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波 ⊙ 波波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妮尔与莲子

◎金波



妮尔与莲子




    许多年前的一个夏天,我一个人住在亲戚家的五楼的空房里,闭门几天读欧文•斯通的《梵高传》。当看完这本书的时候,忽然雷声大作,我推开阳台门,注视着随之而来的暴雨,注视着顷刻凌驾于西宁南山上的双道彩虹,那时,我从书中受到的震撼比雷、暴雨、双虹更大。
    后来我遇到两本神奇的书,那种多年未被感动的心境被激活,这两本书是两道真正的彩虹,凌驾在我心灵的雪山和大漠之上。
一本是法国女学者大卫•妮尔的《一个巴黎女子的拉萨历险记》;一本是我国自由撰稿人莲子的《西域的忧伤》。两位是相隔一个世纪却又惊人相似的奇女子,我甚至怀疑莲子是妮尔的再世。  
    亚历山大莉亚•大卫•妮尔(Alexandra-David-Neel  1868-1969)是一位神话般的人物。大卫•妮尔从1891年起,开始了她终生的旅行生活。她先在锡兰和印度学习佛教经典,并于1891年首次到达印度与中国西藏的边境。1903年西藏喇嘛14岁的庸登开始随大卫•妮尔遍游亚、非、欧三大洲,并认妮尔为义母,并与义母生活了四十年。
    1921-1923年间,妮尔与庸登辗转在中原与西藏之间的茫茫戈壁、草原和沙漠之中。她企图从打箭炉(康定)经通商大道进入拉萨,后受阻返回羌塘(藏北牧场),1921年6月,妮尔在庸登的陪同下化装进入西藏腹地。1926年6月,《一个巴黎女子的拉萨历险记》的法文版问世,不久出了英文版,后又陆续译成德文、荷兰文、西班牙文和捷克文,当时的法国总统杜梅格也成为该书的崇拜者和热心读者。1966年10月24日,妮尔在98岁生日时还写下这样一段文字:“我应该死在羌塘,死在西藏的大湖畔或大草原上,那样死去该是多么美好啊!境界该有多高啊!”
    莲子20世纪60年代末生于腾格里沙漠边缘一个古老的枣林里。1989年银川师专毕业后在宁夏北部的一个工厂教书,1990年认识了旅行家余纯顺,成为其代理人,开始染上逐水草而居的性格。后来辞去工作,挣上点钱就旅行。《西域的忧伤》记录了她自1998年8月21日开始的新疆之行。莲子自称《西域的忧伤》呈现了一个现代人浪迹江湖的种种境遇,是一张游牧的书桌,她把它献给向往天马行空、渴望人生醉意、追求心灵自由的朋友。
    妮尔这样写察隅一带的风景:“风景又变得美丽无比。金黄色和紫色的秋叶在朴素庄严的雪杉丛中闪闪发光,并将落叶撒在尚带有一层薄雪的草坪上,宫中的帝王也永远也不会有如此豪华的帷幔和地毯。”在往波密的埃尼山口,妮尔和义子遇到了大雪,食物所剩无几,庸登又摔伤了脚踝,妮尔写到:“如果不是为我儿子的伤势操心,在这从未遭到侵犯的大山中度过的这个雪夜,不知会怎样激动我的心。我一动不动地坐着,几乎坐到黎明。在彻底的安静中,在这一奇特的白色世界里品尝着孤寂的乐趣。”
    莲子这样描述南疆:“宫格峰和穆什塔格峰的峰谷间变幻迷离,云彩飞绕。卡拉库力湖像无数裸体的女子,扭动着柔情无际的玉体,向两座雄性的山峰撒娇,湖边枯黄的野草也在疯狂舞蹈,对即将熄灭的天光倾诉它们永不枯竭的生命密语。”
    在河西走廊没有春天的三月,大风扬沙。比这更糟糕的是,还要面对乏味的琐事,比如开会。离真正的自然如此遥远,妮尔和莲子像是我出壳的灵魂,潇洒地奔走在西域的精绝国遗址和西藏的大湖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