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波 ⊙ 波波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湖歌

◎金波



湖歌
——献给青海湖


    


(一) 跳舞的瓦罐

青海湖水
是盛在一个跳舞的瓦罐里的
所以她才海水一样蓝
所以她才泪水一样咸

十五个跳舞的青年手拉着手儿
会骑马会射箭会疼女人的男人
会唱歌会编裙子会疼男人的女人
他们穿着冰草编的裙子跳舞
手拉手儿把青海湖围了个圈儿
风吹草摆啊
馒头花乳房样颤动
格桑花秋波样明媚

瓦罐上十五个跳舞的人儿
他们被青海湖波照耀的健硕的身体
受到一位唐朝公主的祝福
他们波光里的微笑
比公主铜镜上的波斯葡萄更甜
他们被湖水浸湿的腰肢
比公主铜镜上的罗马瑞兽更酷

青海湖水
比我的心更蓝
比我的泪水更咸
我要把她装在跳舞的瓦罐里
抱着她,奔走、做梦……

    
(二) 红狐狸
  
  青海湖第9号拜占庭式的别墅
一只火红色的狐狸
穿件米黄色的真丝睡袍
上网查资料

资料一:
  某烫发男穿喇叭裤提巨大录音机
  甩着丽君的歌招摇走过长安街
  墨镜上的巨大商标使他怎么也找不到WC

资料二:
  某低腰裤到股沟的叫什么花的姐姐
  乳沟上晃着MP4参加超级女声之海选

资料三:
  兴都库什山脉山崖上的两尊大佛
  轰然化为巴米扬小镇的尘土
  尘土飞扬里走出了阿拉丁
  丢失了神灯的阿拉丁
  决定背上火箭炮徒步远行

资料四:
  法国巴黎凡尔赛女子监狱走出李李
  一切的一切都由她来向记者们解释
  ……

红狐狸脱掉睡袍扔到壁炉里
关上电脑和空调
推开门
把钥匙关在别墅里
此时是四月的融冰之夜啊
四月的融冰之夜
火狐狸驾一块青海湖的碎冰之舟
甩动尾巴起航了
它要到鸟岛
去会它的斑头雁A
和鸬鹚B
      


(三) 红房子

一位落魄画家
用自己一生的画笔
在画青海湖的红房子
他爱那红、那蓝

红房子曾住着一群帽子上有飘带的海军
红房子原来叫做鱼雷发射中心
二层楼的红房子
矗立在湖水中
那个最健美的外号叫“船长”的水兵
只在湖面露出他的胸肌和肱二头肌
那时画家的红房子
颜色鲜艳如草莓

后来鱼雷发射中心撤了
海军们的飘带飘远了
红房子现在成了海上乐园
一群叫卓玛的姑娘们
手捧哈达给贵宾们唱歌敬酒
二层楼的红房子
依然矗立在湖水中
湖水下降
被盐水浸白的底基
全都裸露
这时画家的红房子
颜色暗淡如同腐败的草莓

那个落魄画家
就是我的爸爸
他已被盐水浸泡得
胡须白了









(四) 湖畔恋人

西部诗人把一生的爱情
他在波涛汹涌中的慈航
化作了十一朵玫瑰
他把这玫瑰抛洒在青海湖畔
这娇艳的红花
在强烈的紫外线照射下
迅速枯萎
这大湖畔是长不出玫瑰的啊
朝湖的老阿妈
转动着经轮
她诡谲地笑着
虔诚地扑倒在隐含玫瑰的灰草上
她的藏刀
她的藏袍
她的胸膛
把十一朵玫瑰魔法样挤进草原之心

美国西部人大卫带者妻儿落户在湖畔
他们在湖畔小学里教书
住在帐篷里,藏民一样烧牛粪
红红的牛粪火
烧掉了他曾经的嚎叫
大卫不再吸毒了
他要让他的孩子们
在拥有草原之心的青海湖畔
天使一样成长
他摘下舌环吻着他的太太
轻轻对他说
你是我的湖畔恋人











(五) 碎裂的瓦罐

谁也不能让青海湖底的碎石变圆
她还年青
年青到敢硌你的脚
谁也不能熟视无睹
她正在干涸的蓝
那就任凭泪水变得更咸

跳舞的瓦罐必将碎裂
十五个手拉手儿的人儿必将宿命地
奔向十五个方向
这彩陶的碎片
因短暂而永恒
因狭小而宽广
碎裂的瓦罐
在你想说爱的时候
让梦失去完整

我成为那孤独的人中的一个
盲目地投入到青海湖荒谬的深渊
荒谬到变成一条鱼
看啊
草原上一万只旱獭
正在朝拜太阳
而太阳依然从青海湖上升起啊

而我正鱼跃
斑头雁的叫声
和着波浪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