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晏 ⊙ 冯晏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冯 晏 的 新 诗

◎冯晏



冯 晏 的 新 诗

安静的内函

闹累了,想找个静的地方
其实没有,所有的地方
都有活动,只是在对比中
有强弱之分而已,只是
分外表和内部的差别而已
比如森林,没人走进时
比城市繁荣,植物耳语
昆虫吵架,发现猎食目标的蛇
安静的可怕.还有
那些大动物,绝对的暗处,
绝对的稀少,静到份儿上
才能被人发现有威胁
回过身比比,其他的恐惧
要小多了,小到没有生命危险
小到一声耳边的惊喉
小到一个相思的人
看上去像一枚蔫了的葵花

安静本身是虚假的
只要别人还能找到你
只要自己觉得还在等待
躲在哪里都没用
家,在我独自回去之前
花儿忸怩.空气顾盼
书架,桌椅至少也要发出
干燥的抱怨声.还有酒
在灌进瓶子以后
在还没被喝之前
闷在器皿里,可谓是
静的典范.后来呢
那些多讲话或者乱晃的人
是因为用酒点燃自己
物理变化,身体化做了火炬
(李白化做了诗篇)

我,总是在比酒安静时
想写诗.写诗
就是想说的更多些
有更多的人反映
攀援博尔赫斯,叶芝
那些老年的诗句,走进
他们的感觉深渊
是一件很费劲儿的事
所以,独自坐着
确实不能说:这就是安静
最活跃的物质该动没动
这与结婚后,又暗恋上
捷克,情形比较接近

      2006年10月3日星期二


与环境无关

只要我走进去能喊
没人听见,这就是我要的静
还依然压制着,不去大嚷大叫
那只是成长中的事,与环境
没有关系。与环境没有关系的
想想随处可遇,没人若我
想哭!没人理我,想笑!
遇见年迈的老头我就想帮他
只要他有一点点像生前的祖父
还有,就是那秋天的节日
十一长假,八月十五
那是水果熟了的季节,我却是
一枚被压瘪的柿饼
表面上涂了平静的白粉
内心挤的却流不出眼泪,想相聚的
有多少还在云游中。逝去的
在泥土里也好祭奠,飘零的
在空气中无处可见,深秋话月
想天边。独自好伤感
我多年依恋的书里书外的许多人
今秋已连成风景一片
               2006年9月30日星期六

弗里达的墨西哥

          
陪我的美国人原本
不想去墨西哥,圣地亚哥边境
那一步之遥的两个世界
像似跨越两个反差的季节
对相对贫穷的一种恐惧
是否源于美国长期的物质优越
萧瑟的秋风,其实
完全不同于墨西哥
那久久不散的忧郁气质
那份忧郁已分别渗透在
艺术制品的花色中
墨西哥的魅力对于我
神秘而悠远,街市上
银器被码雅文化的标志
占领了许多,艺术品店
摆满了太阳的图腾
弗里达女神般被墨西哥
崇敬着,她的画像
在街市上到处挂着
犹如这个民族的风铃
我踏上的其实是弗里达
遇见车祸的国土,最初
修补那份残缺的一直是
迪戈的壁画-----她的爱
从此,画健康的内脏
似乎是她的长项,她的躯体
在灵感的风中就这样
一直飘零。我一直沉湎于
她眉宇间的诱惑,被她
画中的根须所缠绕
后来我知道,她的墨西哥爱她
已经超过了她的迪戈
整个国家都在歉意的
举着她的精神,就像雨后
天空举着多姿的彩虹
而我此行,基本上就是
为她而去,去采摘她的魅力
犹如踏入百魅花丛
我的美国朋友返回时
已经充满优越,他带回了
三幅弗里达自画像复制品
一个陶瓷的墨西哥彩色面具
还有阿兹特克人的太阳神石刻
对了,以及帕斯,一位伟大的
墨西哥诗人,写诗和生活的气息

         2006年9月26日星期二



果核的状态

随时想逃走,把皮全部扒掉
再干净些,要能露出脚趾
或者长刺,代表喊的声音
最好冲出去,扎进海里
也做一次没穿泳装的另类吧
不过,即便憋闷,离海明威
尽头放弃的危险还远着呢
学不来高更的自控,就不能
放弃文明。其实,核的硬度
是物质聚集的一种现象
当然,也不排除果核是被外面的
嘈杂声挤压成这种尖酸的样子
由此才形成,深处被那切开的
迫切的心愿.抑郁本身是脆弱的
靠自身,确实很难穿过环境之甜
那一层裹在外面的水质诱惑
               2006-10-15


国家公园记忆

当海里的螃蟹抱着鸡肉的诱饵
被我钓上岸,我知道
到处要找的自然就在这海湾
要靠钓海里的生物,来判断
自然是否原始,是否还没被
人类损坏,这本身是一种残酷
在美国那些日子,稍残酷一点
就有连串的感叹发自别处

公路上撞死的鹿,撞伤的野猪
他们忽略了黑夜,不可挽回
那被压扁的猫,躯体在公路上
如同行为艺术,还有我
佛罗里达垂钓巧遇的鱼群
难吃的怪鱼抹不去味道
为此,我献出随时迎接意外的
女性敏感。草丛深处
上百匹游走的野马被我遇见

这个也叫野马岛的地方
每年,人们如期而聚
赶野马趟过一条漂亮的河
草儿起舞,向着太阳迁徒
黄昏,凡高麦田的鸭雀随处可见
彩霞的绸缎要比画布柔软.
饥饿的蚊子,红树林弄湿了
他们的翅膀和视线,为了傍晚
我来得及走远.再走远
躲进一家孤独的小客栈
四周万物啼叫,只是没有
人的声音.那是哪一年,哪一天
我在天涯海角,整夜失眠
                 2006-10-5

在忙

我的圈子一直有来世的人
空的形象,蒸汽一样在我
与朋友之间摇曳。我们都觉得
抓住过他们的胳膊,晃起来
犹如童年晃过的老杨树

一直在忙,远在的空间
就要变成忙的主业。叶芝
19世纪的爱情,如远古彩陶
在空气中漂亮的浮现
确定的目标,常常比网上
还要虚拟,想像弗洛依德
在现场给莎乐美讲解析伤感

这忙中的一天天,萨特
从喜欢书到变成书,最终
被安静的摆放进书架里
我是为了什么?几年来

浩淼的沉浮伸手去抓
除了薄雾,云的形状四散
书里书外,围绕搏尔赫斯
的迷宫认真旋转,直到中年
依然解不开禁欲的维特根斯坦

清晨,每天路过长江路
省政府,或者经过火车站
到另一个区的索非亚教堂
路挺远,了结的却是小心愿
途中,宁愿水果一样平庸的
被挤着.一年又一年
忙,是为了不让时间烂掉
小蜘蛛翻越大沙丘,这就是
天国之门的距离.一只羚羊领悟在
穿越西藏的路上,已经很幸运

                     2006-10-15

  
晚      餐

在家的晚餐很简单
说是怕胖,其实也懒
这是在洛杉矶,普通的复杂
却还嫌不够,卡桑布蓝卡
有一天我非要找这家餐厅
并不是因为他的名气大
是因为他的名字浪漫
浪漫,这个生命的死结
目前和我还有多少关系
他跟随人性,有时却
跟随的不合时宜。我不是
容易被意义牵着走的人
想想,却也一直都在被
意义奴役着。我的出访
我的诗歌,我今晚的牛排
正回望着墙壁上贴满的
那些好莱屋大明星剧照
在餐馆,和谁一起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煽情的桌椅
分解我细胞的幽暗灯光
棉柔又清晰的感觉。对了
不远处还有比福利山庄
一群浮华的云集。别墅
安静在山上那只是一种形式
他们早已沉闷的像一瓶瓶酒
如果也能把酒打开
如果也能和谁说点什么
如果也在今夜

             2006年9月27日星期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