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笑 ⊙ 内心的光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中国乡土诗网对诗人向天笑的专访

◎向天笑




    
    向天笑简介:【向天笑】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音乐家协会会员、黄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黄石市音乐文学学会副会长,已在《诗刊》、《词刊》、《星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绿风诗刊》、《散文诗刊》、《中国散文诗》、《世界诗人》、《人民日报》、《工人日报》、《中国文化报》、《湖北日报》、《长江文艺》、《飞天》、《当代作家》及港、台和美、澳等报刊发表诗歌、歌词、散文、小小说千余篇,作品在《诗刊》、《星星诗刊》、《飞天》等刊多次获奖,部分作品还被收入诗刊社等单位编辑的多种选集。已出版诗集《隐情诗语》、《孤独的玫瑰》、《边缘时代》、《情人的礼物》、《向天笑短诗精选》等。现供职于湖北省黄石日报社东楚网黄石新闻网。
    
    
    
    1、中国乡土诗网:您是一名驰骋诗坛多年的骁将,可谓硕果累累,你是出生在城市还是乡村?小时候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
    
    向天笑:1963年11月10出生于湖北省大冶市还地桥镇一个临近保安湖的村庄。
    祖上是地主,解放后财产全部被没收了。我出生时家里只剩下一间瓦房和一间别厝。从小我就与奶奶相依为命,冬天盖的是一场破棉絮,奶奶总是让我先躺到床里面,然后捡几块大点的盖在我的身上,她几乎是和衣而眠;夏天,我睡一条长条凳,有时一翻身就掉到地上了。
    最难忘的是她晚上常常外出接受批斗,我总是站在村口等着她回来,只要老远望见她苍老的手中那盏破旧的玻璃罩煤油灯,我的心里就充满了温暖,那微弱的灯光对幼小的我来说,是希望与失望一并摇晃的灯光。
    奶奶一直抽自己菜园种的卷烟,我小时候总是替她切烟丝、卷烟,那时候,家里很穷,年年超支,春节时能吃一碗白米饭,喝一口海带汤,就已经很满足了。
    我的奶奶一直默默地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非人磨难,后来她实在无法忍受,在“四人帮”被粉碎之前上吊自杀了,那长长伸出的舌苔,似乎想要向我诉说着一些什么……
    死亡,就这样牢牢进入了我生命的深处,像阴影,更像伤痕,留下永远不能磨灭的烙印。死亡与生存成为一对让我对生命产生敬畏的词语。
    
    2、中国乡土诗网:你写作乡土诗,与你的生活经历有关吗?
    
    向天笑: 我一直认为一个没有在乡村的土地上爬行过的人,要写好乡土诗是很困难的。我写作乡土诗主要与我的童年、少年在乡村的生活有关。我能爬动的时候,是被大人用绳索拴在门口的枣树下长大的,因为没人照顾我,大人都要干最苦最累的活,连小脚的奶奶都要劳动。再大一点,我还要照看弟妹。我能拿动火钳的时候就开始做饭了,人小够不着锅台,大人就把苕片或米加水放到锅里,然后我看到别人家开始冒烟了,就烧火。有一次,大人外出劳动,忘记了放食物,我还一直往灶里塞柴火,直到把锅盖烧着了,才知道烧了半天的空锅。
    能上学的时候不能上学,我才知道自己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等到能上学了,母亲就把那条全家洗脸用的毛巾两边一缝作为我的书包,在学校里我一直用条凳做桌子,用土砖头做凳子,直到后来与同村的女同学共桌子,毕业时因交不起五角钱的学费,学校还把那条伴我几年的长凳押了下来。等到卖了猪交钱拿板凳时,,板凳却不见了,为此我还和班主任大吵一架,因为那天中午他正在喝酒,且酒兴正浓,惹得他不高兴,说话伤了我的自尊心。后来班主任得了神经病,我的心里一直很难过,因为读书时的我成绩特别好,他很喜欢我。加入少先队时,还是他让我作为代表发言的,那篇发言稿,他还亲自改过,我现在还保存着呢。
    读小学时,我每天早上起来放牛,然后做饭喂猪,下午放学了,还要上山砍柴、收鸡粪、割猪草、捡柴火等,晚上点煤油灯看书。我记得有一年发鸡瘟,贩小鸡的人来人,母亲买了十几只小鸡,我帮着捉了一只小芦花鸡,我一直单独喂养它,晚上在我的床边睡觉,我走到哪里它就跟随到哪里,甚至还送我上学,放学了它准时到村对面垴接我,可爱得不得了,它长得特别健壮,父亲要卖它我一直不同意,到春节前的一天晚上,父亲趁我睡着了还是把鸡抱去卖了,用它购置了一点春节物质。我很伤心,大哭了一场,可是从那年起父亲就一直到现在也不吃鸡肉了,连鸡汤也不喝。
    读中学时,寒暑假我每天可以做到8个工分:扶犁、打耙、下湖搋水草、挑粪桶等农活都做过。一瓶豆豉要吃一个星期,发霉了,顶多把上面一层霉拨掉,接着吃。那时就开始写诗,痴迷于文学书籍。高中毕业时,一个女同学手抄了一本中外情诗送给我,到现在我还保存着。
    1983年秋到黄石财校读书,我负责组织学校文学社的活动,除了编辑文学社的刊物《雏鹰》之外,还自己办了一份《江帆诗刊》,那时就开始写乡土诗了。
    1985年6月参加工作后,我先后当过一家商业企业的主管会计、团委书记、党办主任兼法制办主任,还参与过同美国一家公司合资的房地产公司的管理工作,工作之余,我花了小部分精力自修完成中文专科、法律本科的课程,大部分的精力还是用来写乡土诗和爱情诗。
    真正成熟的乡土诗,还是1999年2月应聘到我们当地晚报副刊当编辑之后,现在我负责黄石新闻网的工作,中国乡土诗网刚创办我就关注到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接受你们的专访,其实中国当代写乡土诗的诗人,比我写得好的多得很,特别是湖北的乡土诗人田禾专攻乡土诗让我敬佩。
    
    3、中国乡土诗网:请具体谈谈哪些人和事对你的成长影响最大?
    向天笑: 小时候,指腹为婚的表姐,小学还没读完就病死了,死前一周我到她家去看她,她正双手捧个大碗在喝药,我第一次送女人的东西就是给她的几分钱一根的红头绳,结果被她妹妹抢去了,她气哭了,我说:“给你妹妹算了,下次来,我再给你买两根,好不好?”,没想到那一次分别竟成了永别……
    在黄石读书时,课余常常逛新华书店,一次偶然碰到一个爱写作的女人,她看见我买诗集就很好奇,介绍我到报社去找一个名叫刘迎春的诗人。就是这个诗人刘迎春,当时黄石市最牛的诗人,影响了我的整个青春。是他教会了我抽烟、喝酒、打牌、写诗,是他让我看淡了金钱、权力与名声,是他让我成了黄石诗歌圈的组织者,成立了黄石市第一个诗社——圣诞诗社,创办了黄石市第一份诗歌报——《青年诗人报》。现在全国有名的诗评家程光炜当初就那上面发表过长篇评论。那时候,黄石市一拨诗人经常聚会,谈论彼此的作品,我的单身宿舍就是一个长期的活动据点,一张单人床有时候横躺着三四个人。
    初恋的情人对我的影响更大,我的第一本诗集《隐情诗语》中有许多篇章就是写给她的,在接下来的几本诗集里也有不少的情诗,以致好多人都认为我是一个爱情诗人。其实乡村和城市,在我的诗作里分量也是很重的,特别是乡土诗,我一生也不会丢开。
    是她让我第一次见识到诗歌的能量。有一次,她说她奶奶快死了,我就写了一首《奶奶就要离去》,她看后大哭一场。后来在师范学院的一次诗歌朗诵会上,由电视台的一个女主持人朗诵完后,全场掌声擂动。
    我的夫人对我的影响最大。她总戏说我是一个没有长大的男孩子,常常经受不住外面的一点点诱惑。如果没有她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理解、宽容与支持,恐怕也没有我的今天。她是我婚后所有作品的第一个读者,她总能如实地评判我的作品,是她让我对自己有了信心,但也让我对未来没有了野心。她总是说人没有必要让自己活得太累,就把创作当成一种娱乐好了。
    我的父亲对我一生的影响是功不可没的。他的吃苦、耐劳,他的诚实、守信,他的坚韧、善良,让我敬佩一生。小时候,我得过一种怪病,动不动就差点死去,是他一次又一次地沿着乡间的小路把我背到卫生所,从死神的手里把我夺回来。
    读书时,父亲常常摸黑走几十里路给我送米、送菜,然后再摸黑走回去,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他总是说人一生不要指望别人,要靠自己的努力生活。
    
    4、中国乡土诗网:请问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诗歌创作的?您的第一首诗发表在哪家报刊上?你写作乡土诗有什么动机没有?
    向天笑:正式开始诗歌写作,应该说是1984年年底,第一首诗是听了著名歌唱家李谷一在黄石电厂的演唱之后写的,那是一首真正的乡土诗,李谷一的歌触动了我对乡村的怀念,诗稿寄出去不久就收到了编辑的来信子,1985年3月发表在《长江文艺》上了,现在那本杂志的主编刘益善老师也是全国著名的乡土诗人。
    我的写作没有什么动机,开始是一种爱好,然后是一种追求。如果当初要有什么动机就好了,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了,就不会丢失很多机遇。
    
    5、中国乡土诗网:在多年的诗歌写作中,对您的创作影响较大的诗人有哪些?
    向天笑:李白、杜甫、徐志摩、泰戈尔、惠特曼、聂鲁达、艾略特、叶赛宁、里尔克、W•S默温、北岛、舒婷、海子……
    
    6、中国乡土诗网:在这么多年的诗歌创作中,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向天笑:我总认为,只有充满激情的写作才是真正的创作。只有不断地更新自己的想象力,才有可能创造出别出心裁的意象和别开生面的境界,才有可能成为一个有点成就的诗人。想象力的大小是区分一个诗人才华高低的标志。
    只有在平凡的地方看到神奇之处,在没有生命的地方看到生命,在没有灵性的地方有所感悟,才能推开诗歌的窗户。
    写诗的时候,没有一种内心的颤动,是缺少真诚的表现,是做作不是写作。
    诗是透明的玻璃,将诗人与世俗的生活隔离开来,让他始终单纯得像个孩子,他全部的财富是一个属于自己的神话世界。
    我从不把诗歌当作儿戏!
    诗,来自诗人的经历与感受,欺骗读者也就是欺骗自己!我们的世界太多玩诗的人。对待诗歌,要像对待初恋一样真诚。
    真诗人都是先天的,伪诗人都是后天的,伪诗人的本领在于能以极快的速度学会时新的技巧,追赶流行的浪潮,他们的内心没有半点的真诚,他们只想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他们是纯粹的诗匠而不是诗人!
    诗歌是诗人的隐情诗语,是诗人的内心独白;诗歌是孤独的玫瑰,是诗人一生寂寞的杰作;诗歌是情人的礼物,是诗人为自己树立的墓碑。
    诗人要保持一颗童心,一个老奸巨滑的人是不能成为诗人的,天真、浪漫,异想天开是诗人的显著特征。
    真正的诗歌是需要才能的,而且还需要多方面的才能,更重要的是善于抑制自己欲望的才能,这不是对激情、也不是对灵感的压抑,而是一种才能综合的需要——深入的观察、深刻的体验、丰富的经验、坚韧的节制、和谐的节奏、优美的画面、孤独的沉思。
    亡灵式的写作是最真诚的写作!写诗的时候,要做到不是自己本人在写,而是自己的亡灵在写。有灵感的时候不要等到明天,说不定今晚我们就离去了,把每一首诗都当成最后一首诗来写吧!我们死了,我们留下的诗还活着,还有亡灵陪伴着,说不定哪一天就会重新歌唱。
    
    7、中国乡土诗网:当今诗坛,可谓流派纷呈,但您始终没有脱离乡土诗这块阵地,并且成果卓著,请您谈谈对中国当代乡土诗坛的看法。
    向天笑:没有大师,也没有领袖,更没有准则与尺度,太多的随心所欲、甚至于为所欲为。没有多少人真诚地面对读者,面对自己的内心,鱼目混珠,让读者无所适从。读者纷纷离去,作者纷纷进来,这就是中国当代乡土诗坛,可悲、可叹、可笑又可怜。
    
    8、中国乡土诗网:乡土诗作为诗歌的一个门类,为广大受众所喜闻乐见,但却有被边缘化的趋势,请您谈谈自己的认识。
    向天笑:应该说不止是乡土诗歌边缘化了,整个当代诗歌处境都不妙。 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诗歌始终面对的是有灵性的读者,不要指望所有的读者都喜欢诗歌,特别是乡土诗歌,就是喜欢乡土诗歌的读者,各人的口味也不同。
    诗人并不能左右诗歌的处境。作为一个诗人没有必要对诗歌边缘化的处境不满,只要你对生存心怀感激,就会发现自己处境中的诗意,这一点特别重要,更不要有什么焦虑。一旦内心充满焦虑,是无法写作的。
    
    
    9、中国乡土诗网:中国乡土诗网致力于乡土诗以及诗歌的繁荣,已经被越来越多的诗友所认识和接受,并逐渐成为网络文学的一个品牌,请您谈一谈自己的感想。
    向天笑:要尽快与中国乡土诗人协会取得联系,据我所知中国乡土诗人协会自1986年8月成立并集体加入中国新文学学会、成为该会团体会员以来,团结全国乡土诗人歌咏乡土,抒发乡情,出版了许多充满生活气息的优秀诗集,培育了不少乡土诗人。中国乡土诗网应该争取早日成为中国乡土诗人协会的网站,义务为协会办网,把网站真正放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这样具有权威性,更有号召力和影响力,团结全国的乡土诗人,全面地报道中国当代乡土诗方方面面的资讯,让每一个会员都成为网友,中国乡土诗网就不愁没有好日子过了。
    
    10、乡土诗网:谢谢您在繁忙的工作和创作中接受本网的专访,并祝您的诗歌创作跨上一个新台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