清晨

当我一再提到玫瑰色的清晨,
你一再地表示不肯相信。皱纹
就来了,并且日渐密集。
你是一个在雨中喝茶的人,
我多望一眼,便多舀了一瓢
生之苦涩,生之清凉。
人在四季华美的画卷中行走,
忽然有一天,玫瑰色的清晨来临,
没有争执,玫瑰色的清晨真正来临。
皱纹说她准备好了。死亡来来临。
最骇人的暴力,不是刀光剑影,
不是枪林弹雨,而是生之无常。

◎蚊帐

床是个西方的新娘,洁白的盛装,
成为蚊子耀眼的荆棘。
这片白色的沙滩镶上淡紫的花边,
好像闪烁着薰衣草的香味,
还有无垠的海洋伸向天际。
黑夜在我的睡眠里做下静谧的注脚,
时间足够做一个庞大而清楚的梦。
回到童年之静,远离肉身之痒;
现在,蚊子的脚疲倦了,飞翔被刺痛了,
他的眼光赶上我,他的幸福却赶不上我。
世界从深陷的梦里醒来;
一种笑意涌上来,世俗而饱满。

◎黄昏

光要废弃她。
甚至花瓣也要废弃她。

喧哗是一种选择。孩子们从滑梯滑下,
黑色的铁艺大门打开了,疲倦回家了。

喧哗也是一种惩罚。滴着自来水的青菜,
像离开剧场的油彩,在街头无意识地荒诞。

那些做着楼盘广告的墙面,渐渐觉得自在,
黑暗可以刺激他,让自身的缺陷成为艺术。

黄昏并不想得到什么,也不想过久停留。
她的两只手,像被决斗中的男人在撕扯。

另一种光要拥抱她。
甚至更多的花瓣想要拥抱她。

◎月亮是一瓶巨大的显影剂

月亮是一瓶巨大的显影剂:
它倒出来,让我夜不能寐,
所有的思念,你会看得清清楚楚。

夜晚是一张巨大的复写纸:
它走到我不安的脚印下,
成为胆大包天的青春的影像。

沉默是一场盛大的朗诵会:
寂寞的月光里挤满桂花的香气,
文字曾经充满心灵,今夜不小心
溢出来,朗诵成听不见的叹息和花香。

◎逃

你可看见
阳光灿烂的正午星星在梳洗的美貌?
你可看见
漆黑的午夜乌云在悄悄地移动脚步?

我就在你身边。你可以看见风里有青鸟
走过的痕迹。
我就在你身边。你可以看到雨里有云朵
说过的梦话。

谁的灵魂不是半遮半露。
你看不见我,你身边的人看不见我。
谁的灵魂不是半遮半露。
你看不见你,你看不见你内心闲散的君主。

是睡是醒都是念想。
我把自己摆在著名的街道,在著名的日子里,
是睡是醒都是念想。
我把自己摆在一本书里,谁都可以视而不见。

◎秋之书

巴克斯特在他的《秋之书》里说:
“月亮的斧头在树后缓慢地滑落,
教堂的窗户里射出红色的光芒。”

或许那时我已经两岁多了,正喝着
母亲做的桂花糖水,月亮如檐,带着
甜甜的翘角。或者正躺在藤质的长椅上,
看着哥哥给我捕捉着天空的萤火。

秋天是个让人安静的季节。连羊群走到
我的梦里面时,也行动迟缓。它们瞅了我
一眼,不带忧愁;它们很快就走出了我的梦。

我本可以拿条丝巾披在肩上,吃个苹果或者
桔子。空气里没有一小截桂花树。我本可以点
一小块檀木,上次回乡母亲用棉布包了一些
给我。我本可以翻翻相册。但我没有。我没有动,
我感觉到今秋之书,脚趾头最先读到,白露,微凉。

写于20060901--200612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