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衣 ⊙ 倒油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的逻辑

◎小衣





【我的平静】

昨夜,你的谬误开始了我的平静
在清晨延续,于午间爆发。

中午12点
我的平静,就是瞬间的愤怒
我的平静就是科学
政治
城市
工厂
并非一无是处。

我的平静就是海洋
气势磅礴而出现在你眼前
象征着真实—— 一切理应如此。
                  
                2006.7.16
【弃荫】

不知晚霞将至
有时
新树叶长到树枝上可以让人想到
更多的女人
有必要
在海鸥还没飞起来的时候
长好翅膀
有必要
在鱼还没游走时
盖好鳞片
十三月和我相离甚远
有必要
把所有的影子想象成你
整个树林
我用忘记一棵树的时间来把你忘记
熊躲在山洞
来年的花还没有开

【船】

我理想中
的两种心情各自独立。
在水的一方,
悲伤和快乐是两艘行驶中的大船。
你看,驾驶员都不是我。


【想象一种可能】

想象一种可能
我会到天高草阔的地方。
想象一种可能,
我放下头颅和四肢。
然后躺下来畅想,把天空划分。
与你相爱之前,和与你相爱之后
取下缺口,我们象吃着果实一样用力品尝
回味,两端之中
想象
另一种可能。


【破碎之歌】

愤怒从早晨开始。拿起牙刷
刷自己的脸,泡沫深入体肤
掏耙出一条条血丝一样的罪状。
你不关心女人比我不关心自己更残忍的
破碎已经开始了,从两种鸟类的心灵出发。
从牙膏的泡沫开始,从牙龈开始。我吐出了我的齿头。
世界的洗脸盆到处都是,而我该到哪儿去吐?
假如愤怒还有一点点卫生可言,我全身的垃圾还惧怕那一点儿脏物?
咬破自己的手指让它断,要它断在天涯。
让它不能自己帮自己梳洗。让它比它们自己更脏。
让世界清洗世界,让器官自动编排程序。让我,把你一个个呕出来。
连同昨夜那个弯得快要眯成线的月牙儿。呕出来吧。呕出来吧。
要不然就左手捶打右手,右手捶打腹部。两条腿互相践踏,
两条路互相交叉。XX和危险互相拍撞。





【漏洞】

这一天的乌云
使你谈及我的婚姻。
你凝视我的无名指,
头部半就枕着
我的腹部,部分凹下。
只是一次重复,
好多苦处如纸,一捅即破!
像雨点
从屋脊直下穿刺
我的身体,无数漏洞。




【巢】

你可以想到
一只熊的腹腔。
四处有冰
无寒。
此时不必四处奔波
可以温柔地躺。
在一顿廉价美味的早餐里
熊的腹内
只有我和你
我和你也依赖着腹腔。
2004年冬

【花园】

好了,不要再爱我了。
不要再想着飞奔田园
那儿现在不长花朵,不长耳朵。

假如我们去呆站没有床的房间,
我们就空着身体,比邻而居。
                    2004年夏
【晨】

阿姨,今天我没折好被子,我有一双微肿的眼睛.
我的头晕的可怜的样子那么难看
没开启的窗户有那么郁闷。
你瞧我们都是女人罢,我的月经来得多么的准时。
我想有一天我会去郊游,
要带着你的孩子,好么?
                   2005年秋

【冷宫】

一个月
丢失了一个星期的身体,
再丢失一个星期,再一个星期。
其他的日子,还能拿出多少。
皇帝在西宫,龙袍也在西宫。
妃子在后院。
有人扇凉,有人卷尺幅。
我也曾
倍受宠爱,
披凤毛近麟角,坐过金銮大殿。
2005年冬

【七月】

昨天该不会是七月吧,
七月
就是蜻蜓满地的。我也是蜻蜓。
我要你看不见,就粘在天空的边缘。

七月的鬼很多,
他们一个个附在蜻蜓的身上
拍打着翅膀。

我的身上
也是有鬼的,他一口一口地啃噬着我。
让我提问出为什么。
                  2005夏



【日记】

笔尖,沉醉在一片干净的领域
奔跑,以它那赤脚飞挥的脚步声。在空中
吹着越来越多的黑色气泡。与我
相濡以沫。

这頗像许久以前,我十八岁。
那时有希望,我变成什么都可能。

现在由于悲哀,我只能对自己保持悲哀的容色。
不能对镜子前的一张脸表示赞同。
                          2004年秋



【海】

走了多年的路程
来年你就要爱上我了,将背着的爱
寄居在海螺一样的温室里,把澎湃的涛
和乳白的盐拥进多次高潮
亲爱的,当我写下你
写下你的名字
一抹海潮正淹没我的手指
模糊了我的思绪和一段时光
你温柔的叫唤,正阳光一样
披在我无限裸露的乳肌
                      2004年秋


【吡拉西坦扩散的早晨】

用鞭子鞭打一个早晨,就象日子鞭打
眼睛睁开。脸上
有些缝针未愈,脸上有一个女孩的春天
打出了喷嚏。
五色花儿爬满床沿。

迎面而来的藤萝,
是我的精神伸出手来抓住了植物。
动物与植物
用活性捍卫这个时代的纯真。
这象我要公然敞开来供应我的爱情一样,
我的手指长出短簇的叶子,用来表示同样的信息
已经到达,或者一次巨大的病变。

我抛弃一切食物,抛弃嘴唇。
抛弃连绵起伏的山峦象一双好看的乳房。
血将与什么融会贯通?一次车祸
有多少教训。开始与现在,我正在体会。

在液体中我开始了一个梦
梦也反过来开始了我。
黑暗与黑暗互相碰撞,现实
与现实抵触情操。你在远方按着发往异地的彩信,
摊开手掌,神色庄重。
脑肌苷态的液体流躺在白色的床单之中。水果和花草
都是植物。
                                  2005年春

【猎物】

在此之前我一定写过很多的信。
白的、黑的,粉红的黄色的。
那都是月光,赶着幽径的脚步来扎营。
适合抒情,适合往一个地方想。
我早就怀疑过的那些食物,爬满细菌。
在二十四小时以内偏走刀锋。
我,以一个友人的名义。
宣布你的身心正被处理着。
从现在开始,我想我讲这句话是新鲜的,
那也就是你很新鲜。
我拿了外衣和枪,带着狗儿出去。
那是一个繁星会聚之夜。
                             2005年春


【车厢】

我爱上世界的时候,世界在一个人的身上苏醒了。
小寒,大暑在北风的头七中互换起来。
我开始怀念车厢外那一抹绿。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面孔。
那是小屋。四处紧闭着窗门。
好象有人在外嗷嗷地叫着。
这死去的七月呀,终究还是在八月回魂。
狗来了。军官拖着他的狗,
身体被带动。
他要把它拉住。不惊动任何人。
但是这时有人高喊:“嗨!亲爱的,我说您不能在这带狗。”
这时假设我已经爱上他了。那么,也是在神智不清的时候。
                                   2005年春



【形体】

如果是友人
他是正方形的。
如果是敌人,他就是三角的
如果是陌生人,他必是圆形的。
我一直站在这些形体的内核
找到一个情人,我就对他说:“你是不是锥形的,
为什么能这样针灸我的心?”

【气候之变】

如何分辨春天的花瓣?
一只兔子的骨髓
注入多少气候的湿气
肿青的,那些长时间的懒散
我的小兽,为什么你不暴发而开始咬人
为什么你满是肠肥,日渐臃胖
为什么?你的睡眠会充满无限悲剧感
梦幻眼睛,梦幻的阿斯匹林。一场感冒。
不时让你看见眼前滂沱大雨
一块骨头与另一块骨头
相互交织。那时,
湖水是蓝的,森林是蓝的,草地也是蓝的。

【彷徨者】

一分钟后
我的身体空空
脑袋像气球,垂直上升
我知道这样不会是一个转折。
所以我又好端端地拥有着更多更宽阔的天空。
                             2006.1.14

【花】

一朵花沉在有水的玻璃杯里是要被扩大的。
你一动她就开合
你慢些,能感受到她的感动。
你快些…
不如你让她静些。细心些
只是你看她了
她是会腐烂的,是会老死的
你知道,你在走玻璃杯的边缘。
                            2006.1.13



【矫正】

我带着全部盲点来原谅这件事
亲爱的,我是非常认真的:那个女孩不是我
我是留着长头发穿白裙子的,假如她是
那么,你一定是看见背影了。我是小眼睛塌鼻子的,
小眼睛塌鼻子!
噢不,假如她是,你一定是在夜里。
我是白皮肤红嘴唇的。她不可能是!
假如她是
那么,那也是在雨里
噢不,雨水不要冲掉我的泪痣。
早晨的勺子,羹匙,油条,
盘子,汤碗。渡金的餐具。他们美丑不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