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明 ⊙ 祈祷之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安石榴评黄金明著《乡村游戏》

◎黄金明



发表于《南方日报》2006年7月[阅读]

从乡村游戏中找回成长的记忆




  
  文/安石榴
  
  人类学在近十数年以来越来越清晰地切入国内的文化视野,但人类学家以及相关学者们更多地关注那些庞杂的、具有明显文化表征的民间遗存及繁衍,比如民族、人群、地域等流传久远的生活、生命形态,而对那些细小入微并且依存广泛的民间或者乡村规则、玩乐等形式尚显得忽视。这当然是由于人类文化现象的源远、博大、繁杂和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古国影响深远、层出不穷的人群症候。然而,应当看到,仍然有人从中暗暗作出了努力,黄金明最近由南方日报出版社推出的《乡村游戏》一书,无疑就挟带着这样的方向。

  黄金明并不是一个与之相关的学者或专家,却具有对生命事物强烈体察的热忱及将之纳入文化、文明视角的胸襟。《乡村游戏》虽说是一部追溯游戏之书,内容更多偏向于童年玩乐的追忆和沉思,但不能不看到内中闪烁的年代与生命光辉,亦不难看出作者的写作“野心”,即借助于对乡村游戏的还原式叙述,使一个个业已淡出生活甚至人群的游戏得以恢复一个时代的真趣,成为一群人、一个时代的记忆存照;同时使这些口口相传而又不断散失的游戏得以相对完整地记录下来,确立其蒙昧传承的文化面貌,永久留存于人类发展的土壤中。

  《乡村游戏》以分门别类的形式,记述了一百来种游戏,分为十二个种类,由此可以看出作者的想法和努力,并非运用记忆储存进行单纯的游戏讲述,而是经过搜集、整理之后的趣味加工,同时将笔触伸向了怀念、欢乐、真挚以及更深入的精神对照,揭示人类从孩提时期就暴露的种种本性,试图召唤人世间达成永恒的温情部分。我非常惊讶于他在讲述游戏过程中对童年心理成因的解析,他居然能够将某些儿童在游戏中的一举一动引申开来,使之直切人性的优劣,尽管其实质不过是属于儿童的蒙昧生智之举,但谁敢保证这种情急而生的举止不会造成今后的思想弊端?亦不排除成人无形构成的影响!当然,这只是一种例外的剖析,而充溢全书的基本还是纯真和美好、快乐与向往,包括时光流逝、情怀丢失的失落及惆怅!通过这些真实的呈现证明,乡村游戏是区别于民间习俗而又像民间习俗一样代代相传、却又逐渐走向消亡的无字瑰宝,需要我们作出及时和更多的识别与记取!

  《乡村游戏》中记述的诸多游戏,对大多数人都并不陌生,其中如“丢手绢”、“石头剪子布”、“背人接力”、“弹弓”、“斗蟋蟀”、“跳绳”、“荡秋千”、“纸飞机”、“过家家”等等,简直就是脍炙人口。所不同的只是融入了作者亲身见证的乡村场景、道具以及个人体验,也正因为这一点才愈加生动。其中有相当一部分还不仅仅属于乡村和儿童,也属于城市与成人,有些甚至一度成为推广者众的生活消遣和经过提升的体育、艺术项目,更有一些进入到文艺作品中而获得了色彩的升华。这是一些具有丰富、逼真的现场感和亲切感的游戏,不仅作者本人由于曾经亲历大半而如数家珍,相信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有所经历,从而感同身受。写到这里,我眼前仿佛出现了乡村湛蓝天空下那一个个历历在目的童年游戏场,而我、我们正置身其中、忘情嬉戏!

  除有心所为之外,没有人能够如此真切并井井有条地记下如此繁多的游戏内容,这是一顶真正的“田野文化”工程!同时,这些口口相传的民间及乡野玩乐方式能够如此深入地流传下来,而又面临着消亡的命运,不能排除与之俱来的原生影响及时代消费文明的冲击,尽管时代的发展并不需要我们固守这些古老的规则,但我们不能忘记一个时代的烙印,记取生命进程中那些曾有的灿烂!作为一个对成长本真抱有深刻印象和怀念的人,作者对个人情绪的排遣也是同一时代人群的情怀交响,就像生命中破碎的美在岁月的长河中再次激出流光四射的水花!

  《乡村游戏》之后,成长与生命的游戏还在继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