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卿 ⊙ 胡少卿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短诗一束

◎胡少卿




荷兰风车

旋转呵旋转
在等待中无限扩大自身

岁月让我们干瘦黑小
内心却日益丰盈
像泉水浸润着土地……



无题

雷声隆隆,树叶沙沙作响
我举着一件衣服奔跑在路上
大滴的雨点稀稀落落
猛然,我被照亮
看见了自己仓惶的面容
一道闪电刚烈无比
——这是唯一在我和过去之间
进行沟通的旧物



阴天

天阴阴的
一个女人被一条狗牵引
踩着飘忽的舞步
两个落魄的男子
走过树叶飘零的道路
“为什么女人总喜欢动物?”
“因为它们温顺。”



三天

把锅搁在火上
一股腥味弥漫开来
已经三天了
那条死去的鱼
还在召唤它受难的身体



小肉果

哎哎,别光顾抱我
你的果果放在桌上
要爬蚂蚁了

小肉果,小肉果
你是我的果果
怎么不怕蚂蚁呢?



蚂蚁

我一伸手就碾碎了一个
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所有的恐惧、畏缩、奔走、颤栗
都在那黑色的灰尘里了



南京

我想,寒冬一定与南京有关
温润的烟花雨季
总得在末尾有个交待

可是,那个面容虚浮的汉子
拒绝交待
一任皮鞭猛烈的抽打
他睁着双眼,但缄口不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