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衣 ⊙ 倒油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花儿娇艳

◎小衣




【我的过错】

请原谅我把你的彩信删除,并把它安置在心上。
在每个清晨我特别怀念,
那是我精神最佳的时刻,像朗读诗歌一样读及你的容颜
散飞一阵美妙的脆笛,声色透亮,情绪高亢!


【爱的诉说】

亲爱的,请原谅我还未能说出爱,因为爱是稚苗
我要等它开出花朵,并结出甜蜜的果实。


【病中的歌唱】

我亲爱的人儿,我欲为你歌唱,这个愿望像我在向往着初升的太阳,然而我只有三公分大的小嘴,和你精致的一口洁牙,我要命令他们悠然作响,我要命令它透亮着我的希望,与你丝丝如扣,每每清甜。然而如今,黄昏的枫叶飞了!我的歌喉未老,气息却无力!呵!傻子,我的心情急如灯火,源源不灭!只请求神圣的健康为我解围,释放我的想念,释放我想赠与你的庸俗的礼物!


【花儿娇艳】

请别把你的爱人看作只懂瞧你的酒精
这花儿开得多好,你看摄影师多精明,
看我就把它摘入我的诗行吧:
亲爱的,幸福的花儿要开在我的眉宇,
因为有你,我美艳动人,因为有你,我乐此不疲。
不得不承认,这世间的美好,它把那么好的你赐给我,并让我的爱无坚不摧,
花儿娇艳啊,我重复着旧言。


【晚餐】

这是一顿迟来的晚餐,
我才发觉他已经不小心得停怠在眼前,
为了写前一首以及这一首诗,我怠慢了我的肠胃,
想你知道,我未怠慢着你。

【距离】

远吧?你说远,我们就离得很远
在我们之间隔有许多车
许多城市,许多人,还有许多空气
那么多的许多
使一切
都很远,很远。

瞧他们,你瞧!我的宝贝
其实他们是相邻的,却互不干涉。

请相信,唯有我们离得最近
不信,用你的手触摸
那一半并不丰满的乳房
接着往右一点
我就温暖的挤在那里。


【遇】

这次你来太匆忙了
我没来得及在爱情的镜子前梳装打扮

【影子】

亲爱的,许多人只有一个影子,
而你不同,你有许多个。
在这其中除剩两个,其他的都是我的情敌!
他们是那么千姿百态,且独具匠心,
所以我应该惧怕与拒绝,那些娇小的影子走向你!


【乱了】

那用温柔的发捎,宠坏凌乱的依赖性吧,这是
最好的举动,让我懒洋洋的倚靠着你。
打开左耳,听你心儿节拍,
打开右耳,听自己的声喉轻唱:
《忘了我是谁》。


【走风啦!】

风吹过,由北向南,
我们以悲伤的表情悲伤
接受但不提示消息。
我们日渐消瘦
数着碗里
三百六十五颗精神食粮。
数着数着就笑出了声。
我说,我的笑是一个空洞,
会装上风。

走风,走风。
你走了以后,就没人这么说过我。

【吹动的情绪】

亲爱,我要告诉你我小而美丽。
没有不被风吹的憾事,更没有未照阳光的委馁了。
惟独……
春风,我想你来啊。你来了,就会带着温柔男子的健硕,
带着往日的哀伤。你来了,就让疼痛代替你,让你呼呼作响。
吹着彻夜不止的篝火。
露水不眠,它映着我,
把昔日的情绪汇合,并归还给自己。
                               2006.3.5



【湿润因子】

春天的草长
还是秋天的草长?
和那些爱与恨一样,终究得不到审判。

一切良知与罪恶
是你的一切制造出来的新面孔,
藏匿着某种意义。

追赶细碎的脚步,
尽管你流浪的声音还住在我的身体里
水一样地流淌。
由高至低,分离出更多
湿润因子。

【我可能病了】

题记:我想我是一直这样克制自己,一直这样等待的。

-------现在是零五年二月二十七日,并且是
十六点零七分。再过五十三分,也就是会过去一小时,
过了一个小时,我将用七个钟头的缓冲来结束
我的一天。
余下的算计,明天开始…

我可以估计在此间我病了,我说的:“我病了!”
但愿你没看穿我是无病呻吟。

我的呼吸是那么弱….
或者说错觉
只要猛地呼吸:“我非常爱你!”呼之欲出。

我病了,我喘着息
我看着《梦里花开》,脸面两旁格外清凉。


【被引力纠缠的】

我是快乐的,

并快乐着。是病了的,病
且用你的爱来彻查治愈。


【思念】

想忘记它放下日子去匆忙
想惩前毖后

想我的衣柜和我的镜子
从未被它打湿

想两个杯子
还不装满茶水时
那么空白

想你不离开我的日子
它如锈迹斑斑的钝刀

【杜,今夜我说了过多的话】

杜,今夜我说了过多的话,
话音
把诡异的地球
一圈一圈地绕紧,
缠紧多条经纬和无数个情结。
结在草原的开放中禁去开放,溪流的重温中不加热岩。

杜,今夜风高,
雨后的小山坡,女人一样柔软。
今夜酒不醉人
今夜没有狩猎人扛枪经过。
没有丰富的猎物,多余的良宵。

杜,今夜我喜我喜的。
我要求我的舌头再跑快一点,
超过褐色的马蹄,践踏着周公的沉默。

杜,今夜我说了过多的话,狠狠把你踢醒。
今夜,舌头发翘,哑然定型。
今夜我说了过多的话。过多的话,让
山羊不睡,山羊不听故事,只听一二三、一二三……



【花絮】

谁在我宽敞的房设置了丰厚的哀怨,让爱
成为我生命的不动产?
就象窗户是黑的,窗帘是白的。
为了生,我想到死。
为了你的爱,
我要加倍的象一个孩子。
玩死亡游戏,一遍一遍的死,
穿华丽的旗袍。

【失聪之声】

梦是属于影子的,
与身体无关。
我一直试着
和那些死去的人说话。
点燃磷火,他们爬满我的窗。

月的弧度,
布满我总是失语的身体。
思想在沉淀之后虚张,
虚张之后沉淀。

雨水这活生生的东西,
不仅来自于两个眼球的感观吧。
雨声中还有电话的声音。

我好象一直地说了——
我是个悲哀的人,我表达不好
我的悲哀。

【我需要不合格】

我需要不合格,
要永远都这么不合格。

比如印度船只,
挣扎我的水。
某年某月
我不推动,他不离开。

我需要不合格,
要永远都这么不合格

不合格
就是不
蓝天不要那么蓝呀
白云它不是一块橡皮擦。
2006.6.30


【交叉感染】

象照X光一样的,
早就预定了时事人地。
在心灵交叉感染之后,取出胶片
想起当年,
你要不断地吞下一块石头
在我心中的重量。
那些悲凉的事,
那些爱我的人,过早地忘记。

感染多次。
可惜现在秋天的药房,
又是潮湿的呀。
护士刚走,留下那一层阳光
斜照在桌子上。
9号——
这比起我当年,
还会怀疑出一些
快乐来。



【情诗】  

瑶瑶
请把名字借给我
我要写一首情诗
从爱开始  
从大片习惯开始  
从草  
从一块石头到另一块石头
小心地开始
瑶瑶  
草丛中的瑶瑶
印象中你那么具备稚气的青色
与春天这样接近
要为你写一首情诗
瑶瑶  
你选择
你把春天传染给我  
还是春天把你传染给我?
确信无疑 那可都是我引用的名字呀


【切割】

或者,更低
阴暗面
都在此处

北方的土地
有没有森林或者沼泽?

光爬到脸上
一切事物,越看越多。

时钟是三把锋利的刀
把我的世界切割给所有的病魔。
【成熟的草莓】

能够这样已经不错
不能说出太多残余的
当我紧紧地抱着,成熟的草莓红艳艳。
当一切说出爱。当雨水叙述我全部亲吻的过程
不悲伤的草莓,委琐于自己的双臂中
生命笔直,情感折曲
年轻的蘑菇们站在一起,不曾陌生。
                        2006.3.20

【落花时节】

比如,在水面找一个落脚点

想你的时候,同时想到花
秋天里的花,怎么落都落在实处。

想你的时候,全身有你
那些云呀,抓呀抓呀,摸不到边。

曾经是一片树叶的门,
现在随时给你响应。

假如您有何需要,
请拉一下这根绳子
请响铃

               2006.6.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