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 落荒而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下邳记事

◎沙沙



下邳记事(组诗)

<张良庙>

再轻一些,我不忍合十双手
不忍惊动脚下的碎石,和百年前
冲刷泥土的洪水,不忍俯下身
攥一把滴血的泥土,不忍回首
看你错失的重锤,落荒千里的乌骓
我不能抬头,一抬眼就被你的阴柔砍透
我不能流泪,一弓身就让你的霸气撞出血痕
你微笑,彩釉之下,看不出
兴衰,荣辱,皇城,瓦砾,看不出
时光的急流冲淡你的悲苦,笑谈
命运栖居在你硕大的拇指间,静静的
如一只蛰伏的大鸟,对你的默然耳语
‘你可来了。’

<接引殿>

避过那条纵横的石板路
避过你招引的手指,我不能
抛下女子情怀,男儿畏怯,不能
舍去草叶的奔赴,露水的柔情
不能让今生渺如尘烟,来世黄鹤飞腾
岩石一层层抬高,站在你铺就的阶梯下
我更不能拒绝:向善的光亮


<在圯桥>

我来过这里,桥下的流水
浸泡过——我的童年
一路走来,灰尘磕绊着
行走的脚步,不断在凡俗的
内心,加上砝码
美是有重量的,仿佛你拣起蔽履
抛下胸中块垒,迷茫间
一片片碎裂的岩块,慢慢
归拢。我从相机的取景框中,把你
拉近怀中,那些硌疼我的
粗砺的棱角,让我相信
干净的灵魂,可以触摸
它晃我的眼睛,躲过急风
这个秋天,衰草连接山岳
隐匿的人,在荒芜中露出骨殖


<雨夹雪>

众多隐秘的声音,发出喧响
潮湿的嘴唇,手指和心
世界暗下来,在绵密的抒情中
剥离出痛楚,这个白银的时代
雾气蒙住了眼睛,灵魂是枯树上的
清风,和幸福的泥浆相互抗衡
你所能捡起的只有
——沙砾,偏执和梦。十一月
不断入侵的寒冷把视线拉长
落叶倚靠倾颓的宫墙,追忆如一眼
深不见底的枯井,你甩去
裤脚的污水,人世辽远而空朦
背转身:那即将远去的事物
任由她风一般逃逸——


<秋夜凉>

月上三竿,溪水漫过小腿
黄蛉一声声浅唱雨霖铃
螃蟹爬到芦苇稍,敲鼓点,伸前脚
我独去窗前,邀镜中姐姐,提灯萤火虫
煮黄藤。话桑叶枯黄,乱麻捆住手脚
诗歌坐在石头上,嘤嘤地哭,你不来
菊花不想开,扁豆挂在梧桐上
种子落进岩缝中,眼看着云龙湖上
泛舟人,一个个走远……椎骨关节啪啪响
数到第五节,有异物增生,贴麝香,贴虎骨
断香再续膏。仿佛一层又一层落叶,汇集山路口
一点一点地拔出—
大地的寒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