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笑 ⊙ 内心的光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向天笑十四行情诗赏析

◎向天笑





●在你的消隐中寻找你


月亮升起,你的脸蛋升起,我的思念升起
一旦你消隐了,满天的星星都是你灿烂的嘴唇
上帝让我来到世上,却不把命运交到我手上
年轻的时候,真的不明白亲人就是天堂

脚踏坚实的土地,还要什么翅膀
有你陪伴,我还要什么飞翔
不管前行的尽头,还有多少磨难
我要出发,我要出发,即使倒在路上

为什么奔波多年,还是想回到你的怀抱
不呆在你的身边,所有的行走都是流浪
是落叶终要归根,是雪花终融化到地上

远方的亲人,早已为我铺好温床
像剥光我的衣服一样剥光我的疲倦
在你的消隐中寻找你,我的梦乡

●茶


她蜷曲着,无奈地躺在杯底
当滚烫的水,粗暴地灌了进来
那意想不到的激情,迅速打开
她最初的面目,鲜嫩,娇翠

一枚、一枚,舒展开来
叶子,在飘落中站立起来
作最后的挣扎,停顿,喘息
在杯底,又长成了一片林子

无人想到这唇边的美味多么绵长
像绿色的火焰,在静静地燃烧
舌苔在品味、在触摸、在打旋

第一次,都是第一次,在水中跳动
一枚叶子与另一枚叶子紧紧拥抱着
再一次的打开,也是最后的停留


●等待的心如同无数只甲虫在爬动


比沙子还细小的石头
飘舞,在早晨,射进窗户的第一缕阳光里
你能看见她透明的翅膀,你不能触摸她
那宁静的舞姿,打开一座远山

像沙子一样沉甸甸的阳光洒满她的房间
等待的心如同无数只甲虫在爬动
停落窗台的鸟,打开翅膀,又收拢翅膀
一辆豪华的奔驰悄无声息地在外面驶过

她一动也不动,仿佛出土的瓷器
一遍又一遍的抚摸,手掌长满嘴唇
一句话不说,说完满腹话语

那瓷器,那些细小的石头
露出浑圆的腹部,一朵花
绽开全部黑暗 ,爬满甲虫


●把思念如沙子抓在手里

她的呼唤,像马蹄一样哒哒地踩在心上
把思念如沙子抓在手里
越紧越把握不住
你多想纵马奔驰,任沙子在身后飞扬

多少茂盛的草原都踏我们脚下
静静的湖水,像她明亮的眼睛
瞪着你的身影,匆匆而过
把一湖的泪水留在草丛深处

像镜子一样闪耀着她百般的娇嫩
你只不过是一扇嵌入她心房的窗户
每天晨昏,她撩起长发,谛听
哒哒的马蹄声,不再是美丽的错误

她可以放下一切,冲出荆棘丛丛的围城
你可以一无所有,走进丛丛荆棘的围城


● 远方的亲人

我日夜想你,布满荆棘的大门敞开
路迢迢,心遥遥,你在忍受孤独
像一株无人打理的银皇后,暗自枯萎
想你,我的毛孔都在急促地呼吸

你从远方出发,我正在赶往远方
没有回头的道路,只有回头的人
遥远,还是那样遥远
亲近,还是那样无期

丰满的幸福躺在面前,让我惊慌
伸手可及,却不敢触摸
怕如山厚重的思念压坏娇美的身躯

那是在梦中,倾听亲人的呼唤
你的眼睛望穿了我空空的行囊
一无所有,不敢面对你带泪的目光


●为谁守候


不曾为谁守候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
时间像中风的老人,嘀哒,嘀哒
迈着极其艰难的步伐,走一步像要退一步
让一个寂静的夜晚,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

多么渴望翻越美乳般的山峰
倾听被压抑多年的呻吟
深入没有见过的面容,深入白纸
描述与想象交杂,终于力透纸背

像一台奔跑过度的机器,散了架
堆放在回忆里,堆放在荒凉的墓地
经历内心的变故,经历冰山的消融

守候着虚构多年的幻象,陷入迷狂
依如饱满的红枣,挂满青青的枝头
任凭生吞活剥,剩下的果核还会发芽


●内心的光亮


这是十天后的深夜,离黎明很近了
你坐在两百平方的孤独里,离我很远
用手指抠出内心的光亮,想照亮我的寂寞
不让黑暗触摸宽大的写字台、还有电脑前的我

以令人惊叹的速度,火焰的舌头逼近了我
我吞下去,通体透明,肉体是多么轻盈
而思想是多么沉重,你不停地转换呼吸的节奏
让光明流满一地,灿烂的不只是一个人的心情

更多的时候,像长了翅膀,想朝你的方向飞翔
这多的颜色我只要一种,挺纯的黑色,你喜欢的
没人知道的,穿越一道道的坎、一道道的门

我们睡在彼此的怀抱里,想长睡不醒或者狂欢
其实,一点内心的光亮就是一个完美的世界
你透露给我的这点光亮,将让我幸福地行走一生


●她坐在黑暗的深处

她的身子光洁如玉,精美,脆弱
坐在黑暗的深处,闪耀乳白的光芒
与光天化日之下,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姿色
像洁白的蜡烛,静静燃烧,静静照亮黑暗

将命薄如纸的思念点燃,火光闪过,突然看见
那个人就在对面,只是他不吱声半句
一些细小的事物都被黑暗隐藏了,连同悲哀
连同她不易觉察的呻吟,还有泪水

整个夜晚,弥漫着芳香的夜晚
她悄悄在坐在黑暗的深处
拼命地想他的容颜,想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以一种渴望拥抱的姿势,她坐在黑暗的深处
期待一次隐秘的会晤,心与心,遥远的会晤
她仿佛听见了远方的呼唤,尽管她的身边空空荡荡


● 以我从前从未爱过方式来爱你


以我从前从未爱过方式来爱你
当你抬起头来等待亲吻的时候,我突然离开你
一种悲伤,在我一个人静静地回想的时候来临
如一场暴风雪一样,冰冷地来临

当暴风雪来临时,我依然站在遥远的屋檐下
望着你早已消失的背影,等待温暖
你的背影如一树树梅花开遍我的视野
那粉嫩的花朵像火焰,一点点地燃烧着思念

明天出太阳了,可给我的依旧是遍地的泪水
以及泪水上的一缕缕芳香
在这个早已被覆盖又被揭开的世界

我知道有一个更好的地方
她遥远,她又站在我梦的边缘
那是另外的一场暴风雪,在好多年后到来


● 想念一个人


昨夜我梦见了你在遥远的地方呼唤我
你站在青青的河边草深处
你不动,春天也放慢了脚步
直到月亮从湖上升起,你还是不动

我不知道你在等候谁,花那长的时间
青草也会枯黄,你穿着黑色的长裙
面前躺着一条漫漫的黑色长路
天空飘满了雪花,那是一个人的泪

最后,我们到达了我的老家,一个很小的村庄
我的父亲在寒风中站成了一盏灯,在温暖的梦里
你依偎着我,不再前行了,路到家了就到了尽头

为什么我们花了如此之久才明白路的尽头就是家
所有的奔波都失去了意义,我们停留在某处不动
守护着我们曾经的青春年少,忘记了还有衰老


    
  
●日思夜想的人

你打开铁门,又打开木门,迎接我的到来
你腥红的嘴唇蠕动,修长的手伸出又收拢
水汪汪的眼睛,闪耀着跳动的火焰
不说一句话,全然明白,就是不说

日思夜想的人,突然站在面前
相互审视着,看看与想象中的有什么不同
停留在你的房间里,拉上窗帘,打开电脑
我与你一起浏览,还是不说一句话

流泪地亲热,忘掉羞愧,忘掉自尊
我知道自己迟早都会消失
在这世上,不只是从你的视线里

把每一天当作自己活在世上最后的一天
再遥远的地方,亲人依然晃动在眼前
看看想象中的人,然后出来,还是不说话



●整座城市早已安静


凌晨两点,你还在不怀好意地笑着
我伸手,你缩手;我缩手,你又伸手
当我抬起头来,你骤然转身
把我丢在黑暗深处,把你的气息留下

你的影子,始终微笑着的影子还在
却不让我亲近你,独自坐在沙发里
当我走到沙发前,你又站在对面的墙上
像一张没有到期的挂历,舍不得撕下

我推开窗户,整座城市早已安静
从高楼上看下去,街道明亮得像河流
你如同浮萍,不知道飘流到哪里

一生一度的浪漫,一天一次的想念
与梦,与你,保持着这若近若远的距离
其实,你还没出发,就已经到达



●脸孔

她的脸孔,像一张纸片
洁白,柔软,捧在手里
不停地抚摩,直到发出甜蜜的声音
像纯净的音乐,渐渐响起

反复地倾听,来自内心的声音
我只有不停地书写,在纸片上
在脸孔上,想下满意的篇章
留给一个忠心的读者

那张脸孔,再不会消逝
将如同雕像,摆在写字台上
为了她,忍住羞愧,忍住悲哀

那张脸孔,在满屋的黑暗里闪亮
像一盏长明灯,为我指引最后的
浪漫旅途,不过,仅限于纸片上


●果核

丰满的肉体,流出汁水的肉体
早已被人剥削,或啃食
只剩下坚硬、苍老,和满脸的皱纹

一旦剥开她面无表情的外壳
暴露出她的内心,极为脆弱
那核仁像花蕾,想重新绽放
又怕经受半点风霜

剥开果核,就是剥开欲望
她梦想回到大地的怀抱
重新发芽,重新生根,重新站起

细细地咀嚼,这最后的滋味
让她满怀一生中最后的激情
回到纸面上,以另外的面目获得新生



●她打开自己像打开隐秘的花园

她打开自己
像打开隐秘的花园
一些不为人知的欢乐
转眼即逝

苍白的月亮
像花圈在空中摇晃
碧蓝的天
如同巨大的玻璃罩

从左边乳房
到右边乳房,就是一天
这种抚摸仿佛蚂蚁的爬动

云与云的亲吻
全是带泪的雨
下在窗外,落在心田

●一对白天鹅

比空间更大的空间,就是离别
比时间更短的时间,就是拥抱
能够从天上到地下是多么幸福的痛苦

我们躲藏在黑色的夜幕里
在微风的触摸下,翩翩起舞
我们亲近,但永远也不交颈而眠
长久的期待,还是做到彬彬有礼地相遇

那样长途的跋涉,毫不畏惧
只是为了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相处
优美的舞蹈如同修长的手指
在奇异的变幻中弹来跳去

偶尔轻轻一吻,胜过千言万语
要多么消魂就有多么消魂
就是要比翼齐飞,也无需说出


●一朵黑玫瑰

你隐藏着你全部的生活
等待着你脆弱的心脏渐渐好转
所有的花瓣在一只手的爱抚下
慢慢地、慢慢地舒展开来

当你藏起你伤心的往事
便退缩到一个带网的生命里
我触摸不到那迷人的深处
那花蕊,那温柔的舌头

宁可伤害自己也不伤害别人
这就是你黑玫瑰的生活方式
我不可思议,我也无可奈何

你的快乐就是不为人知的快乐
你的寂寞也是不为人知的寂寞
我只能用一种无助的方式,等待再等待

●为你拂去岁月的尘埃

如果能吹熄月亮,吹熄
满城的灯火,你说今夜
“我什么都会给你”
满天的星星就当作灿烂的花瓣

半山腰,寂静、空闲的校园里
我拥抱着你在不安地走来走去
始终没有走出操场那个角落
不远处,也有人在走来走去

好烦,好烦,你说,我也说
我的烦恼丢满一地的烟头
学校放假了,这个世界不会放假

当送你回家,等门像吻一样关上
我转过身来,天空中的灯火不见了
满城的灯火熄灭了,我的城市突然停电


附大雁的赏析:
    向天笑总有一种“流亡者”式的幸福观,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的爱情诗往往能体现一种回归中的思索流程,诗歌致力于感情的不断修正、化合、升腾,以及“她”与“乡”之间不能割离的情调合成,是向天笑对“爱情”的特殊解释。
    向天笑是个非常善于构思的作者,每首作品必定“脊骨明显”、“肌肉饱满”。爱情诗的写作容易滥情、构架容易涣散,而且语言的抄袭也很常见。所以要把一段形体朦胧的、或者说是毫无具象可依的情感物化出来,决非易事。所以当代爱情诗往往最缺的就是“形象”。我感觉向天笑不是完全以情感的激昂来制造一首诗歌的感染力,他以丰富的意象来推动“爱”的塑造,使得“向式情诗”描写的典型性准确地进入读者地体认,让读者感觉这是一朵长久不败的“鲜花”,常观常嗅,领悟不绝......
     向天笑情诗的细节性也叫人叹为观止,这是他取胜的“利器”。如《等待的心如同无数只甲虫在爬动》、《她坐在黑暗的深处》等作品,所运用的技法真如同微雕一般细腻、精良,特有的语感也能够指令意象的叠加适可而止,不至流于繁华的堆砌。向天笑“出入六合”的同时能够“即心为佛”,这样的诗家,不会一把“情火”烧干自己。
    向天笑的对诗歌的创造性把握还体现在语言建筑的独特性上,其结构形态似有一个“不破之身”,这种由段落、语气停顿和内在节奏构成的美感坚实地呼应了意象材料,时常造出各式各样的“思维涟漪”,长久地播送一种典雅深情的谐振频率。
    向天笑有些诗篇也可以很生活化,如《日思夜想的人》。这是一个成熟了却从不敢忘“进取”的优秀诗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