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巴 ⊙ 象形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出片」

◎渣巴



渣巴


几年前,我们一行人去万寿寺去
看一场摄影展。

摄影家从自己的窗户俯拍楼下的树棵
微风过处,
树肩攒动,树枝低伏,在风下迎送。

参展作品的尺幅都不是很大,
这是一幅动人的风景。
更多讨论可以参见我的小说“阵风”。

此刻,这家公司向南窗户的毛玻璃之外,
一棵树在风里怂恿自己。
较近一举枝头或者一时间贴紧玻璃,一团黑捂住窗户,
这是一棵雪松,
松针顶住玻璃,又弹缩回去,再伸张开触角。
模糊,是更锐利的一种风停在空中,一瞬间不能散去。

在CBD,这家出片公司租用一户一层的两居,
客厅,刚够塞得下一架AGFA 44,
几台老款苹果、混搭PC一顺排开在灶台上,
输出员趴在橱柜底下来回拖拽自己需要的文件,
我第一次用InDesign出片,我们正在研究PS发排为什么总是报错。
照排机象一个大相机,把图片曝光在胶片上。
卧室是办公室。
厕所,是厕所。

我在电话里听见你的旅行与谈吐。
遥远,就像这扇毛玻璃,
我一打开它,就能看见你,用手摸摸你蓬松的头,抱着你,和你说话,
什么也不说,就一直抱着。

晚上从地铁回来,我看见她脸上粘着泪水
她今天的故事是怎样的呢?
我看见的是开始,
还是结束。

从复兴门下车,可以换乘环线地铁。

2006-8-18








©zappa™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