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卿 ⊙ 胡少卿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路上 (组诗)

◎胡少卿




1.
在路上
一对男女面对面
中间是一段僵硬的距离
作为身份的象征
一辆自行车温顺地停在阴影里
后座散发完体温
落上了轻微的霜粒
他们比试着冷漠
似乎执意要吓住对方
一股焦躁的火苗
从腹部缓缓升起
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什么时候才能开始
啊,在这人口众多的城市
能撒气的只有对面的人

2.
我和你并肩骑车
走过熟得不能再熟的道路
夜色像尘埃一样
分割着行人的五官
用三张钱换回六样物品
“真是一次成功的购物。”
你的喜悦像鼓胀的纸袋一样真实
落叶纷纷
它目睹我如何从一个自由的暴君
变为爱情的奴隶
那么,用三年时间换回一段平静的婚姻呢?
空气里只有你是可以
一手抓住的事物
“我24岁了,
一事无成。”
骑车的人投来惊悚的一瞥。

3.
起风了
坐在房子里多好
房子,像父亲的手
平时打骂我们
现在抚摸我们

我记得在路上
树枝发出吓人的声音
电线也遥遥欲坠
“可怕的不是风,
而是风刮落的东西。”
我这样说着,灰尘一瞬间
蒙住了我的脸。

4.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时间丈量着距离
为什么那里会更亲?
为什么更亲的会更像空气?

翻开发霉的像册
我倚着的树都老了
一条乌鱼脱开小手
蹿过隐匿的河沟

烈日擦去了熟悉的小径
我站在村口眺望
再也挪不开脚步——
仿佛有一种无形的禁忌捆住了我。

5.
我们的司机趾高气扬,横冲直闯
像一个戴着墨镜的“暴走族”
宝相庄严的领袖在挡风玻璃上碰撞
十几位乘客安之若素
道路布匹一样逼上额头
这时,前面聚集着一伙人
我们的车子骤然减速
人群让开
地上一滩血
大年初二的太阳照在一堆衣服上
像灵魂踩瘪了的脏气球
车子艰难地移动
轮胎像委曲的蛇
终于通过了这个关口
我们的司机不像是松了一口气
倒仿佛置身于山影中
滞重而严肃。

6.
四月的一个夜晚
大风猛烈地吹着
我吃力地蹬着单车
闭嘴咒骂
沙尘像密集的蝗虫
飞舞在建筑工地的光柱里
在我前面,并排五个女生
拎着标有“小货郎”的黄色塑料袋
嘻嘻哈哈,东倒西歪
她们愉快的谈话声被迅速卷走
我越过她们,
只看见闪光的镜片、眼睛和牙齿
许多年后,她们将离散各地
嫁人、生孩子,陷入无穷的琐事之中
有人穷困,有人被抛弃
有人学会了抽烟
有人的皱纹像烟圈一样蔓延
在不同的地方
或许她们会想起这个集体采购之夜
这个充满笑声的暴风之夜

7.
我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
慢吞吞地走在路上
夕阳照着我弓起的脊背
这多像一条末路!

不善交往,讷于言辞
每一次公众生活带来的挫败感
正如另一些人获得的成就感

一条下坡路就在眼前
影子像僵硬的腿骨一样无法变更
有一瞬间
我忽然对生活完全绝望。

8.
天蒙蒙亮,我走出楼道
与一场大雪猝然相遇
它晶莹、浑圆,如处女
街上有人在走动
有人发动轰隆隆的钢铁
运载着人类的豪情
世界—— 一台黑白电视机
我登上一辆公共汽车
卖票的小伙子睡眼惺忪
被司机连声呵斥
两三个人像雪天的客人
被感伤的音乐包围
每一个动作都像表演
包括抄着手,缩着脖子
仿佛有一副无形的担子压着你
包括簌簌无声的雪(无头苍蝇一样撞着玻璃)
巨大轰响的北方的泥泞
将一幕怀旧的老片碾得四溅
路边突然出现一堆野火
真实的火苗使目光变暖
我捏紧了手里有限的纸币
一场雪使生活重新变得美好

9.
白雪渐渐褪去
绿色在增多,水在增多
平原上,一棵一棵孤独的树
和路边的老人没有区别
拾垃圾的孩子
被驱赶着回归那些低矮的院落
有人在闹市集合
有人在门口咀嚼饭粒
遍布南方的小城
散落着野马一样的少女
过了商丘,便是伊尹、木兰
“十八里镇人民欢迎您!”
辽阔的乡村土地
曾见证我的恐惧、颤栗与卑微。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