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梗 ⊙ 一意孤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存]2006年的诗(11首)

◎张作梗



目次


01、春运
02、一个人的合唱
03、自慰的独白
04、小诗
05、九行诗
06、失败之书
07、木偶剧
08、雨
09、谁在拆除圆周率的篱栅
10、有时,离别不便被人轻易提起
11、可能,不可能

————————————————————————

◎春运

那破碎的通道被雾封闭
日夜不息的离别照亮火车的晚点
哦压抑!
我将从悲伤的石头中回来
以遥远夏天那雨点的长脚蚊
在我祖国的皮肤上叮咬一口。

2006

————————————————————————

◎一个人的合唱

一个人的联邦。下午三时十分:
一个人的零点乐队。
雪花抬走天空,
一个人的宽宥像河,
有着一张结冰的面孔。

一个人集体辞职。
一棵落叶的树慢慢突出枝桠的
暴怒。膝盖走散,
石头跑到了北风前面;
一个人的乌鸦保皇党:
乌鸦酋长国。

一个人国土沦丧。
一个人荒芜的灵魂面积。
鸡从鸡爪上跳下,
翅膀缩小,
像在扩大喉咙的充血簧片。

一个人众叛亲离。
一个人分头出发。一个人守着
血液的老字号,血液的
公墓。黑夜解散了天空,
一个人拖着回忆的
旅行箱,走成一支庞大的队伍。

2006.2

————————————————————————

◎自慰的独白

某个陷阱被肉体盖着
某个,被死亡盖着

某个塔住着佛
某个,住着魔鬼

你走在某颗星辰上
大地的某一侧
走着你的影子——

火车拉宽某人的身体
你掉进钟表的井里

某个电话不适合快乐时接
某个,不适于哀戚时。

用眼泪在脸上立碑
纪念某次生离死别。

2006.3

————————————————————————

◎小诗

1

雨是下给大地的
但它的凉意是颁发给我的

而它的快乐,是奖赏给孩子们的。

2

说到雨,便说到你的嘴唇。
你的嘴唇,比雨更潮湿。
那天,在寺庙的银杏树下,我吻了你,
木鱼声像雨,坠落在桃花的门槛上。

2006

————————————————————————

◎九行诗

叶子是单数,但树叶的沙沙声是复数

水是单数,但波浪是复数

花朵是单数,但花的绽放是复数

我没有标的。我像一粒砂浆被卷进
你的心底——
我是单数,但我的爱是复数。

那人撤走我体内的建筑
我坍塌
我的坍塌是单数,也是复数。

2006.8

————————————————————————

◎失败之书

我得到的永远不是我想要的
所有黄昏不过是黑夜的缓冲地带
那些生活的底片
尚未被日子冲洗出来俱已毁损
如果错误是一件反穿的衣服
就算风从内部吹出
也仅仅是一种延续的误导
我是土壤,也是种子
但气候总是属于别人
我在我的好脾气上栽下怨怼之树
那落日的果子落下
恰好砸在我的失语之上。

2006

————————————————————————

◎木偶剧

风乃无线木偶
而沙粒的繁衍具有无限性

那次,在去西藏的路上
我看见月亮像是天空的肚脐
倾斜着
四十五度的蔚蓝

我将复制一个时间的洞穴给你
以便你在枝桠间搭设戏台
上演风的木偶剧。

2006

————————————————————————

◎雨

1

雨是对回忆之物的慢性打击

一场雨像尘土
被埋进了倒塌的天空中。

2

我见过门走失在墙壁中
一只大雁落在孤单的后面。

3

哦,祝福舌头!
它葆有沉默之美德
也将吐露语言之蜜。

4

我见过我的私家田园上长有三畦雾
一畦灰暗,像未蜕尽旧年的颜色
一畦新鲜仿若晨奶
还有一畦
疏淡,若有似无
像是献给未知爱人的一袭婚纱

5

提防金属——因为你命中缺铁。
雨水泡软了天空
一只巨大的蜥蜴仿佛从巴基斯坦
爬来:背上烙有锈蚀的风和文字。

6

顿时。花瓣幽暗如远山
仿佛细雨要洗出它更薄的颜色。

7

蜜蜂在花朵那儿拉开了
春天的第一条拉链

细雨霏霏……

2006

————————————————————————

◎谁在拆除圆周率的篱栅

谁在拆除圆周率的篱栅
如果她继续拆空时光
我就会跳进她的身体里
以一次救生般的深呼吸
打捞出她血液中的铁达尼号。

但我不会在她的身体里洗澡。
身体只适合制造节日狂欢和旅游
不适于喂养空盆子

肉体的边陲怎能有舌头私通舌头遥远
如果她继续拆空一盆清水
我就会像一粒无处藏身的沙
不依附
也不迁徙
直接嵌入她的指缝
直到她停止拆空
胀疼地,感觉到指甲的饱满。

2006.11

————————————————————————

◎有时,离别不便被人轻易提起

早上好!梦的碎片
离别是一幅情感的拼贴画
上溯到时间的关节处
它又是一帖黑色的膏药
哦,发炎的时光!
 
我通过反复生病来加深对药的理解
中午好!云的垂直的投影
离别被我折叠,带到了乡下;
现在,它变成一幅乡村静物画——
秋风吹起,落叶装裱着它。
 
晚安!消隐的地平线,
还有你,言语撵过嘴唇后留下的
深深车辙。
我站在星空背后
离别站在我的背后:
它那么深奥,古怪,像是
一幅后印象派画作。

2006

————————————————————————

◎可能,不可能

可能的战役,不可能的鸽子和
橄榄枝。可能的现实,
不可能的梦
(啊,他们把天空绑在石头上,
沉入了水底。)
可能的相交
不可能的两条飞驰的铁轨
那些沙漠,渴极
死于对水的思念。

总有一处地方,会成为你的
遗迹。总有一座落日的教堂
会收留流亡天边的地平线
对春天的大范围赦免将招致
花朵的叛乱。啊可能的月亮,
不可能的窗子和它的失眠症——
那儿,将埋下镜子的遗骸。

只有站台会让火车的叙述停顿
只有你,会在水面临摹我的面孔
刀剑是没有主人的
可能的杀戮带来了不可能的复活。

200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