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耳 ⊙ 蚂蚁的天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冬天:琥珀的梦,黄白两色,以及冰冷

◎木耳



[夜]

雪在落地之前就已经干净了
目光被远远的投了出去
本来想说声谢谢
月亮底下张了张嘴却没有言语

[安睡]

被子有自己的味道
身体是另一种

安静的炉火
不肯安静的炉火
沉下然后浮起来
对面的镜子也醒着
我睁着眼睛
看轻巧的梦在里面跳着
一节一节地不能结束  

[在远方]

泪珠 蓝色的 停住 慢慢的干
黑夜总能容忍梦的心酸
昨天风筝又想要舞蹈了
慢慢的枯萎
又想起很高很高的天

[水管泄露了冰冷的歌声]

冬天结束的时候总结温度
最高39度C,体温
最低零下十六,冰雪

发烧的耳膜轰鸣
是暖气单调的歌声
有个僵持的音符在窗外
阳台上冰冻着
忘了收的墨绿毛衣

隔绝了雪
隔绝了心里一点欲望的尘粒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