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执浩 ⊙ 荡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近作十一首

◎张执浩



驱夜

叮过我耳廓的那只蚊子是不是叮我脚踝的那只?
一处是痒
两处以上是心虚
我想用坚硬的一面应敌,却发现
浑身上下都是软的

黑暗中,夜不归宿的车灯划过蚊虫们
古怪的眼睛。黑暗中
我是一个手忙脚乱的嗜杀者

徒劳地抓挠,只是为了让血流成灾
让镜子看见这间正常的屋子,里面住着
一个失常的怪家伙
                         2006-10-6,11月18日改



释怀

两滴水加在一起并不等于泪水
两间屋子:一间光明,一间漆黑
我愿意徘徊在它们外面
用一个词描述家的含义

我做过这样的试验——
将昨日的悲伤与今天的愁闷放进一只罐头瓶
使劲摇晃,直至大汗淋漓

直至我惊讶地发现:悲伤不再,而我
已变成了一个劳动者
                         2006-10-25


重阳一幕,或莫须有

秋风放过老石榴
被落叶迷眼的女童扔掉竹篙,哭了
年轻的父亲朝树干一阵猛踹
引来秋阳里的老人们一阵怒目

日头短促,眨眼间就陷进了云层
我在阴凉的书房里试穿新衣
重复读这样的呓语:
“长安不去了,我要回楚国。”

而风还在吹,石榴将落不落
像我的父亲,似有若无
像摊放在面前的闲书,仿佛我也可以
像他们那样生活,却受制于这双莫须有的脚
                         2006-10-30



一首被再三延宕的诗

一首被再三延宕的诗
最后将成为我的墓志铭
最后将由你来写:“这个人
一生都在蓄势待发,却因老眼昏花
而错失良机。”
——我昨晚梦见了我的洗碑人
大理石光洁
小火星在漆黑的后半夜乱溅
我将不会再来这里
                       2006-11-1



挖藕

我的兄弟在挖藕。
我的兄弟拖泥带水。
我的兄弟年过五旬,看上去不谙世事。

空虚的秋天,神秘又潦草
柏油马路上走来几个黑影
背后是阴凉的公墓区

我的兄弟心无旁骛
他拉开拔河的架势,似乎
要和某种看不见的东西同归于尽

我蹲在田埂上,看见了多年前的
那一幕:我们并肩
站在那座干涸的堰塘底部

秘密的水在几米深的地方冲洗着
那些看不见的东西
我的兄弟隐隐不安地拿起我的左臂
试了试,又伸出右手
将我一把推开
                          2006-11-16



击鼓传花

我希望鼓点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
折断的鼓槌可以用筷子来替代
当鼓面破损,我愿意
荒废良田,牵上耕牛
去屠宰
大红花在我们掌心里抛来抛去
推送之间,你我都已精疲力竭
而鼓声还将持续
——这就对了。这才是我们应该的位置
让鲜花去承受喝彩
我只领受鼓点带来的慌乱,与镇定
                          2006-11-17


分蘖

只有我能看清我身体里面还有别人
因此,我会挪动、摇摆
暴露破绽

只有我
喂养过另外那个“我”,有时不止一个
独处时,我称其为“你”
在你面前,我称其为“他”或“他们”

哦 多么混帐的逻辑
就因为我是掩体,而你们是隐形的?

我有重瞳,可是我看不见
那些忤逆我意志的寄生者
我靠败笔为生
居然也会乐此不彼
                      2006-11-18、21



在郑文榜家的菜地上

萝卜拱出来,红皮干脆
绿叶阔绰啊
你一见到泥土就拉开了匍匐的架势
而我先对一片在空中打转的红叶吹气
而后对长叹短吁者说道:
“这年月,只有富裕的人才当得起农民!”
我的意思是,落叶也身不由己,譬如
这棵花椒树下就堆满了松针
                     2006-11-22



搬动

搬动一块石头,得到一条蜈蚣
搬动你,获取夜生活
搬啊,左手来到了右边
而右乳沉重,对称于左边的虚弱
我有积怨,肤浅的一面
夜深人静,我不甘心
人人都装作举重若轻
到了我这里,重就是重,轻就是轻
我偏爱你的乖巧与柔顺
犹如春风偏爱杨柳,犹如说大话的人
今晚喝了点小酒,就搬来
真理、灵魂,和自由
他的话可真多啊,可就是搬不动自己的躯壳
                      2006-11-29



致太岁

我命中缺土
水泥地干硬,眼前只有盆景
想到去年这个时候
在热闹的解放路上,一个操巴东口音的
男子蹲在墙角,面前摆放一坨怪物
他说那是“太岁”
他说那东西可以延年益寿
想到围观的人群里有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
直到今天,我才想起
他是去年深秋的我——
手里握着一把看不见的刀子
刚从边陲归来——我有你们看不见的
伤口,至今仍未痊愈
至今我还不想翻开那部《本草纲目》
                     2006-11-30



春秋梦

我正在冬日的阳光里打盹
身子暖和
生殖器似有若无
我并没有梦见干涸的堰塘、老白杨
我并不想梦见
那种因为我归来而闹得鸡犬不宁的生活
可我梦见了
春秋——
阳光在乳白的天空上晃动
一小时前的嫩绿
一小时后变得潦草
我暗恋的小红坐在鲜艳的南瓜中
臃肿得不堪入目
                      2006-11-30傍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