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美 ⊙ 失忆乐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06年自选诗

◎张小美




◎我的名字叫黑

嘘!别出声,现在你安全了
樟脑丸的气味像怨妇
这个橱柜做的小坟墓,曾收藏你的
童年,青年
湿气从地底往上冒
你总害怕,没有人来找你
那些人成群结队,经过你跟前,头上闪耀着白光

谁会待你一如当年?
母亲手持一团乱麻,在更黑的地方
细细的捋平你的前生

  
◎KTV

那么,你会唱“光辉岁月”?
你曾经站在楼顶,对着月光嘶吼?
那么,来吧,喝杯酒
你确实和我一起年轻过
在“怀旧歌曲”的这一栏里
我们按顺序唱

唱到站台
我们就停下来,听别人唱
“长长的站台,哦漫长的等待
只有出发的爱,没有我归来的爱”

◎我们

向下,沉入水底
不是纠缠的水草,不是
相互对峙的石头
我们隔着空气拥抱,亲吻
像真的爱那样,拥有
低处的自由。

我们隔着水,而不是水面


◎晨雾


穿灰色长袍的人,站在窗前
遮住五点的晨光
他迷惑的看着我,仿佛
不了解黑白,以及
远方的树林

我披起外套,趋身向前
他向两边,微微
让了让

◎照片

像睡着了,那么安静
纸片上的人,只有眼睛,没有思想
身后的树木,溪流,山石
也是静静的
仿佛被时光留住

似乎可以,虚拟这样的永恒
在某一刻,世界像个
疲倦的聋子

◎西厢

六月的小花园,骤然热辣了
坐火车而来的张生,丰神俊朗,手拿一筒
哈根达斯冰淇淋。

凉亭外,花正盛开
芍药,月季,茉莉,栀子花……
再不开,就来不及了

唱机的针滑了,幕后戏子低唱
"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年秋,风雨

小坟墓外,野花芬芳
风雨忽来,眼前一暗

午时三刻你突然窒息
音乐滑过墓门
三千里外,一匹烈马扬起前蹄

我有点儿忧伤
我想死,我还想拉着你一起死

◎寄生草

入夜后的广场
灯火隐晦
藏于尤加利树下

四处都是
追逐快乐的影子
人群密集
人群里有温暖

她混迹其中
企图蒙混过关


◎点降唇

秋天过后
衰老只是一夜间的事

公园的长椅上
空空荡荡
你说这是必然的
冬天要来了

冬天要来了
你有收敛的欲望
我有无用的肉身

◎无题

松针铺就灰褐密谋之旅
云朵占据的天空,纷乱如麻
一入秋,溪水冰凉
她的灰色裙子,已经更灰

山谷中,隐秘的花停止叫喊
"她羞于言爱",她的体内
一半生长鲜果
一半盛产核桃

◎盲目

此时,我们仿佛置身无边的草原
四面八方传来嘹亮的牧歌。
我告诉你刚才做了一个梦
是你曾经做过的

我们喝着鲜美的羊奶,看月亮
横空出世,好象是在清晨
太阳刚刚升起
我们俩骑着一匹白马私奔

◎失

空空的杯子,无字的纸张。突然
隐去的云朵。在日落之前
我说过"我还将最后
伤一次心"

而黄昏弥漫,天空开始下降
黑夜到来仿佛凌晨
整整一夜,嘴唇上的花瓣枯萎
有人坐着等死,等待注射器
慢慢抽去空气


◎夜来香

中午休息时
反复听一首歌
两个版本的
夜来香
邓丽君与蔡琴
一个甜蜜
一个沧桑
她们唱
她们唱
我爱这夜色茫茫
也爱这夜莺歌唱


◎即景

乌云压顶
蚂蚁搬家

有人在街上奔跑
有人站在三楼的窗口
看街上有人奔跑

雨点斜刺刺
打下来

阳台边的向日葵
背朝风弯曲


◎雨夜

三个在雨里
缓缓而行的女人
一齐沉默着

偶尔想到
前方还有雨
偶尔加快脚步

偶尔相信
淋一场雨是必须的

◎黑路

没有别的路可走
我们闭上眼睛
和空气撞击
蝙蝠们,像衣服
忽喇喇
从头顶飞过
前后左右都是
依靠触摸
才能认出的东西
你是黑影子
在我左边,是唯一
让我感觉到安全的
脚前方或许是陷井
陷井或许
是白的

◎时间

我藏进沙子堆
不呼吸
饿了
吃一口沙子
地底的水
缓慢移动
你在地面上
跑来跑去
我蹦起来
拍拍你的肩
阳光很好
你的头发胡子
都白了


◎海

我们将在同一天
抵达海
十月的天空
碧蓝而开阔
仿佛波澜壮阔的海
让我们沉默的海
在某一刻
我们各怀心事

你们眺望着远方
远方有
一望无际的颠簸
海水蓝得
让人心碎
我低着头
脚下的波涛
像人间的爱恨
此起彼伏


◎蹬三轮车的男人

蹬三轮车的男人
弓着腰 朝
一大片阳光
匍匐下去
热腾腾的马路
粘在车轮下
货物高过头顶
从贝村路右拐
上江滨西路
一个汉白玉的仙女
手捧花蓝 微笑着
立在公园边上
蹬三轮车的人
刹住车
在烈日下
朝仙女看了
那么一会儿


◎债

我提醒你要还债
把欠人家的还给人家
年关将近
也到了偿还的时候
拆东墙
补西墙
不是什么好办法
你看,把债还了
免得人家老惦记你
欠她们的
比惦记亲人还厉害
我给你打电话
发短信
写电子邮件
比你自己还着急
一万倍

我是你最大的债主


◎揽秀园

几个风筝
停在园子上空
直的走道
在前面拐弯

夏日雨后
我愿意
把这个公园
叫揽秀园

愿意让胳膊变绿
让凉风一阵阵
吹着石头上
不规则的我们

◎夏日恋曲

夏季的雷雨夜,沤热之后短暂的
轻松。电风扇倒着吹。将左腿
搁在右腿上,高高翘起。轻轻打着
某首歌的节拍。好象是
“轰隆隆的雷雨声,在你的窗前
怎么也难忘记你,离去的转变”

能想起来的事,越来越少
你在午睡,你在看书,你在喝酒,你走在
校园的林荫道上,轻轻跃起,去摘一片绿叶
雨有节奏的下,哗哗,啦啦,让我忘记
昨夜的争吵。忘记梦里,你曾怀疑我
爱上另外一个人

我得了健忘症。忘记伞,钥匙,和
擦身而过的5路公汽。遥远的
事物,在黑暗中,却更清晰
那是2000年,1997年,我站在一场
瓢泼大雨中,郑重的对你说
“我爱你时,不爱别人”

想起舒服的事。夏日清晨的
美妙睡眠。绿格子台布,飘飞的白窗纱
一粒扣子在慌乱中,轻轻挣脱空气
窗外的雨,斜织成清凉的网。我们
也是同一场雨,安静的
落在,树的两边。



◎那个雪天

几只鸟雀,跳过高枝
抖落黑树上倾斜的积雪
我们在小树林
说很少的话
那年冬天出奇的冷
你要走了
雪下得颠三倒四
我推自行车
过小桥
红围巾扎在铃铛上

冬日里呵气成雾呵
仿佛青春
树林边的庄稼地里
麦子顶着雪长高
有些种子没有发芽
在人间失散
那年我十六岁
以为一生很长


◎月光
 
月光有毒,半夜叩门
你是坏孩子,整夜流浪,不安于室
摩托车呼啸驶过小镇,压碎光影
你还是没办法让黑的变白

很多人站立暗处,披白衣,谈论是非
我们拥抱着沟壑,像拥抱死
月亮默默移动
如此如此,你不能变大,我不能缩小


◎日光岩

凌晨一点下山,除了冰凉的海风
能让人冷不防呛上几口
下山很快,鼓浪屿寂静的小巷深处
隐隐传来犬吠声
我扶着你的手说,已经疲倦了
不习惯登高

那时我们站立山巅,衣袂飘飞
误以为高于人群


◎天空与大海

阴霾还没有散去,在远方的天空
絮状的灰色云朵,分了一些灰
给心意难平的海

你看,这是我虚构的
一部分

另一部分是
蓝与蓝相互映衬
像深情凝望的两姐妹


◎重阳

我并不一定要与你共度美好时光
那时我登上山顶,瀑布向低处流泻
山脚下一汪深潭,需索无度

你看最后,我们都遍插茱萸
一口一口喝下眼泪。我说
再也不看远方了

机场前开满火红的花,我称之为荼蘼
余下的日子,须谨慎
我害怕越过越少


◎葵花与手枪
      

我一再提醒你要记得葵花
天气阴沉,下雨
失明的人眼睛蒙上红布

我用手划出一片天空
湛蓝的,能让你沉默
能让你跃上山岗,遥望鸟群

你让遥远与永恒吸引
手枪,玫瑰,隐入树丛的人
葵花优美的转动脸庞

你朝着黑暗,扣动扳击


◎月满西楼




你坐在树杈上
黄昏将至
在你身后
花落了又落,风反复地吹

乘夜色弥漫
我代替你说一些
不能言说之事
远方的山峦,近处的雾蔼

昏沉的月亮
迟迟不肯上升




暮色于瞬间加深
我夜游,露水打湿衣裳
野外的鬼魂
越来越多

一只白色的狐狸
从此隐入人群
我喝醉了,像个欢场女子
路边有人呼天抢地的哭

那是后来
秋霜过后,层林尽染



月亮从远方移来
嵌于宾馆的某个窗户
我们唱歌,拥抱
月亮越来越近,越来越满

阔叶植物垂于窗棂
我们被夜晚安排
制造飞舞的肥皂泡泡
我们旋转

月光下
我们被风反复地吹


◎魔鬼

最后,我释放了你
小房间空气很差,你吸入
过多的焦油与烟雾
我试图微笑,收集秋天
为数不多的阳光
披在你身上,伪装成天使
霜降过后,白天越来越短
我过得不好
你一直燥动,暴跳如雷
身上的铁链咣铛作响

我想找一个宁静的地方安置你
我们上山,去拜菩萨
你看见我在佛前烧香,叩头
山风朔朔,我像一片叶子
干燥,脆弱,
轻易被风吹上山顶
你看,我这就原谅了自己的罪孽
我像个天使,披上黑衣
依旧显得神秘,优雅
可我不能离开你,我依然痛苦

此时,我呆在黑暗里。关掉手机。
以前的夜里,我说错过很多话
你指点着灯火阑珊处
告诉我寻欢的酒宴的散了
喝醉的人胡言乱语
在摇头丸里找到爱情
窗外,对面的机器响了一整夜
我在写一首长诗
“她手上的烟灰,越来越短
脸上的泪,不断长出新的”

你看,我说过要原谅你
你蒙上我的眼睛,可我依然
看见了天空
我不去西藏了,我就呆在
我的小房间里
打开电视,超女们
还在演出复活赛
我为其中一个哭泣
你缩在角落里,垂头丧气
越来越安静

现在,你不要回忆春天
那是蜜蜂们的好日子
一张银杏叶片,被收进书页
我坐在江边,看见一只白鹤单腿
立于激流之中
时间不曾流逝,而是增加
哦,别扰乱我。让我们听歌吧
听莎拉。布莱蔓
你也喜欢她的,
让我们促膝谈心,握手言和


◎调色板(组)



他疲倦了,倚着斑驳的梧桐树
叶片至身后飘落,凋零之美缀有虫洞
她想遇见秋天的人
有秋水的心
树冠褪去绿色华服,压低帽沿




他在实验室,调制颜色
两个试管:一个装黑,一个装白
雾从窗缝渗入,抹去界线

一切都是相对的
女人从木质楼梯往上,回声陈旧
多年前。他心跳了,一下。



伸出手指,五个燃烧的花瓣
在黑夜她有掠夺之心

红旗插于高地
她还年轻,少不更事
毁坏的企图与占有的欲望
随风乱飘



什么也没有。
他推开门,雪从远方堆至门前
几只松鼠焦急的寻找尾巴
“我没看见”,她说
“人生就是一场白忙”

他拿起扫把,开始扫雪
小径上渐渐露出太阳的光斑,花纹的卵石


绿

他身后是大片浓荫。
他有绿的身子和腿,象一棵千年古树
固定在方寸之地

风从她这边吹过去,她垂下眼睫
开始静谧的睡觉

有时候。




一个失去理智的人
被石块偷砸一下

她把那些光寄出去
打上蝴蝶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