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衣 ⊙ 倒油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伤花怒放

◎小衣




【执子之手,与子谐老!】

如果我分散注意力,
会没有方向感的投入,
那样我能听见风绕过树林
水流过河底,后
舒展脸庞两边的耳膜

我听见许多哭声:首先是自己的,然后是别人的
继而,我又看到一些树叶,
轻轻地黄了,轻轻地掉了
黄掉一片,又覆接另一片
很快地就黄到了我的脸上,
你说你找到一块风水宝地,而你不会和它独处。


【最后的愿望】

我确定车轮的时速测定的
最后一刹那该做什么了
我不爱一世奢华
却爱你的红薯。
今天天气潮湿,你说正好适合耕种。
于是我携上断章的梦想
作为秧苗,他们是勇敢的,自私的,
肆无忌惮且又双目猝盲的。
愿望:我要象完成一个幻想一样狠狠完成掉它。


【浅诉】

阿杜,昨夜风寒,
我坐在三更以下,坐着坐着就坐弯眼皮
这时我特想我想吃的宵夜。
可我饿着肚子,没有找到纤瘦的火柴,不能点燃烤鸭。
尽管我的欲望是那么多,我的哭泣还是那么可怜。


【伤花怒放】

她的胸脯上,一列火车正在开动,
气笛的浓烟熏坏器官。

直到患上郁溃疡,仍未减弱咸味的体积。她说,
如今我盐量过重
是个难以下咽的女人。
以致我没有过多的叮咛。

只要你记住
在列车未到达目的地之时
不去尝那口
伤口上的盐。

【如果我死了】

引子-----
亲爱的,如果我死了,这是我的遗照
如果我死了,这是我给你的遗书。
--------------------------------------------

如果,我是说如果
我驻空了灵魂,我把爱瘦成生命的极端
白绫锁屈我的日期
我的忌日,即从这一首诗到另一首诗上做出应证。

我披发,凝视,我站在窗台边
一层层剥落
一层层笑萎
从历史的发展,到背去时光的驱壳,
我的末路,我的所有
我的一切的一切:眼泪是咸的,口水是甜的,水是无味的,
爱是无理由的。

我幸福地,我满足地
闭上眼,藏匿到你怀念的骨髓里。

【将近于无】

她常常会想到的事:一个赤裸裸的人体,
多么脆弱,多么易伤的可怜。

往昔,她的容貌被认为是美好的
但现在她是无光照射的黑蔷薇
想象她的肉体,坚定而下奔的曲线,
本应成熟下去的,现在却平板起来,
而且变得有点粗糙。


【冷水澡】

应该利用夏季的冷水澡
减低一次骤来的欲望。这期间,
适舒敏频频缺货。

我不再关心物价是否拔到一个火苗的高度了
此外的每一天如此。
水电甚是稳定。

你看,正午的水花,
溅得比离开你时更凶了。


【游离】

这时,她是一个
静得象湖水一样的女人。
在夜晚来临之前静静躺着。
她爱五色手指,拨弄过一两次的
言情小说。黄昏的鱼在她身上摆动着
泛起粼粼微波。
她不关心国家大事,可能关心生活。


【伤逝】

在一起时,
我们总是很少说话。
像所有的语言凝炼在
喉壁,生锈,等待抛光。

我像虫儿似地爬呀
爬到唐朝。做一个梦,
仿佛多年来
最盛不过的青春。
那些金色的时光呀,
湿润的人,光彩照人。

你会说,你是好女人。
而好女人的好到底是什么,我从未问过你。
也未问过,那些
和快乐一起碰撞过的人,是不是
也会激出火花。是不是也会累。


【勇于屈服】

必须承认许多夜晚,我都在捏造
安眠药和虚假的语言

湖水是流动的,我看见云,我看见
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

死于捏造的旋涡。
我想重新捏出它的尾巴,但要一直抗拒
否则这习惯就会得寸进尺。

噢,乖宝宝,乖宝宝
你体内的水滴,就要不可收拾了。

【我所想的理由】

我想他不是理由
而后不想他也不是理由
而后把事情搁到一边不去梳理更不是理由
什么也不做不去想不是理由

但是,所有默想的人都必须相信
我在想我所想的理由

                            2006.3.10
【分飞】

春天正退向更远的角落
春天一直有雨。
你似乎来过又走了。
保持江边的冷清,
相映一年一度相爱。
江中有影,
而我的手
在时刻接受脱臼。

【我又咳嗽了,请你离开!】

我希望自己未到中年
脑满肠肥。脂肪滋生,
将你从我的体内
迅速往外挤。遗弃在西湖,
你站着看我白发三千丈,春风吹又生。


【悬崖】

现在的白天经常潜入月的睡眠。
仿佛白天的你爱上星系的静脉。
在一本书中找一粒米。我冷。
但拒绝结冰。
冷板凳坐够了用来睡。


【抽屉】

从现在起,我一定要狠狠地把你忘记了,
把你从我的肉体一直忘到血液里,不去管它怎么新陈代谢。
把你从我陈旧的衣衫上一直忘到一只没生气的旧扣里,不管它掉或是不掉。
那多么好!把你忘了,就能把你丢在一本日历的前端,被人撕去。
不管从新一直忘到旧的,还是
从旧的一直忘到新的。那样的话,如果现在是二月了,我就离你远了,
如果是三月,我就离你更远。
如果有一天我很高兴已经过去的是四月,
那么在六月,我一定可以把你忘记。


【新欢】

心泉死的那年,盐花开得很凶。
盐花开得很凶那年,你在挑盐的路上减肥。
走一步是一看,
路前有一名酒家。
你嗜酒,
不忘要打量它的新招牌:
天涯占梦数,
疑误有新知。

【旧欢】

那些让我感觉肆意的瞬间
它是一个撒娇的孩童吧。如日光一样温暖地
为什么我心底的热病至今还活着,接受并不专业的抢救
为什么我的动机明显而又文弱。让时间紧紧地咬我
而遗失的叶子仍旧绿茵茵的带着光泽。


【我的丈夫】

夕阳下我看到我丈夫的鼻子,睫毛,还有下巴和嘴唇。
我的丈夫,
家种芒果和板栗。爱着胸前系着紫丝巾的姑娘,
为她打生死结,
凝视她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
眼睛里有许多孩子,口含果骸,唱着歌谣。

我的丈夫,你这么容易就睡着啦,打着呼噜,像躺在睡莲的花芯。
唱歌谣的孩子,都噎死
在腹中,空气稀薄,我无力痛起。

像血液流动的声音,他们还在说话。
我还要生儿育女,唱情歌,演话剧,爱着你的江山
和美人。

【平常】

不按照时间顺序又向我走来的
是我整瓣的眼泪,
是它一次失足的攀涉

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
是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滴眼泪。
那么说湖水
也像我
这么安静。

【负方】

这么久了
桃花都谢了吧
谢了
就好
现在我要用食指来朗诵了
对象是过去和将来
给他们一个层次划分
你听好了,这棵桃树是不结桃的。
大概是过了个生产期。
负方知道气候不适

【太伤感】
这个白天
我坐在地球上哭
蜷缩着身体
所有那些英俊潇洒的风,都不来经过我。
时光在偷走我美好的童话
思念的怪兽掠夺了我生命里新生的花环。


【我看到的草地上的绵羊】

那又有什么关系
灰白的阳光,和我只是一次愉快的苟合。
我愿意我凭生活长久地、缓慢地、持续的悲哀
与我密切地交贯着。
小树木不成荫,小草儿不成砌
也许人类的灵魂
需要某些雷声分合一样的小旅行来填充。
但假如下雨,我是不喜欢的。
这种骤然的心酸染湿了我全身绒毛的天空
从虚无中跑了出来,显现成不可触摸的轮廓。
                           2006.1.12



【拒绝森林】  

这都是你的权利
你脚步轻盈
蹦跳如鹿
你紧张无力
你紧抿双唇
你伸展双手,你想靠近我
你要叶子严密,
我要有修剪整齐的心。
           2006.5.8

【以愚蠢开始,以后悔告终】

从此,我坐上忧虑这把摇椅,
没日没夜地晃动。
餐饮到来之前
取消一切肉类、蛋类及海产品
一切青菜、水果及干果。
试图成功,或者使之前进。
                       2006.3.20


【金黄】

一捆一捆的肯定是时间
当你结束,它就匿储
当你走开,它就逝去
当你说我丑陋。

是的,我日渐丑陋!
我卑微。繁复。

假如一定要亲眼去证实,一把稻草
一捆时间,在比加尼田园里,
每一块石头的下面,都藏着实有的优秀。

                           2006.5.25
【情人】

当我
说起一根羽毛。
说起金子上的锈。
春天猴儿面:绿的、黑的,蓝的。

树叶
喜欢托起无辜的孩子。
我亲爱的蝴蝶。

你是不能
深深地,深深地爱,而不带责任的。
而我,我也不是
只能深深地深深地带着责任,而不去爱的。

                           2006.5.25
【过渡】

我们抛开了过去的一切
即将进入
一个深暗的幽谷。
任何不同的语言都无法使我获救。

我是那么熟知又用力地
抓住这个窟窿
在你的黑色衣领中,我仍恐惧外界给予的引力

当你不断拒绝,我无用的生命
我的苹果,你们都不要急忙来爱我。

           2006.7.16

【作品101】

慢慢摩擦
两个时空
两个人
想象、倒腾,行走

也许会碰头
不,本不该如此
我总是
记得

那些软硬错位的事物
折断的绣花针
一只鸳鸯的孤单,头顶未绣上颜色。

【回忆录】

盛夏还未到来
潮湿中我感到有人推门而入
一些花开了,一些花还要开
一些花的骨头,被阳光的铁锤舂得吐出碎皮肉。

空气中去年的忧愁默然钙化
甜的梦,酸的梦悬明于地址。  

杯酒甚浓
你如何去证明
沙发上的躯体,频繁赴往旧约。

【顶着风吹】
你纯粹,不想弯腰
我家的花儿也是。一弯腰就疼
因此我不断挺身
爱着你,直至疲惫
【桃红坠】
我用了三百五十六颗泪水
让树上结满果实
这相思
到底是颗什么树?

你肯定不会知道的,
树上到底结了多少个果子
你肯定不会去数的,
即使去数,有的已经熟透
【慰籍】

可以,为什么不可以
你们讨论我,要求我,或代替我
去愤怒吧!没有什么不可以。

为我的行为感到阻丧、悲愤,
怜悯。给我一小块可以依靠的
海绵体树干

你们尽管吹
树叶那么轻,它们会原谅我的。


【往事】
如果我在时间的衣物里
找到一件美丽的往事来穿着
你是否也会微笑地忆起。

【美德】

小小的,短的
我爱我爱的
我总是这样写你
你的短处,我都看到了。

热气腾腾的沙锅,煲着一碗隔夜的粥
我不介意,真的不介意。

【生活】
为什么我不能了解你所看见的美好
当然了,我带丰富的想象
骑大马
站至山顶
云端里的手指轻轻比划,
我爱你爱的。

【伊甸王国】

我必须把他们还给给我那些项链的神们。
噢,现在请相信,
我也遗失了珍贵的东西。那个人光着脚,
我到达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绞断甘蔗,剩下憔悴的渣。
渣应该恐惧地哭泣,这就是你看见过的我的样子。
我有二十四个花环,请帮我献给丘比特先生。
我有二十四辆马车,请转告他我愿背负他的诗行。
走进欧洲国家,我看到了狄金森、阿赫玛托娃,
她们是我。
假如我有二十七岁,那么我有二十六个秘密,
具有白皙的身份号码,发亮又乌黑的拘留证。
法律升到最高层的时候我把爱情拘留。
向郊外的小鸟起身。翅膀就要张开了,
飞起来时,同时看见三个男人,
红果果、绿泡泡和跳跳龙。
我的植物们左臂交换右臂,藤箩交换藤箩。
围成一个绿色篱栏。
男人们纷纷涌进我的花园。
他们之中,有的是我哥哥,有的是我的情夫,
还有的,是我父亲。
他们在夜晚到来之时给我讲故事,
清晨到来之前提来牛奶,中午到来之后和我做爱。
噢,我必须把他们还给给我那些项链的神们。
现在就相信,我遗失了珍贵的东西。

                                     2005.11.9
【爱的模样】

爱从来就是这样的
比如风
风很整齐,而地上很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