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地 ⊙ 温暖的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太阳/这只水果框已空了许久/蓝体世界/误食

◎白地



● 太 阳

太阳到哪儿去了?有人说
太阳还在我的袖管里,还是苹果一样
窝藏在那里,从来不分昼夜地
照亮我的袖管。

有人说太阳一个在左,一个在右;一个在东,一个在西。
九月,树梢儿快黄了的时候,太阳
就到北方度假去了。

有人说,即便在那时候,太阳也没忘记到我的袖管作客,
核桃一样,会时不时挤疼我的肌肤。
而我看不见的模样。
疼,是不是就是一只簸箕,能把这枚核桃装在里头,
然后将它一簸一簸地,将太阳的光簸出来?

2006-9-4


● 这只水果框已空了许久

这只水果框已空了许久。
它一直空着,面朝天花板——
它时时刻刻俯视我:
看我把书本取下来,又扔到床头;
看我把手机拿起来,又把它抛到枕后;
看我捧着一杯茶,一个人跟茶叶说话。

它看我的水果框,它一直空空的,
果框的纹理清晰可见。
这些纹理一丝一丝地,呈深褐色,
渐渐散布到果框的外围。

这一天,我有点驼背,还咳嗽,那面墙
就看着我与果框一起空着——那样空着。
我无所事事,
就在果框里装满了书、碎纸、水果刀和烟缸。


2006-9-5


●蓝体世界

那些推门而入的生意,此时正抬着头,
它们憔悴,彷徨,如一只只失败的狗,
蹲在门的角落里。

是呵,全世界都在做着忧虑生意,
耶胡达•阿米亥在做,他们也做,生意的本身也在做。

天空蓝如大海,大海蓝如人们的身体,
人们的身体
蓝如那些无精打采的生意,如那扇透明的门,
忧郁,不可自拔。

2006-9-16


●误 食

我咀嚼着早餐,
一边路过急着上班和买菜的居民,
以及各种各样的垃圾堆、垃圾箱和垃圾车。
清晨,雨露还在香樟树上,路面也湿淋淋的,
污水坑一个接一个。

那个炒蚕豆的人
今天又起得很早,他专心致志地立在路边,
身边有一条小黄狗和一个乞丐样的老人,
他们相得益彰,正好
被我瞧见,又不失时机地
将我紧紧噎住。

2006-9-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