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衣 ⊙ 倒油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动物艺塑

◎小衣




【足迹】

你究竟是由什么滋养而来
你的皮肤以及神采那样吸引我的眸光
为什么,你行色匆匆?
除非这儿有我,你要迫切把路赶!

你心爱的马儿认识我
它正带着渴望的步伐向我奔赴

我必须嘱咐
请寻找我留过的体香
和我之前留过的那个三寸大的脚印
重逢而来吧!


【白蛾之恋】

我带着忧伤而来
趁月起 趁夜静
婉以婷姿
众生之中
我是美丽的白蛾

且让你怜惜
且让你微笑地忆起

我的歌唱开始抑扬成调
在你的欣悦中满足

翅膀的拍舞像海波逐岸一样自由
不受世人的束缚


【蜻蜓】

也许是一根轻轻的草茎
在安置我的身体。
这么多年
翅膀还在飞。
让自己的身子轻些,再轻些。
忘记经过湖边的那些脚步
有些急躁。
有层似红似绿的薄雾。我怀疑
它是归宿。

【牧羊】

小衣在想天空
什么时候可以牧羊。

那上面比草原宽阔,
四处可以吃到好看的棉花,
象吃进很多的白色,羊儿越来越白,
云朵一样柔软。

地上的人
都看到好看的羊
羊也会叫唤他们的名字,
即使很小声。

【爱马者】

她总是比那些工人早睡,
比医生和诗人早睡。
这时候有狮子和老虎在想念她,甚至是
兔子和斑马。
有时候她偶然梦见一匹白马
就温柔起来。
抚摸马背上的鬃毛。
割出许多草,愿意被吃掉。

【长翅膀】

我从楼阁之上
学做几次鸟的呼吸。
闭眼。

触及云层 再触及你的双肩。
鸟一样的轻盈。  

【农家】

杜,田梗上的花开了。
你不看花,就去看你那块田。
那块轮廓分明的旧田,
一定注着曲阜明媚的水洼。

想起聊斋,
我又变为田螺姑娘。
今儿梳妆打扮
装满一缸水。
然后我临水照花。风骚但不轻薄。 


【白驹涉水】

当风从左到右
把我吹透。我还是多次把谬误筑在流沙上,
其实我还年轻。嗜好玩耍。
江湖上的人大都蒙面,把剑
藏在宽大的袖子里。那些白色的船,
白色的帆,是他们绝好的掩体。

【双飞】

喜欢那样的距离
在某个时间段,做着同样的事情。
听音乐,把事物诗意化。

加上两对视网膜的精神
一次次收紧。

追不及从前,也追不及未来的日子了,
只需要简单地打哈欠,
再抱在一起,那窗口的两只蝴蝶,就飞。
一高一低。


【D厅蚂蚁】

蚂蚁美人在一条直角边踩一个脚印
不会长出一棵牛蒡
路上也没有让人停止的红灯
蚂蚁没穿冰鞋
蚂蚁没穿舞鞋
蚂蚁不用脱鞋
假如你歌唱蚂蚁
她有不一样的三部曲
以致你注视起的舞姿
夜色幽暗。一撮一撮的摇头丸。



【致壁虎】

壁虎,离诗歌远些吧,我是想到的
灰色的刚毛能让你贴紧屋顶。
作为一个报复者
在现实里丧失掉原已丧失的。
墙壁灰暗,平板的水泥会随着心境压下来,
四个角带动墙壁像女孩的裙子一样迷漫地旋转。
你发出银灰色的颤栗,
让自己连得到的食物都会再一次失掉。
你清楚,那像极了你的尾巴。

【蝙蝠】

我很想再看一看你
可惜我是个瞎子,一个远视的瞎子
端着黑暗的钢刀,重提寒食。
屋梁之间的燕子
春灶之前的来客
似乎都在讥笑我
从隐含的乱红中卸下重袱。
                    2006.3.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