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明 ⊙ 祈祷之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吴作歆评黄金明著《乡村游戏》

◎黄金明




《乡村游戏》,黄金明著,南方日报出版社2006年6月版,定价:19.80元。

发表于<南方都市报》2006年11月25日"书新闻"
游戏是对生命的模仿和预演

吴作歆

我印象中,长期饱受儒家思想浸淫的中国人向来是不拘言笑、正襟危坐的,好像和西方文化观念中通过游戏来沟通客观世界、追求心灵自由的传统格格不入。然而,近日读了青年作家黄金明的新著《乡村游戏》(南方日报出版社,2006年6月),使我的想法发生了改变。该书是南方都市报的专栏文章结集,正如黄金明在该书的序中谈到的:“游戏是人类的天性”,游戏使我们从直觉上把握人的生存境遇,通过不断地演练来实现对生命的模仿和预演,并通过不断的建立和摧毁来摆脱现实的巢臼,从而获得精神的自由状态。“孩子们面对游戏,也是面对世界的缩影,他们对待游戏的态度,已初露日后面对事务乃至世界的端倪。所有的游戏,仿佛只是生活的预演和彩排。”(黄金明语)从这一点上看,游戏是超越了种族和国度的。
游戏不只是满足人类的娱乐需求,游戏其实是全人类的精神盛宴,很多游戏可以在早期全世界的原始部落中找到根源,像捉迷藏、追逐、球类、投掷、酒令、射击等游戏都为全世界各民族所共同拥有。如在《乡村游戏》一书中提到的2005年在多伦多举办的“石头剪子布”世界大赛,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中国人其实并不排斥游戏,孔夫子就说过:“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可见,他老人家也是喜欢游戏的。现在受到全世界人民喜爱的足球比赛就起源于我国的蹴鞠游戏。
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史上,游戏是民族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黄金明撰写《乡村游戏》的一个重要动机就是“这些乡村游戏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部分,至少是亚文化,我们有义务去做一点拯救的工作。”(黄金明语)这是他作为一个作家、一个知识分子的良心所在。美国当代最知名的思想家安·兰德在《致新知识分子》一文中曾经说:“每个人都同意这样的文明是面临着危机了,但却没有人肯费心去考定危机的本质,去找寻其原因,去承担为其寻找出路的责任”,相对于那些整天夸夸其谈的民族文化学者,黄金明是不折不扣地做了一件保存文化遗产的好事。《乡村游戏》就像一本游戏的教科书,他把所搜集整理的100多个游戏的规则、程序和评判标准都记录下来。这样,不管经历多少岁月的流逝,人们都可以根据他所记录的内容,再次重演其中的某个游戏,就像一位名厨通过一本详尽的菜谱,复活被时光遮蔽的珍馐盛宴。
游戏又是人类的生命练习场。一个婴儿,当他能够摆动他的小手,他就会开始追逐挂在床头的小玩意,稍大一点,就会玩球、布娃娃,再大一点就会过家家、捉迷藏。游戏仿佛是人类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游戏的意识渗透到人的肌肤和血液之中,因为游戏就是对人生的模仿和预演。黄金明在写“躲猫猫”的游戏中这样写道:“这个游戏就像一个寓言,它展示的简直是一个人命运的缩影。而寻找作为游戏的主题,又何尝不是人生的主题?”人生在世,忧患无穷、命途多舛,游戏给人类提供了一个广阔的生命练习场。在这里,你可以斗智,也可以斗勇;可以尔虞我诈,也可以诚实守信;可以收获成功的喜悦,也可以体验失败的苦痛。游戏中,涵盖了一切的生命体验,大千世界、人生百态都可以在这个练习场上进行预演和彩排。人类痴迷于游戏,其实就是痴迷于对生命无限可能性的演练和探讨,痴迷于对人生价值的追问和对人生虚无主义的一次次僭越,游戏成了人类生命的基础。
另一方面,游戏由于其虚拟性的特征,又与现实保留了一定的距离。这使人在游戏中能够放下社会的、政治的、伦理的压力,恢复到人的本真状态,从而彻底地敞开心扉、展现自我,从而获得精神上的高度自由。人对童年游戏的缅怀,实际上就是对纯真、美好的往昔的回忆。从这个角度上看,游戏实际上又是人类生命的美好理想,这种理想和客观现实往往是相抵牾的,这一点也使《乡村游戏》一书呈现出一种淡淡的哀伤。作者在写“稻草人”游戏的结尾这样写道:“成年之后,我接触到女娲抟土造人的神话,就想起了邻家的小妹。在我的童年记忆之中,她也是一个造人的女神,是她使一把平常的稻草具有了人的精魄和灵魂。然而,很少乡村女人能超脱成为生育机器的命运。20多年过去,我才感到伤悲。”
可以说,黄金明不但搜集整理了中国南方乡村的游戏,使之能够永久地流传下来。更重要的是,在黄金明的笔下,乡村游戏具有一种普遍的人文关怀的高度。他通过一个个乡村游戏,呈现了粤西传统农民的生存状态和方式,并深入地探究了生存的可能性。他的描述中,我们看到人类对充分地自由创造的渴望、对把握自身命运的企盼、对痛苦不幸的消解和对自我弱点的超越。在这个意义上,《乡村游戏》已经不是一本简单的游戏集成、游戏教科书,它呈现的是粤西农民、乃至全体中国农民的精神思想状态,它追忆的是一个美好而又忧伤的纯净的乡村年代。
(约1850字)


                                                2006年10月15日广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